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用力一插,让贝蜜儿倏然惊醒睁开双眼,想要说什么,但终于没有说出口,却又闭上眼睛,只是满脸通红。

她的反应在我眼里显得妩媚迷人,于是我把武器往贝蜜儿的香泉来回狂抽猛插,又插得阵阵快感从香泉涌遍全身舒爽无比。

狂热的攻击引爆出她之前深藏的春心欲焰,正值狼虎之年的贝蜜儿完全崩溃,浪荡春心迅速侵蚀她,身体生理起了涟漪,抵抗不了体内狂热欲火的燃烧,浪欲快感冲击着她全身细胞,贝蜜儿感受到香泉内的充实,敏感的玉豆频频被碰触使得她快感升华到高峰。

“啊……喔……”

贝蜜儿再次忍不住发出娇吟声,娇躯阵阵颤抖。

我的武器在贝蜜儿的香泉里来回攻击,膨胀发烫充实温暖的感觉使贝蜜儿不由亢奋得欲火焚身,激发的欲火使得她那香泉如获至宝,肉紧地一张一合的吸吮着枪头,我不禁乐得不禁大叫:

“喔……宝贝……你的骚洞好紧……夹得我好爽啊……”

武器凌厉的攻势,使贝蜜儿舒畅得呼吸急促,双手环抱住我,她的肥臀上下扭动迎挺着我的攻击,粉脸霞红羞涩地娇叹:“老公……你插死……老婆了……老婆爱你……”

我陶醉的吮吸着她的香舌,武器仍不时攻击着她的香泉,插得她娇体轻颤欲仙欲死。

贝蜜儿感觉到她那香泉深处就像虫爬蚁咬似的,又难受又舒服,说不出的快感在全身汤漾回旋着,肥臀随着我的攻击不停地挺着迎着,九浅一深或九深一浅忽左忽右地攻击战术。

猛烈的炮火促使贝蜜儿暴露骚媚浪荡的本能,她浪吟娇哼朱口微启频频频发出消魂的娇吟:老公……太爽了……好舒服……人家受不了了……”

浪荡的欢叫,春意燎燃,芳心迷乱的她已再无法矜持,颤声浪哼不已:“老公……你再……再用力点……”

“叫我哥哥……”

“……不要……”

“叫好哥哥……不然我不干了……”我停止抽动武器,嘿嘿笑着道。

如此的暂停让贝蜜儿只觉动云端落下来一样,粉脸涨红,轻声叫道:“羞死人……好哥哥……蜜儿的好哥哥……”

我闻言大乐,我连番用力攻击,粗大的武器在贝蜜儿那已被花汁湿润的香泉中如入无人之境的抽送着。

“好哥哥……美死我了……用力插……啊……极了……”

贝蜜儿眯住含春的媚眼,激动的将雪白的脖子向后仰去,频频从小嘴发出甜美诱人的**,空旷已久的香泉在我粗大的武器勇猛的冲刺下连呼快活,已把其他的事情抛之九宵云外,脑海里只充满着鱼水之欢的喜悦。

我的武器被她又窄又紧的香泉夹得舒畅无比,改用旋磨方式扭动臀部,让武器在贝蜜儿的香泉里回旋。

“喔……好哥哥……妹妹被你插得……好舒服……”

贝蜜儿的香泉被烫又硬粗又大的武器磨得舒服无比,暴露出浪荡的本性,顾不得羞耻,舒爽得娇吟**着。

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我年,高抬的双脚紧紧勾住我的腰身,肥臀拚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武器的研磨,早已陶醉在我健壮的精力中,舒畅得想一直和我这样下去。

浪声滋滋满床风景,香泉深深套住武器,如此的紧密旋磨是她过去不曾享受过的快感。

贝蜜儿被插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足的欢悦:“好老公……老婆好……好爽……你……你可真行……你棒棒真大……”

贝蜜儿浪荡的娇吟声,从她那性感诱惑的艳红小嘴频频发出,**的花汁不断向外溢出,沾湿两人的的毛发。

我嘴角溢着浪笑:“宝贝……你满意吗……舒服吗……”

“嗯……嗯……你真行啊……我太爽了……”贝蜜儿被我挑逗得心跳加剧欲火烧身花汁横流,难耐得娇躯颤抖娇吟不断。

我促狭追问道:“宝贝,你刚说什么太大呢……”

“讨厌……你欺负我……你明知故问的……是你……你的棒棒太……太大了……”贝蜜儿不胜娇羞,闭上媚眼细语轻声说着。

“蜜儿,你说哪里爽……”我继续打击着问道。

“羞死啦……你……你就会欺负我……就是下……下面爽啦……”她娇喘急促,俏脸羞得几乎都没法形容。

我明知故问的道:“下面什么爽……说出来……不然老公可不玩啦……”

贝蜜儿又羞又急:“是下……下面的骚洞好……好爽……好舒服……”

听着贝蜜儿的娇吟,我却得寸进尺:“说来我听……蜜儿你现在干嘛……”

“哎呀……羞死人……”俩人的结合更深,红涨的枪头不停在香泉里探索冲刺,武器碰触玉豆产生出更强烈的快感,贝蜜儿红着脸扭动肥臀:“我……我被老公干……我的骚洞被老公……插得好舒服……我是浪乱的**……我……我喜欢给我的老公马宏干……”

贝蜜儿舒畅得语无伦次,简直成春情汤漾的浪妇荡女,她放浪地去迎接我的攻击。

我姿意的把玩着贝蜜儿那两颗丰盈柔软的酥胸,她的酥胸愈形坚挺,我用嘴唇吮着轻轻拉拔,娇嫩的小樱桃被刺激得耸立如豆。

贝蜜儿浑身上下享受我百般的挑逗,使得她娇吟不已,浪荡浪媚的狂呼全身颤动花汁更是连绵不绝,娇美的粉脸更洋溢着盎然春情,媚眼微张显得娇媚无比:

“哎哟……好舒服……抱紧我……好哥哥……”

我知道娇艳的贝蜜儿已经陷入疯狂的颠峰高朝,此时如过不给贝蜜儿凶狠的攻击,把她玩个死去活来,估计待会儿她不会把那件事情告诉我的。

虽然我不知道什么事情,但看贝蜜儿刚才的样子和她说的话,就知道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于是我将贝蜜儿的娇躯一拉,此时贝蜜儿瞄见我胯下那根兀自红得发紫的武器,芳心一震,花汁狂流。

我从床头拿了枕头垫在贝蜜儿光滑浑圆的翘臀下,使她那撮乌黑亮丽的芳草覆盖的山丘显得高突上挺。

接着我用手分开贝蜜儿修长白嫩的双腿后,双手架起她的小腿搁在肩上,手里握着**的武器,先用枪头对着细如小径,红润又湿润的缝隙逗弄着。

贝蜜儿被逗弄得肥臀不停的往上挺凑着,两片花瓣像似鲤鱼嘴张合着似乎迫不及地寻着食物:“求求你……别再逗我啦……好哥哥……你快插进来吧……”

我想是时候了,猛力一挺,瞬间全根插入,施展出令女人欢悦无比的绝技,拚命前后攻击着,武器塞得香泉满满的,攻击之间更是下下见底,直插得她浑身酥麻舒畅无比。

炮火声和撞击之声不绝于耳。

贝蜜儿如痴如醉,舒服得把肥臀抬高前后扭摆着,以迎合我勇猛狠命的攻击,她已陷入浪乱的激情中,尽情的享受这无限的舒爽和这无限的喜悦。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