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适应度在增加,贝蜜儿还是清楚地感觉到,那硕大的枪头,在自己屁股每一次落下时,卡在花宫口的嫩肉上,让她的花宫深处隐隐发酸发麻。

香泉中的嫩肉被刺激的更加骚痒颤抖,她只好不断地抬起落下屁股,好让自己痒得不行的香泉肉壁,被粗大的棒身撑紧,浪水顺着棒身源源不断地溢流……

我舒服的浑身都紧绷着,全身似乎只剩下那一根在香泉进出的马老二,让我忍不住享受得看向贝蜜儿。

只见贝蜜儿螓首高仰,左右甩动,甩得一头秀发散乱飞舞,而她大张着口,一会儿高亢的浪啼一会儿低吟的嘶喊,也更狂乱更放浪形骸,与她平常给人的形象颇有不符。

“啊……老婆,你这模样,也真是越来越媚,越来越风情万种了!”我也开始配合贝蜜儿的套弄,兴奋地将屁股向上拱着,使自己坚实巨大的马老二次次捅入贝蜜儿的香泉里。

每往上一拱,我的枪头都着着实实地在她的花宫里搅弄,搅得她整个身躯都震荡得像在狂风暴雨下的一叶孤舟,颤抖飘摇。

“啊……天哪……老婆酸死了!老公……你的老二……撞得老婆酸死了……搞死老婆了……我这辈子……从来也没这样搞过……搞得这样……舒服过啊……”

贝蜜儿的身子在我的马老二上,弹起落下,弹起落下。

她的呼叫,也越来越狂乱,越来越嘶了,到最后,贝蜜儿终于嚎啕起来,大声哭喊着,屁股浑然忘我地疯狂上下起伏,神智不清的胡言乱语,谁也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只能从那一声声浪吟中体会着她到底享受着多大的快乐。

意乱情迷的贝蜜儿双手抓着自己的一对酥胸,猛力地搓揉,一副春意无边的样子,艳臀起起落落,香泉夹着马老二狂乱地套弄着,她的浪水越流越多,千娇百媚浪浪无度,香汗流不停,浪语道不绝。

“哈……老公……啊……摸我……摸老婆的奶……”

贝蜜儿**着,一把抓住我的手,按在自己的酥胸上,她知道自己的表情很浪荡,但是她控制不了。

在下面的我打蛇随棍上,两手摸在贝蜜儿浑圆饱满的酥胸上,抓着那两团细嫩的软肉,不理会她的嚎叫和哭喊,用力挤捏着拉扯着,让贝蜜儿拉住自己的手臂,同时骑在马老二上套坐。

贝蜜儿依言照作,随我手指揪着自己的小樱桃,一上一下扯弄时,失魂似的连连尖声啼叫,泪水四溅的同时,也哭喊了起来:“好痛……痛啊……”

“痛……也是一种享受……老婆这滋味……难忘吗”我喘着粗气说道。

“是……难忘……虽然痛……但是也痛得那么舒服……老二越戳……越深了……都要插进老婆肚子里啊……天哪……”贝蜜儿应着。

“这就对了!就是要……这么难忘!”我用力扯拉着贝蜜儿的双峰,更大力地挺动自己的屁股来配合她的起落,使得两个人之间的碰撞发出更加激烈的啪啪声,每一次结结实实地落下,都使得贝蜜儿那已经被撑得不能再开的香泉将我全根粗大的马老二整根吞入。

啪!

一声特别响的声音响起。

“啊!”贝蜜儿忍不住惊呼起来,她感受到这一下的与众不同,因为原本紧紧卡在花宫内的枪头脱出花宫,不仅如此,还顺着香泉向外滑去。

因为我在上一次上挺屁股的时候使出全部的力气,将贝蜜儿整个人都顶得向上飘起,而我本人又迅速将马老二向外抽,速度之快不过两秒左右,导致马老二差一点就整根脱离香泉。

“啊!不要!”

贝蜜儿在那一刹那就意识到接下来迎接自己的是什么,口中惊呼,可是身体的下落已经止不住。

我嘴角上扬,刚才落下屁股时床垫上大力的反弹给我极大的上冲劲道。

啪!

又是一声极响的碰撞。

贝蜜儿的下落我的上冲,两相加速带了巨大的冲击,枪头在香泉中迅速穿过,没有任何阻滞直直冲入花宫中,深深卡进花宫里。

“啊!呼……呼……”

在那一瞬间贝蜜儿只觉得像窒息似的,闷哼出一声,整个人都被顶得飘起来,不是**上的飘,而是连灵魂都飘起来一样,别的任何声音都再也发不出来。

她强烈感受到我马老二的巨大,和它笔直地贯穿并撑满自己从未曾如此被扩张开来的香泉里,那种几乎要刺穿自己五腑六脏的感觉,令她刹时整个身体都几乎要崩溃。

她再也没有力气坐直上身,软软地向前倾倒在我的胸口。

可我却没有要停止的意思,随着她身体的前倾,细嫩的花瓣触碰着我马老二根部,我支起双腿缓缓挪动,开始引导贝蜜儿一前一后挪移丰腴的圆臀,使那绷得又紧又胀的玉豆,在自己耻丘上摩擦起来。

“啊……蜜儿要死了……蜜儿要被你玩死了……”

摩擦了好久,贝蜜儿才从那一击的震撼中回过神来,立马又感觉到玉豆上传来的阵阵触电快感,心知今天是非得被我玩得晕死过去不可。

但她前后挺扭屁股的动作,却完全不由自主的主动,尤其是每当她屁股前移后坠时,花宫里面枪头来来回回紧卡宫口,香泉中的棒身强烈挤压着那圈紧撑张开的洞口,而硬挺的玉豆被我的毛发擦得又麻又痒。

在这一来一回的动作中,尽管肉壁与棒身之间几乎是密不透风了,但香泉里汩汩不绝的浪水还是随着每一次的来回被挤压喷洒出来,溅射在两人交合的地方上,溶糊糊的搅出白色的喷泡沫,沾满我的毛发。

若仅仅如此也便罢了,却还不断发着那种‘咕叽咕叽’的水声,在贝蜜儿娇声的娇吟下更添情趣,格外挑动两人的心弦。

“啊……老公……太美了……从没有过的美妙……太舒服了……轻点动……这么会弄……”

贝蜜儿再又忍不住,她口中轻吟着,感受到香泉已经麻木,只有那种无与伦比的快感还在上涌,身体也不再仅是随着我的轻挑而活动,反是主动配合我的动作。

我也很享受这种挑动内心的摩擦过程,心里痒痒毛毛的,发现贝蜜儿在主动配合后更加开心,于是两人就这样缓缓地配合着,不像刚才那种暴风雨一样的疯狂,这样的摩擦挑弄也让两人能享受到**的快乐。

又过了一阵,房间里只剩下了贝蜜儿的娇喘我的粗气以及两人摩擦间因浪水溅射出来而发出的水声。

我没有注意到,甚至贝蜜儿自己也没有注意到,此刻她的神情,妖媚冶艳,还带着丝丝浪荡,与她的端庄优雅完全形成鲜明的对比,她只觉得从洞口到花宫这一整段都酸麻酥痒,而这感觉还在缓慢地向全身蔓延。

贝蜜儿觉得不能再忍了,于是在前前后后又甩一阵后,她扶着床垫尽力坐起,轻倦纤腰,急迫甩扭丰臀,使得丰臀围绕着中心的马老二,团团旋转地扭着。

我自然十分开心,看向贝蜜儿,从她半眯半睁的双眼中,散发无比撩拨的媚漾,而她口中的娇吟也渐渐连绵,不绝于耳地咏唱着,抑扬顿挫的令任何人听到都会心悸的。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