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原本是想趁这枪头就在洞口的当儿,直接来个大力出奇迹,让马老二顺势插进自己的香泉里,不成想弄巧成拙,现在反而让她更加难耐春情,香泉的浪水一波接一波涌出。

她连忙转动浑圆挺翘的粉臀,使得棒身磨擦骚痒泛潮的香泉,虽然没有进去,但也聊胜于无,略微缓解一下自身的渴望。

我受了一惊,但很快就感受到贝蜜儿的动作,知道她刚才突然一下是要干什么,笑道:“好哇!你居然还想先斩后奏!我就不让你如愿!”

说着我用枪头轻轻往香泉中一顶,贝蜜儿心中一喜,口中呼道:“啊……”

谁知我立刻又把枪头抽出去,贝蜜儿心里一下变的空落落的,不及她反应,我又将枪头顶进去一点。

“啊……”

贝蜜儿又是一声娇呼,不过我又把枪头抽出去,如此循环五六次,连我都感觉到贝蜜儿香泉越来越潮湿越来越润滑越来越没有阻碍,因为每一次枪头都会往里面更进一点,这绝对不是我的错觉。

贝蜜儿只感觉整个人都已经燥热骚痒直要发狂,可是看我显然没有要给她来个爽快的意思。

“啊!”贝蜜儿提高了声调长呼一声,我一愣,不过片刻的时间,欲火高涨的贝蜜儿用尽全身的力量把我翻身压下,竟化被动为主动。不等我有什么反应。

贝蜜儿已经跨分双腿,伸出小手,扶着我的马老二,对准自己的香泉,把洞口顶在枪头上,屁股一扭一挺,已经**润滑无比的的香泉向下一沉,立马含住我硕大的枪头。

“啊……”贝蜜儿仰头长叹了一声,下沉的动作停滞下来,身子也颤抖起来。

在贝蜜儿几十年来的岁月中,因为家教的严谨以及自身的羞涩,大概从来都没有主动使用过这种骑坐在男人身上的姿势,陈大海又不怎么爱她,这么多年的冷漠让她也有些难耐,但是香泉被如此巨大的马老二充实,甚至可以说塞得满满的,连一点空隙都没有的情况还是从未出现过。

再加上昨晚与我**时造成的那种疼痛感还没有完全消除,现在的贝蜜儿整个人就像要窒息般地透不过气来。

刚刚被我挑逗的时候,在**的冲击下她放下所有矜持推倒我,想要在这种形势下一鼓作气吞下这硕大的马老二,可如今,那巨大的马老二才进入一个枪头,那种身体被撕裂的感觉又再次涌上全身,使得她心中又害怕起来。

她只好双手撑着我的胸膛,提着自己的屁股,不敢一口气就坐下去,可现在自己这种姿态又着实羞人,看到我盯着自己,她心中害羞不已,只得闭上美目说道:“……老公……你……你的老二……好大……我……我从来没用过这种姿势……不敢……坐下去……”

我看她脸上表情羞涩,语气中带着颤抖,心中爱恋不止,又听她说从来没用过这种姿势,更觉得这美人值得令人怜惜,便伸长了手臂,大手掌抚到贝蜜儿的臀上,在她浑圆而柔嫩的臀瓣上抓捏着,说道:“那我用手托着你,你轻轻往下坐,如果觉得实在害怕就停下来好吗”

贝蜜儿本就紧张,屁股被我一摸,整个人都像被通了电似的,听我这么说,颤声道:“好……好……那你可一定要稳住我啊……”

我坚定地点点头,贝蜜儿这姿势时间长了双腿本就已经麻痹,看到老公点头,心里的那点支柱也瞬间坍塌,整个人都瘫软下去,两条无力的大腿一垮,香泉顺着枪头向下滑去。

我也确实说到做到,双手一直托着她的臀部,慢慢地看着那美丽的洞口一点一点将自己的马老二吞入,刚套到一半,贝蜜儿的手又一次扶上我的胸膛,口中呜咽了起来:“呜……太大了……太长了……你的老二太大了……已经到宫口了……”

“那……那就拔出来好吗”我柔声道,双手开始用力将贝蜜儿的臀部向上托起。

贝蜜儿一手止住我的动作,脸上泌出细密的汗珠,身子也在颤抖,脱口而出道:“别……别……反正以后都是要适应的……”

我一听,心里更加欢喜,马老二又胀硬一些,笑嘻嘻地看着贝蜜儿,说道“老婆,你说……以后”

贝蜜儿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话,看到我盯着她看,将脸扭向另一边,低喃道:“好话不说第二遍……”

我听了胸中几乎被甜蜜的感情装满,笑道:“那我松手了哦……”

贝蜜儿全身颤抖着,两腿大分,撑着我胸口思考了几秒,这才闭上眼轻轻嗯了一声。

我再不犹豫,迅速抽开自己托着贝蜜儿臀部的双手,贝蜜儿腿部本就已经无力,猝不及防下猛然就坐下去,刚才已经顶在花宫口的枪头在她身体重量的压迫下立刻就钻进花宫里!

“啊!”

贝蜜儿身体的颤抖更加剧烈,身体被分成两半的感觉越加强烈,不仅如此,昨晚没有出现过的另一种感觉也涌遍全身,那就是身体像被刺穿一样,这一切都是因为我那根巨硕无匹的马老二!

她甚至感觉那么长的东西都顶到自己的胃。

我感受着贝蜜儿带给我的舒服感,知道自己的马老二要适应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便静静地等待着贝蜜儿适应,同时紧一下松一下地收缩自己的小腹,好让马老二在她香泉中张弛有度,更方便她适应自己的马老二。

贝蜜儿颤抖了好一阵,也感受到深深插进自己身体里的马老二正在一胀一缩一胀一缩,知道我是在尽快让自己适应这根巨物,她瞥了我一眼,俏脸更红,也厚着脸皮,尽最大的可能同样收缩自己的小腹,跟随着我的频率一起收缩。

马老二一胀,她便同时紧缩自己的小腹,让花心夹紧马老二,马老二一松,她也跟着松弛,让花心放松马老二。

我感受到马老二上传来的一紧一松,一松一紧的挤压,知道贝蜜儿也在配合自己,便继续自己刚才的动作。

两人就这样互相配合着对方,静默无语,所有动作都停止下来,只有在贝蜜儿香泉,外人看不见的地方,花心与马老二进行着无言的博弈,两人都闭上眼睛,沉浸在这种静默的快乐里。

忽然,不知谁的电话响了起来,把两人从沉浸中唤醒,转头看去,发现是贝蜜儿的电话,拿起来一看,陈大海三个字赫然在目。

贝蜜儿吓了一跳,香泉里越发紧缩,连宫口的那一圈嫩肉都紧张得像个紧箍套在棒身上,我都觉得像要把自己的马老二箍断一样。

两人沉默地对望着,贝蜜儿脸上满是惊恐,反倒是我比较镇定,在她背上轻抚安慰几下,说道:“接吧!不接反而会引人怀疑的。”

贝蜜儿咽了好几口唾沫,稳定了一下心绪,这才接电话。

“喂……陈大海你有什么事……”她尽量语气平稳地说着,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点颤抖。

“最近一直忙着处理一些事情,一天都没有给你打电话,你后天能回来么我们再好好谈谈。”陈大海在电话里说道。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