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被嫂子称作浪妇,颜如玉并不生气,笑嘻嘻的说道:“我是浪妇,那你就是个浪女,现在插在你下面的宝贝,可是属于我的,你要是有本事,就让我拔出来呀。”

“就不!”董秋娘哼了一声道:“为了弟弟,我愿意做个浪女,好弟弟,继续干嫂子只属于你的骚洞吧,嫂子一生都只让你一个人干!”

颜如玉不甘示弱,不住的摇晃着自己那一对极品的酥胸,吸引老我的目光,同时说道:“老公,去好想,快点来干去好不好去也只让你一个人干啊。”

董秋娘忽然坏笑道:“嘿嘿,明天我就让你哥叫你回去,我看你怎么只让弟弟一个人干。”

当然,她也只是这么一说,才不会真的这么干。

颜如玉却并不害怕,仍是嘻嘻笑道:“那也没用,我才不会回去,就算你想跟我争老公,我也不会让你如愿的。”

虽然颜如玉很浪荡的让我上了她,但董秋娘对颜如玉太了解,知道她根本不是那种真的很浪荡的人,所以除了我之外,她不可能会再有别的男人。

不过,想归想,该斗的气还是要斗的,所以董秋娘得意的笑了起来:“那又怎么样,反正弟弟的宝贝在我这里,好弟弟,你快点继续干嫂子呀,咱们馋死这个浪妇,最好让她的痒死!”

此时我已经看出,她真的难受的了,可是要是不把嫂子彻底喂饱,正和颜如玉斗气的她是不会放自己离开的,于是便决定速战速决。

猛然起身,暂时将自己的凶器从嫂子的香泉里抽出来,我跳下床去,在床边站好,还没等嫂子发出不满的声音,便拉住她一双性感修长的**,将她拉的只剩下后背在床上,屁股直接悬空。

后找准位置,用力得将凶器重新捅进她娇嫩的香泉里,开始是疯狂的炮轰。

这一下,可是把董秋娘给乐坏了,从未被这么快这么有力得干过的她,根本连叫都叫不出了,只是把一双美目睁得大大的,还真翻白眼儿,随着我大力的攻击,浑身的浪肉一阵阵的颤抖着。

只用了不到五分钟,我就再一次把嫂子送上高朝,不过这一次我却没有停下给嫂子平复的机会,而是继续毫不留情得攻击着她越来越能容纳自己凶器的香泉。

随着再一次的高朝,董秋娘的香泉变得更加敏感,因此不到三分钟,竟然又一次到达颠峰,浑身连颤抖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我这才停下来,笑着问道:“嫂子,怎么样,还要吗”

“不要,嫂子都快被你干坏了。”

董秋娘很不甘心的说道,她本来想努力让我射一次,从而使我的凶器暂时硬不起来,让颜如玉多难受一会,却没想到我实在是太强了,她已经被我弄得高朝三次,我竟然一次都没有射,难怪我能和颜如玉干那么久。

见嫂子终于被我摆平,颜如玉心中大喜,忙在床上趴跪下来,将肥白的大屁股高高翘起,不断的摇晃着勾。引去的欲,嘴里更是说道:“好老公,快来呀,从后面干我!”

董秋娘呆呆的看着小姑那性感的姿势,心里不得不承认,小姑确实比自己更加的性感,更加有诱惑力,比如现在,看着她那性感到无法形容的大屁股和那流着花汁的香泉,连自己这个女人都有些忍不住想用力的咬上两口。

连董秋娘都觉得她性感无比了,我自然更是被诱惑得欲火如炽,飞快的撤离嫂子的香泉,跳上床去,在颜如玉后面跪下来,双手抚摸着她性感无比的大屁股,凶器顶在她双腿之间,往前一挺一挺的。

但每次都会被她那超多量的花汁滑开,不是擦着她的香泉缝滑了前面,就是顺着她的臀沟滑向后面,反正就是没法插进她已经极度渴望的香泉。

被我这么一磨,颜如玉香泉里更痒,忍不住催促道:“老公,你干什么,还不快插进来!”

“我一直在插啊,可是你的骚洞还是太小了,根本插不进去嘛”我一脸无辜的说道,然后看向躺在旁边休息的董秋娘,笑嘻嘻的说道:“要不,嫂子你来帮帮忙”

董秋娘心里大声的抗议着这个对她来说无比羞涩的请求,不过看到颜如玉脸上那难受的表情,心中却又有些不忍,而且她也算看出来,我似乎就喜欢这个调调。

所以,最终她还是强撑着酥软无力的娇躯,爬到颜如玉和我的身边,慢慢的把小手伸向我那根正顶在颜如玉两瓣满月般浑圆硕大的臀瓣间上下摩擦的凶器。

此时此刻,董秋娘的心情很是复杂,有些紧张,还有种说不出的兴奋,这可是我的凶器,这东西本不应该是她可以碰触的。

可是此时,不但要碰触,还是亲手把它塞进小姑的香泉里,成全我们。

当然,董秋娘对此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她和我是叔嫂,放在现在来看,也算是乱了。

放在今天以前,董秋娘是绝对不敢逾越的,不然也不会一直暗恋着我却不敢表白,但是现在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她的思想却发生极大的转变,忽然觉得和我伦不但没有什么不好,反而更多一种刺激的感觉。

想到这里,董秋娘突然有些感激起颜如玉来,如果不是她,董秋娘可以肯定,以自己的性格,绝对不可能主动向我表白,这样自己还不知道要忍受那种寂寞和痛快多久呢。

不过感激归感激,董秋娘还是想要报复小姑一下,所以此时很是有些不甘心,之前她想用自己鲜嫩的香泉把我的牛奶弄出来,从而让小姑的香泉多痒一会。

却没想到我的凶器实在是太过厉害,自己一连高朝三次,香泉都被我的凶器捅得快要抽筋儿了,我竟然还没有射,现在倒好,不但没能让小姑难过,反而还要亲手把我的凶器塞进她的香泉里让她爽。

董秋娘对我压抑许久的感情一朝爆发,正是最炽烈的时候,所以对我的所有要求都不会拒绝,尽管此时心里有些不甘,但还是照着做了。

这些事说来话长,但却只是董秋娘一念之间而已,很快,她柔软的小手就握住了我正顶在小姑大屁股上的凶器。

之前被它捅得一连高朝三次,而且还亲眼看到它,但直到亲手握住,董秋娘才对我的凶器有最直观的印象,它实在是太大,她的手握上去,竟然连它长度的三分之一都没有覆盖住。

而且握住后,纤长的手指竟然差点无法围拢它,真不知道她下面那小小的洞穴刚才是怎么容纳下这么大的东西的,也难怪它刚刚插进来时差点把她疼死。

握住我的凶器后,董秋娘先是被它的巨大震惊一下,随即又突然羞涩起来,因为此时我的凶器滑腻腻的,上面粘着的却正是从她的香泉里流出的花汁,之前在厨房看到小姑被我干得浪汗飞溅时,自己还觉得小姑浪荡呢,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流了这么多。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