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死吧,让我死吧!

已经不想再说什么的董秋娘心里大声的哀嚎着,颜如玉今天的表现彻底颠覆她以往对小姑的认知,那种女神的形象轰然倒塌,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要脸的浪荡女人。

不但如此,她竟然还想把她的嫂子拉下水,现在更是坐在自己身上,把姑嫂二人最羞人的地方同时给一个男人看,这一刻,董秋娘对这个世界已经有些绝望。

由于绝望,董秋娘竟然有一种自暴自弃的念头,心里突然想到,看就看我看吧,最好自己能把小姑比下去,从而把我从她的身边抢过来,这样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以后就没有男人用了!

我看了看后,说道:“果然一样啊,玉儿,嫂子,你们不但人美,身材好,竟然连下面都这么美,而且几乎一模一样,只是你的花瓣要比嫂子稍稍的肥厚一些。”

夸我了,竟然夸我了!

打算破罐子破摔的董秋娘听到我的称赞,心里竟然升起一丝说不出的愉悦,毕竟她早已偷偷的爱上我,只是出于伦理的束缚不敢说出来,而以往我也从未对她表示过什么。

而现在,我终于知道她的好了,虽然夸的是她最害羞的地方,但这仍让董秋娘颇为开心。

董秋娘是开心,但颜如玉却是一副不满的样子,一边从嫂子身上下来,将嫂子翻过来并摆弄着她重新双腿大张的躺着,一边哼道:“没诚意!”

“怎么没诚意了,我是真心的觉得你和嫂子都是极品美人的。”我叫屈着。

“是吗”颜如玉冷哼一声道:“既然你这么觉得,那我们俩都把这个地方露出来给你看了,你的凶器怎么还不硬”

听到小姑的话,董秋娘下意识的转动眼球看向我胯下,发现果然和小姑说的一样,我的那条大家伙此时像个死蛇一般软软的垂在那里,哪里还有刚才在厨房进出小姑下面时的雄姿

很难得的,今天董秋娘第一次在心里认同小姑的话,她说的对呀,难道自己姑嫂二人相貌不美吗

为什么我硬都不硬

董秋娘心里羞羞的想着。

为了给嫂子留个好印象,我特意压制自己的冲动,不然凶器早就硬了,特别是在颜如玉把她的香泉和嫂子的香泉放在一起的时候,那来自姑嫂的诱惑让我差点忍不住扑上去用凶器在这对姑嫂的香泉里来回的捅个痛快。

不过这些自然不能说出来,于是便做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说道:“我这不是刚刚射过嘛,一时半会哪硬的起来”

“我还就不信了!”颜如玉哼了一声,猛得扑到床边,一把抓住我的凶器,轻轻撸了几下,然后便凑上小嘴含住,非常熟练的吮吸起来,丝毫不管自己那高高翘起的大屁股正对着嫂子,让她很容易就能看到自己那正不断往外流水的香泉。

我本就是在强忍,此时被她柔软的小嘴一含一吸,我的凶器瞬间就硬起来,将她的小嘴顶得满满的。

颜如玉这才满意得吐出我的凶器,笑道:“终于硬了吧,快去,那边正有个鲜嫩的小香泉等着你开苞呢。”

董秋娘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这种事她也在小电影上看到过,不过当时她想的是,那根本就是演员为了取悦观众的表演而已,毕竟要把男人的那东西含进嘴里,想想就觉得恶心

可是今天,她竟然看到了真人表演,这个表演的人还是自己的小姑,亲眼看到小姑把我的凶器含进嘴里,又看到我的凶器在小姑的嘴里一点点变大。

可是这一次,董秋娘竟然一点也不感觉恶心,甚至有种也想亲自试一试的冲动,当然,这种事以她害羞的性格,一时半会还是做不到的。

我看了看董秋娘的胯下,摇头道:“这不行,嫂子还没有湿,会弄伤她的。”

“那还不好办,你去舔舔她不就行了”颜如玉浪笑道。

“好吧。”我答应一声,伏下身来,将头埋进嫂子的胯下,发现她的香泉毛真的很多,就像她一样,都把她的香泉给遮住了,于是轻轻吹出一口气,把挡在嫂子香泉前的香泉毛吹开。

董秋娘哪里经受过这样的事,在我把头埋进自己胯下的时候,她就羞得不行,而极度的羞涩带来的,竟然是极度的敏感,我只是这么轻轻的吹了一口气,竟然就让董秋娘全身颤抖一下,嘴里更是不自觉得叫了一声。

叫完之后,董秋娘俏脸瞬间变得通红,急忙咬紧银牙,不让自己再叫出声,不然还不知道那可恶的小姑会怎么笑话自己呢。

颜如玉此时却没有时间理会嫂子,在鼓动我帮嫂子舔之后,她就又埋头进我胯下,用小嘴服侍着我的凶器,而我在吹开嫂子的香泉毛后,先是欣赏一下嫂子那鲜嫩的香泉,然后伸长舌头,将她的香泉整个覆盖,用力舔了一下。

随即又用舌尖挑开嫂子的大花瓣,在她那从未经受过任何男人的香泉缝里和顶端那已经开始充血勃起的小豆豆上来回舔弄。

以前董秋娘也曾自己弄过,就是用手指小心的揉揉自己的花蒂,搓搓小花瓣,小小的来一次高朝,那样就已经让董秋娘觉得极为享受。

可是现在才知道,那种快感和颜大川带给她的,若是跟我我所能带给她的相比,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几乎是在我的舌头舔到她香泉上的那一瞬间,董秋娘浑身的肌肉都不由崩紧起来。

而随着我不断的舔弄,那一**简直要让她晕过去的快感弄得她直想大叫出声,可是偏偏又不想在颜如玉面前丢脸,于是只好紧紧咬住牙关,只是从小鼻子里不断的呼着粗气。

当一个不怎么经人事的女人遇上在女人身上苦练过舌功的我会怎么样

答案很简单,就像此时的董秋娘一样,被我短短的舔了还不到半分钟,她的香泉就已经湿的不像样,其中一些是我的口水,但绝大部分都是她因被舔得太舒服而流出的花汁。

这个时候,颜如玉仿佛感应到嫂子的状态一般,吐出我的凶器,抬起头来说道:“好啦,现在你的棒棒也硬了,嫂子下面也也湿了,可以正式干她了!”

既然嫂子已经做好准备,我也不再多耽误,立马便依她所言爬上床去,在嫂子双腿之间跪坐下来,迎着她有些茫然的眼神,将凶器顶在她娇嫩的香泉上。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