不,或许在她穿上这件睡衣的时候就已经湿的了,这件事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我艰难的把目光从儿媳的身上收回,这件和情趣内。衣没什么两样的睡衣根本遮不住什么要害,不如说它的功能就是突出女性的敏感部位,而儿媳的好身材无疑是这件睡衣最好的主人。

“你……”

我的话已经出口,却硬生生想不起自己要说些什么。

或许在我看到儿媳穿着这件睡衣出现的那一刻,大脑就已经停止运转了吧。

最终我还是接上了自己的话,道:“你怎么关着灯上厕所啊”

儿媳绝对能感觉到我的扫在她身体上的视线,但她却没有半分遮挡的意思。

而是用手撩起耳际的一缕湿发道:“我,我怕开灯影响爸睡觉,就关上灯上了。”

“哦,这样啊。”

我讪讪的应了一声,内心实则已经掀起滔天巨浪。

因为我看到了!我已经透过那件睡衣看到儿媳的身体,那胸前嫣红的两点凸起,以及短短的下摆完全遮挡不住的那片黑森林。

我已经听不见自己的声音,更听不到儿媳在对我说些什么。

我只能顺着感觉应了几声,然后看着儿媳红着脸与我擦身而过,看着她那完全暴露在外面的雪白臀峰消失在卧室门后。

然后,我走进浴室,关上门。

浴室里弥漫着一股陌生的气息,这味道很新鲜,和另一股我十分熟悉的香味混杂在一起,充斥着我的鼻腔。

我解开裤腰,掏出下体释放着膀胱内压抑已久的尿意。

但当水声停止之后,我却依然握着我自己的凶器,甚至忍不住开始前后运动。

我在干什么呢我到底在干什么呢

我如此在心中质问着,却完全无法停下手中的动作。

甚至浴室地板上的每一片水迹,都会让我的心跳加速,手上的动作节拍加快。

不对,我不是在对着儿媳发情。

我只是,我只是……对了,我只是在思念贝蜜儿,只是把儿媳和贝蜜儿她们搞混了。

对,肯定是这样的……

我闭上眼睛,抑制住声音。

但最后的那一刻,我还是忍不住发出闷哼声。

“唔,唔……”

一股股热流裹挟着浓烈的气味,冲击在立起来的马桶盖内。

我拼命释放着自己体内的欲望,在这片被儿媳的气味所包裹着的狭小空间内,我想着贝蜜儿的面容,不知时隔多少年用双手发泄着欲望。

良久,我才睁开眼睛。

看着一片狼藉的马桶盖,我才完全意识到自己都做什么。

我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

清脆的响声中,我却依然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传来一阵阵快意。

我把擦掉牛奶的纸巾全扔进马桶里冲下去,为的只是能让儿媳不发现那些我不该留下的痕迹。

然后第二天一大早,没来得及见儿媳,我就匆匆离开家,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虽然我没上班,但老周还在值班,恰好我现在也没去处,所以干脆就直奔单位而去。

一到办公室里,我坐在桌子后面,心里却全是昨天晚上的一幕幕。

“我说,你昨天晚上干什么了都瞧你这脸色难看的。”就坐在我旁边的老周注意到我的异常,主动过来向我搭话着。

“我没事,就是昨天晚上堵车堵得时间太久,回家太晚还没睡好而已。”我随便扯了几句谎言,搪塞过去。

老周疑惑的问道。“哦,昨天晚上堵车是挺厉害的,对了,你又没上课,跑来单位干嘛”

“没事干就来转转不行吗”我白了老周一眼,跟着道:“学习一下你的精神呀。”

老周听罢,嘿嘿一笑:“嘿,也就是你这种人能这么搞,我要是敢这样放假还跑单位来,肯定被我老婆骂得不行,那婆娘一直就埋怨我没有带她出去玩。”

我看了他一眼,本想反驳一下,但最后开口而出的话还是:“你呢,昨天晚上你不是去喝酒了吗”

“没,昨天晚上没喝成。你看我这记性,都忘记告诉你了。”老周拍了拍脑门,接着对我道:“昨天晚上那陈总也不知吃了什么药,听见你没来,硬要推说改天再聚,我没办法啊,只能答应他了,哎,对了,你哪天晚上没事啊,咱们趁早把陈总这饭局给了。”

我听老周如此说着,心中一动,当即就道:

“那就今天晚上吧。”

“啥”老周反倒愣了下。

我点点头道:“我说今天晚上,我有时间,怎么你今天晚上没空还是陈总那边没时间”

“不是不是,都有都有,陈总专门和我说了,他随时都可以。”老周愣了一下,马上反应了过来。

跟着,他凑过身来看着我道:“那咱们说好了,就今天晚上了啊,上半夜你陪,下半夜我陪,咱们还和以前一样。”

“不,今天改一改吧。”我打断老周,笑着道:“今天晚上我全程陪着,下半夜我也去。”

老周意外地看着我,一脸的诧异道:“嘿,你老小子都多少年了,怎么今天才开窍了怎么,这几天欲求不满了要不要我找个好地方,给你好好安排安排”

“你还和往常一样,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不用多在意我。”

我挥手说着,而老周也露出一幅罕见的充满干劲的表情道:“放心,我安排的地方肯定错不了得。那就说好了啊,晚上7点钟,我安排车过来接人。”

“嗯。”我没有抬头,只是应了一声。

老周兴致勃勃的出了门,他似乎打了好几个电话,回来后拍着我的肩膀对我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成了,你晚上就好好等着享受吧。”

我应付了他一下,然后满头做自己的事情。

他是不会知道的,昨天的我经历了什么,此时的我又在想什么。

我必须给自己找一个突破口,一个发泄的地方。

只有这样,我才不会一遍又一遍在脑海中回想起儿媳的身体,毕竟我一直在告诉自己要断了和儿媳之间的关系,要不然等到哪天出事,那可就是我害了她。

若是颜如玉和贝蜜儿这几天有空,我倒是想去找她们,只是她们都没空,而且现在贝蜜儿正是离婚的关键时候,要是这个时候去找她,说不定还会害了她的计划。

至于田敏捷则在乡下还没回来,可能是有段时间没有回去了吧,所以这次就要呆的时间要久一点。

在单位里拉了二胡,然后又和老周出去吃饭,不知不觉的就到了下午,老周一下班就带着上了他安排的车。

……

夜总会的洗手间里,我用冷水反复冲洗着自己的脸,舒缓着酒意。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