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好舒服……真好……快一点……好舒服啊……”

我受到称赞,更加长驱直入的进击着,干得贝蜜儿浪水涟涟,白玉般的翘臀泛起一片嫣红,花心乱颤,入口缩得又小又紧,全身都在发抖,一头秀发四散摆动,浪荡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快点……不要停……我……我要丢了……对……再插深一点……干我……干我……”

一番浪言浪语把我听得热血沸腾,豁出一切拚命的攻击着。

不行了……我不行了……干得好深……好爽……哦……又插到那里了……快来了……”

贝蜜儿全身僵直的挺了起来,那是高朝来时的徵兆,粉红的脸孔朝后仰起,沾满汗水的酥胸不停地抖动着,香泉仿佛突然之间冒出更多的黏汤。

“老婆似乎很享受,那我们就再换个姿势……”

我毫无怜惜的将尚未自激烈**后恢复的贝蜜儿,自床上拉至地板上,让贝蜜儿四肢着地,采取像狗一样的姿势。

刚经历一番战斗的花瓣已经充血通红,和雪白的大腿形成强烈对比,围绕红肿花瓣的芳草,沾满蜜汁,因姿势的改变,粘稠的蜜汁逐渐涌出,流过缝隙滴在地上,贝蜜儿尚在微微地喘着气,粗大的武器已经举在她眼前。

“请老婆用嘴巴让我的宝贝兴奋吧……”

“我……唔……”

没等贝蜜儿说完,我已经把武器插入了她的小嘴中。

贝蜜儿的心境和刚开始完全不同,以顺从的态度开始把武器含住嘴里,只见她伸出那灵巧的舌头吸吮着武器,慢慢地张开嘴把武器含进嘴里。

武器深入时,贝蜜儿微微的皱起眉头,进入到快达根部后就前后摆头,让武器进进出出,我的武器开始更加粗大,快要将她的小嘴撑裂。

我低头看着贝蜜儿,一面用手抚摸她的酥胸,一面发出得意的笑声,美女用嘴吸吮武器的滋味,对我而言实在很美妙。

只见我浪笑着道:“老婆,我的武器够大,够硬吧”

贝蜜儿的嘴巴被武器塞满不能说话,她抬起双眼看着我,在她的表情上居然真的出现被虐待的喜悦。

她用舌尖顺着武器的枪身来回舔拭,从嘴里发出满足的哼声,细嫩的手指握着满是唾液的武器,温柔的上下揉搓,舌尖在枪头下摩擦不已!

我忍不住仰起头娇吟道:“好了……**……用力舔……摇动……你那漂亮的……胸给我看……”

“啊……”

贝蜜儿口里含着武器,就这样使身体上下摆动,黑发飞舞,美丽的酥胸浪荡地摇动着。

“嘿嘿……这种样子……很好看……”

贝蜜儿这时脑海已经混乱空白,原有的羞耻心已经不见,突如其来的这些激烈变化,使得贝蜜儿只好以原始的肉欲,去追求我给予的刺激。

贝蜜儿又把立起来的武器完全吞入嘴里,开始做活塞运动,我的哼声愈来愈大,几分钟后,我将武器从贝蜜儿的小嘴抽出,来到她的身后,用手指玩弄她的花瓣,只见鲜红的香泉中花汁不断汨出,我浪笑着道:

“嘿……好个不**……原来光是舔我的棒棒……就流出……这样多的花汁了……让我也来给你舒服一下……”

我用手抚摸着贝蜜儿充满蜜汁的香泉,才刚高朝过的秘处变得十分敏感,我用手指揉搓着玉豆,并自身后用力地抓捏着下垂的丰满酥胸。

健壮的身体更靠在贝蜜儿的背上以及充满弹性的丰满臀部,灵活的舌头更自她的背部一直舔过臀部至敏感的秘处,在她的儿的玉豆上不断地吸舔着。

贝蜜儿下体又遭受如此敏感的刺激,身体开始不停地扭动起来,嘴里也不断地发出甜蜜浪荡的娇吟声:

“唔……下面……快……快要痒死……了……人家要……你……插进来……好痒……快嘛……”

“嘿嘿……又想要了……把屁股抬高一点……”我双手向上用力,使得贝蜜儿成熟的大白翘臀高高挺起:“**……你要说……请老公把棒棒……插进骚洞里来吧……”

“请……请老公……把武器……插进骚洞里来吧……”贝蜜儿说完,强烈的羞耻感使她不由得连连扭动身体。

“没听清楚……再说一次……这一次要一面说,一面摇你的屁股……”我哈哈大笑道。

“请……请老公把棒棒……插入我的骚洞吧……”贝蜜儿声音颤抖,说完咬住下唇,慢慢扭动着翘臀。

“嘿嘿……**……”我露出浪邪的笑容,用手握住武器,顶在花瓣上,向前挺进,巨大的枪头推开柔软的缝隙进入里面,刚战斗后充满蜜汁的香泉,变得十分滑润敏感,武器一下子就抵到最深处。

“啊……”

突然的刺激使贝蜜儿的身体不由得紧缩,我不理会同时,马上用猛烈的速度抽动起来,灼热的香泉里被激烈地刺激着,又开始美妙的蠕动,香泉里的嫩肉开始缠绕着武器。

“我……我这是怎么了……”贝蜜儿完全沉醉在疯狂的战斗中。

我从身后抓住贝蜜儿丰满的酥胸,手指陷入有弹性的肉里带点凌虐地搓捏着,而插入香泉的武器则不停改变着角度而旋转着,激痛伴着**不断地自花宫传上来。

贝蜜儿全身几乎融化,吞下武器的下腹部一**涌出震撼的快感,而花汁也不停地溢出。

她的娇躯丰满圆润,香肌嫩软凝滑,用这种姿势干她,使她特别肥嫩的翘臀顶到小腹上,觉得软香无比,更是激起满腔的欲火,上身一趴,伏上她的酥背,猛烈地挺动翘臀,让那粗硕硬长的武器,次次狂捣花心。

贝蜜儿被我干得全身酸软,骚浪地大叫着道:“哎唷……哎呀……我……的……亲哥哥……我……受不了……顶到……花心……冤家……我要死……了……”

贝蜜儿被粗长而又耐力十足的武器,狂插猛捣得血脉喷涨,紧窄的香泉里的嫩肉,一阵子缩放不已,像小嘴儿一样地吸吮着枪头,爽得我的武器像被小孩子吸奶一样地舒服,舒畅地对着贝蜜儿说道: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