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微笑地看着她,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手指仍然在香泉进出,屁股略微移动,马老二紧紧顶在贝蜜儿身上,说道:“那你要不要也摸摸我的”

贝蜜儿给了我一个白眼,可是手却顺从地握住那根让她欲仙欲死的马老二。

很大,一只手根本握不过来,恐怕两只手都难。

这东西这两天带给她的既有快乐又有痛苦,直到现在她的香泉还是胀胀的疼,哪怕我现在在挑逗她,她的身体也给出诚实的反应,但那种疼痛却始终伴随着身体的酥痒。

虽然嘴里说不要,但身体上的需求还是很诚实的。

看我的举动,似乎是想今天跟她再来一次运动,可是她真的害怕,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承受一次这巨物的强烈进出。

贝蜜儿的小手托着那根马老二,在上面来回摩擦着,弄得我十分的舒服,在她香泉中的手指也加快速度。

“嗯……”

贝蜜儿感受到这种快感,发出舒服的娇吟。

我俯下身去,将她其中一颗小樱桃含进嘴里,用舌头在上面又是舔又是吮又是吸,整得贝蜜儿整个身子都酥软起来。

“呼……呼……”

贝蜜儿喘着气,原本托着马老二的手来回摩擦得更快,只感觉枪头上流出液体,黏湿了的手心。

我感觉香泉越发的滑腻,心想也应该是时候了,便将马老二从贝蜜儿手中抽出,一个翻身压到她身上,把枪头顶在洞口。

那一瞬间,贝蜜儿的娇躯就是一震,她知道我这是准备插进来,可是她能感觉到,香泉除了酥麻痒之外,更多了一种胀痛感。

一定是这两天跟我做得太厉害,怪只怪我的那东西实在是太壮硕。

“啊!”

贝蜜儿一声惨叫,就在她愣神的那一会,我已经插进来。

“怎么了怎么了”贝蜜儿的这一声叫声实在是太凄惨,把我吓得够呛,急忙关切地问道。

贝蜜儿语带抽泣,缓了一阵身体上的疼痛,才用一种哀求的语气道:“老公……我……我下面好痛……感觉都肿了,实在是吃不消了!”

我看着她娇媚的哀求样子,心里也心疼起来,就说道:“是我的错,对不起,老婆,我只顾自己,都没有考虑你的感受。”

说着,我将马老二缓缓从香泉抽出,尽量减少贝蜜儿的疼痛。

贝蜜儿看我自责的样子,说道:“这也不能怪你,怪只怪……只怪你这东西……实在是太大了……我们这两天也……也太疯狂了……”

我笑道:“我来看看吧,是不是真的肿了。”

说着我顺手掀开被子,贝蜜儿只觉得身上一凉,我跨上她的身子,把头伸到她的香泉处,低下头,用双手扳开贝蜜儿的双腿仔细看,而我的马老二就正对着贝蜜儿的小嘴。

只见在一片乌黑的毛发中间有一条红艳艳的缝隙,已经肿得老高,正因为肿着,花瓣和洞口乍一看竟像一颗鲜红的水蜜桃一般,洞口不停地张合颤动跳跃,流出的浪水,已经充满股沟,连后面也湿了。

我顿时心疼的道:“没想到还真的肿了。”

说着,我轻轻伸出舌头舔上香泉。

“嗯……嗯……”

贝蜜儿不由得哼出声来,声音像一只慵懒的叫春猫一样。

我将舌头慢慢地伸进香泉里,然后再缩回来,又伸进去,又缩回来,很有规律的行动着。

“嗯……喔……”

贝蜜儿颤抖着,抽慉着,樱桃小嘴里不停地娇吟着。

我边舔边伸缩,耳畔听着贝蜜儿的娇吟,舌尖感受浪水的咸腥,知道她已经十分舒服,为了让她更舒服,我把嘴更贴进香泉,以便舌头能伸得更深入。

而我的下巴正好碰到那凸起的玉豆,于是我便在舔的同时用下巴去磨擦玉豆,而我还没来得及刮的胡茬正好给玉豆增加刺激。

“啊……”

贝蜜儿突然痉挛可一下,丰润晶莹的粉腿,开始不规则地伸缩着,轻踢着,她只觉得气息难续欲火中烧,香泉也痒得十分难受,里面一阵阵骚痒,浪水不停地涌出,使她全身紧张和难过。

我自然也感觉到了贝蜜儿的变化,香泉涌出的浪水已经让我来不及吸吮吞咽了,于是我用力将舌头抻硬,努力伸到香泉,直到只剩舌根在穴外,鼻尖紧紧顶在玉豆上。

当舌头伸进香泉后,我又将舌上的力道放开一些,舌头立刻又变得软了些,轻轻翻动,舌头就在香泉内壁翻来搅去。

经过一阵子的挖弄,贝蜜儿只觉得香泉更是又麻又酸又痒各种感觉都有,整个人轻飘飘的头昏昏的,于是她拼命挺起屁股,使香泉能更靠近我的嘴,好让我的舌头更深入香泉。

“好痒……痒死了……老公……你……你舔得……好痒……快……快别停……”

贝蜜儿又开始哼个不停,只感觉口中和嗓子又干又燥,连连吞咽都没有什么唾液,真恨不能有个什么东西在嘴里含着才舒服些。

微微睁开眼,马老二就在我的眼前,那硕大的枪眼流出些许粘液,晶莹剔透地挂在上面。

看着我的马老二,贝蜜儿的心脏瞬间砰砰砰跳个不停,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来,左手握着马老二套弄着,那张美艳的樱桃小嘴张开,把枪头缓缓地向嘴里吞。

我只觉得枪头被一个温暖的软物包住,想来应该是贝蜜儿在给我咬,舒服地轻哼一声。

我微微撑起躯干看向贝蜜儿的方向,只看到她正在努力将自己的枪头吞进嘴里,不由得更加情动,连马老二都胀大一些。

于是我也低下头,在贝蜜儿那滑腻的洞口轻吻几下,伸出舌头,用舌尖在玉豆上撩拨数回,贝蜜儿被我的动作挑逗得双腿一抖。

我嘴角微扬,没有停下动作,轻移头部,舌头在贝蜜儿的大腿根上转着圈,一时轻点,一时轻扫,惹得贝蜜儿痒痒的,缓吞枪头的动作都停下来,享受这轻柔舒缓的挑逗。

感受到她的动作停下来后,我臀部微微用力向下一顶,示意贝蜜儿继续吞入,而我则继续沿着她肥厚滑腻的花瓣外侧与大腿根部的股沟上下轻舔。

然后又慢慢顺着花瓣的外轮廓转圈,舌头吻舔着贝蜜儿肥厚滑腻的花瓣,从外向里轻轻扫动撩拨着,从外到里都舔了个遍。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