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边听到她浪荡的叫声,不由得使我尽情的晃动着屁股,让火炮在她的香泉里不停的啪啪攻击着。

而在我身下的颜如玉也努力的扭动挺耸着她的屁股,愉快的叫着,从她媚眼陶然的半闭和急促的娇喘声中,我知道她内心的兴奋和激动。

“老公,老公,用力!”颜如玉的俏脸和娇躯都颤抖个不停,双手紧紧搂着我的背部,猛摆着她的屁股来迎凑着火炮对她香泉无情鞑伐,爽得我更卖力的攻击着,每一次都将自己的枪头磨在她的花心上转,让她的浪水不停的往外流。

“插的好深,好狠的老公!插,插死我了!”

久蓄欲潮的颜如玉让火炮插的像山洪溃提般的不知泄了几次,但她还是像个欲火焚身的荡妇不断的将腰往上抬,好让火炮更深深的插入她的香泉里,嘴里更不停的呼唤着,哀求着。

颜如玉碰到火炮,让她爽的早已不知道自己再叫些什么了,现在的她只想要火炮更用力的干着她的香泉而已,躺在我身下双脚紧夹着我的腰,脸上的表情像荡妇般的媚眼如丝的露出浪荡的样子。

嘴里更不时的**着,于是我更凶狠的攻击着她那充满蜜汁的香泉。

“喔……好爽啊……亲哥哥……你干得我好舒服……啊……哥哥……干得我爽死了……对……求求老公……快……再用力点……不要停……对……爽死了……亲丈夫……好哥哥……”

浪荡的颜如玉把我整个人都抱在她怀里,酥胸在我的身上一直揉磨着,酥胸里的汗水黏糊糊沾满彼此的胸脯,男女的狂欢让极度空虚的颜如玉,此时此刻全都被我激烈的火炮给填满。

她疯狂的叫着,双手更紧紧的抱着,感受着我爆发性的力量和火炮狂猛的冲击,一次又一次的享受着无穷的快感。

而我也在她达到高朝时将火炮紧紧的抵住她的花宫,享受着她香泉里的嫩肉不停的蠕动,像是怕我的火炮抽出似的不停的吸吮着的快感和嫩肉紧紧包裹着美感。

看见颜如玉不停喘息的模样,我让她休息一下,但看到她胸前尖挺丰满的酥胸和喷香的奶香,我忍不住的低头在那鲜红挺凸的小樱桃上吸吮起来。

不久颜如玉被我舔舐的动作弄得又舒适又难过的春情荡漾,娇喘连连,再加上她的小腹底下那香泉滑嫩嫩的花心上,有枪头在旋转磨擦着,更让她全身酥麻急得媚眼横飞骚浪透骨的在我身下扭舞着娇躯。

小嘴里更是不时的传出一两声浪媚迷人的婉转娇吟,同时当火炮每次顶到她香泉敏感的花心时,颜如玉的花宫就一吸一吮着枪头。

我不停的用着火炮磨擦着她的花心,更不时的磨蹭着她的玉豆,让她更加的骚痒难奈,浪水更不停的流出香泉。

“哦,好老公,好丈夫,好爸爸,亲老公!快快的插……”

颜如玉紧窄的香泉又把我火炮整根包得紧紧的,于是我将她的双腿高架在肩上,提起火炮就一阵猛抽狂插的,让骚痒难奈的她也跟着快速的挺动着她的屁股抬高她的肥臀。

“啊……我的好老公……亲丈夫……喔……再插深一点……”

就这样,我的火炮在她的香泉里的花心进进出出撞击着,同时也低头下看着看着她香泉口的嫩肉随着自己的火炮而翻进翻出的,这一进一出一翻一缩,看的我欲火更旺,攻击的速度也跟着越快,更让她香泉里的浪水和火炮,发出美妙的声音。

“啊……受不了啦……好美啊……啊……爽死我了……啊……真是太爽了……”

我一直盯着自己粗大的火炮在她两片肥厚的香泉中进进出出的样子,更不忘在火炮深深干进她香泉里的花心时,在她的花宫口磨几下,然后猛的抽出了一大半,用红彤彤沾满花汁的枪头在她的入口磨磨,再狠狠的插干进去。

不一会,我发现只要自己的火炮往她香泉里的一处柔软突出物撞击时着,她香泉里的嫩肉就会更紧紧的扭住自己的火炮,而且不只紧紧的钳住而以,更不停的蠕动将自己的火炮往花宫里吸吮进去,强烈的快感更让我不停的撞击着。

“我爱死你了……你夹得我好爽……我要干你……嗯……我要天天干……”

颜如玉不断的抬起屁股,让火炮更深更狠的插进她完全湿透的花宫,而她灼热的花汁不停的浇在我的枪眼上,看着她脸上露出那骚入骨头的神情,更让我觉得既兴奋又骄傲,火炮也就更凶狠的在她的香泉里插着。

颜如玉被我干的香汗淋漓,摇晃屁股的节奏也越来越快,香泉更紧紧的夹住火炮不断的扭着,花宫深处一股股的花汁洒在我的火炮上,我卖力的干着。

“啊……我的亲爹啊……女儿快丢了……又要泄了……喔……快用力……用力的干……冤家……女儿又要泄给你了……受不了啦……快……用力……快用力插……”

听到她的话后,我像一只饿不择食的饿狼,用尽全身力量,而她也双手死命的搂住我的脖子,紧凑迷人香泉更是突出的迎向我的火炮,娇躯也急促的耸动及颤抖着,香泉深处更颤颤的吸吮着,连连泄出大股大股的花汁。

“我的宝贝老公……我要被干死了……好老公……你干得我好爽……好快活……不行了……”

在我的连续攻击下,颜如玉的香泉也舒爽的不停泄出浪液,滑腻腻的浪水由她的香泉沿着缝隙往外淌着,顺着的屁股向下浸满洁白的床单。

我把尚未射的火炮拔出她微微红肿的香泉,只见一股股半透明的浪液从她的香泉里流出来,看着她玉体嫩肉微颤,媚眼微眯的射出迷人的眼神,那种骚浪毕露,妖冶迷人的样子。

尤其她雪白肥隆的香泉随着自己的插弄摇摆着,高耸柔嫩的挨着在自己眼前摇晃着,更是使我魂飞魄散,欲火炽热的高烧着。

为了弥补她的需求,也为了她诱人的香泉,天天和她玩这种游戏,我将火炮再度插进她肥嫩的香泉里,使劲的在她娇媚迷人的香泉上,勇猛快速疯狂的插弄着。

我用力的搂紧她,喘着粗气,疯狂的用着火炮干着她的香泉,而她则像蛇般的紧紧缠着我全身,腹部因舒爽而往上扬起,使香泉痉挛的缩收着,让火炮更爽的粗壮肥大的在她的香泉中深深浅浅急急慢慢的攻击着。

“爽死了……好爽……”

卧房里不断的响着颜如玉娇媚骚荡的娇吟声和俩人磨擦产生的声音,这世上最动人的浪荡交响曲,让我更无畏的用着火炮捣插挺顶狂干急抽斜入直出的猛插着她的香泉,直干得她香泉如蚌含珠,花心也被顶得浪肉直抖。

弄得颜如玉摇臀摆腰,浪水不停的往外狂流着,她再次泄的时候,我感到一种奇妙的感觉发生,香泉内的花宫口瞬间张开,把整个火炮一下吸住,紧紧不放,再慢慢的放了开来,连续不断的。

我急忙停止攻击,眯着眼享受着火炮被她花心吸吮的快感。

“啊……我的好丈夫……老公……人家爽死了……亲丈夫……干得我爽死了……”

颜如玉全身颤抖着,下身拼命的向上挺,夹住我屁股的双紧缩猛夹的,香泉深处喷出一股股炽热的花汁洒在我的枪头上,花心里的嫩肉肉更不断收缩,把我的枪头圈住。

香泉的花心也不停的吸吮着我的枪眼,让我酥麻不已,火炮涨得更粗大的在颜如玉的香泉中一跳一跳的刮着她的嫩肉。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