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蜜儿轻轻点头,然后娇声道:“好啦,你先去洗澡吧,坐飞机那么久,肯定都疲惫了,我们先休息一下,下午再去逛。”

“听你的。”

等我洗好澡出来,贝蜜儿已经躺在床上,也不知睡着了没。

我走过去,看她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的模样,真如一个睡美人的模样,不过我现在却没有半点想要的念头,一个是昨晚上折腾得太晚,早上又被她角色扮演玩了一下,是该要收敛收敛一点。

另一个则是,我和贝蜜儿之间不应该只有那种关系,而是更深层次一点的,哪怕是如她说的精神爱恋也好。

得到了她的人,得到她的心,这才是最完美的事情。

我也躺在床上,抱着贝蜜儿的身子,一起入睡。

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一直等到下午才醒来,起来熟悉后,就和贝蜜儿带着相机一起出去逛福州城。

去了南后街,去了福州森林公园,这可都是周末休闲放松的好去处,空气质量好的没的说,百鸟林中听听鸟叫声,池塘喂喂鱼,逛逛植物园,走走古道,看看樱花,还是很惬意的。

如果再约上三五好友,去泡一壶茶,打打牌,自助烧烤,那更是美妙不过了。

贝蜜儿大概自从工作后,就没怎么好好放松过,所以一路上都跟个小姑娘一样,笑个不停。

我牵着她的小手,突然又有种回到当初和妻子谈恋爱的感觉。

一直逛到晚上,我们两人才回到酒店,不过并没有发生什么,因为贝蜜儿死活不让我乱来,说是怕伤到了我的身子,无奈之下,我只好抱着她睡了一宿。

这个晚上,我居然作了一个梦,梦到了儿媳,但这次儿媳似乎有些不对劲,不但主动得吻上了我,还越吻越是往下,慢慢得来到我的下面,伸手握住我那昂然挺立的家伙,轻轻套弄几下后,然后张开小嘴含进嘴里。

看着自己的东西在儿媳的小嘴里进出,我激动得差点大叫起来,不过随即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这种感觉太真实了,完全不像在梦里的情形。

那真实的感觉让我一下醒了过来,不过清醒后那被含住的感觉居然仍在,不由抬起头向下面看去。

瞬间就看到一个女人正伏在自己身上,把头埋在我的小腹那里,而自己的武器正是进入她的小嘴里,只凭着熟悉的体香,我就知道现在在我身上的正是贝蜜儿。

“蜜儿,这天还没亮呢,就起来晨练了是不是又痒了”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对贝蜜儿说这些粗俗的字眼。

贝蜜儿见我醒了,还用这样的话逗自己,却是不惊反喜,尽管嘴上叫我不要乱来,但估计她心里早就欲火难耐,于是把自己的小屁股凑到我面前,然后分开双腿跨骑在我的头上,把自己那早已湿得不行的香泉凑到我嘴边,说道:“是啊,好痒呢,哥哥,你快点给人家弄弄呀。”

我微微一笑,伸出舌头在她那美味的香泉上舔弄起来,贝蜜儿爽得连声娇吟,为了报答我给她带来的快乐,也卖力得含住我的武器使劲得吮吸着,小手也握住那没有被自己含住的部分快速的套弄着。

也许是憋得太久,贝蜜儿并没有撑多大会,便被我舔得到高朝,喉咙里发出一声凄婉的娇吟,身体猛烈得颤抖好几下,然后从香泉里涌出一大股甘甜的花汁,全被我当成饮料喝下去。

贝蜜儿软软的趴在我身上,小手还紧紧得握着我的武器,只是再也没有力气去用小嘴含住,而且弄了这么久,她的手和嘴也都有些累了。

我坐了起来,将贝蜜儿光溜溜的娇躯抱进怀里,在她耳边轻声问道:“舒服吗”

“嗯。”贝蜜儿用力得点了点头:“哥,我会再弄我一次好不好,我太喜欢这种感觉了。”

我笑道:“你还真是个小**呢,一次都不够。”

贝蜜儿似乎也明白我喜欢讲这些粗俗的字眼,于是配合得笑道:“是呀,下面好痒呢,你就满足她一次好不好”

说着从我的怀里钻出去,坐在一边,大大得分开自己的双腿,让香泉毫无遮掩得暴露在我的面前,还用自己的小手轻轻分开两片花瓣,用极其诱惑的声音说道:“好哥哥,好男人,人家的下面好空虚哦,你快点来弄人家呀。”

我双目紧紧得盯着她那近乎完全的香泉,虽然刚刚自己已经给她舔得极干净,但只是这一会而,那里又流浪水出来,把整个粉嫩的香泉打得湿湿的。

在灯光下亮闪闪的照射下,散发出一股极其浪靡的光芒来,而且那包裹在两片嫩嫩的花瓣中间的香泉正在微微得张合着,似乎在招唤着我用力插进去一样。

我就如同着了魔一般,慢慢得把身子凑过去,却不是像以前那样把头埋进去,而是跪在她的双腿之间,用手握住自己硬得像铁棒一般的武器,缓缓得顶到她滑腻的香泉上。

粗糙灼热的枪头刚一碰上她娇嫩的入口,二人都禁不住打了个机灵。

这种感觉,比用手和嘴强烈多了,我腰部微微发力,硕大的枪头一点一点得撑开她两片小小的花瓣,慢慢得探进她的香泉里,那种爽到极点的感觉让二人都极为迷醉。

低头看着我那大得有些吓人的武器一点点得进入自己的香泉,眼看就要进去半个枪头,对于让我插进去,贝蜜儿并不反感,甚至还有些期待。

不过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居然在最后关头迟疑起来,颤抖着声音说道:“哥,不要。”

贝蜜儿这么一叫,我也立马清醒过来,看到自己现在的姿势,急忙抽身退出,疑惑的道:“蜜儿,怎么了”

看着我一脸疑惑的样,贝蜜儿大为心疼,急忙扑到我怀里,伸出小手抚摸着我的脸蛋,柔声道:“哥,我没有怪你,其实我也想让你插进来的,可是我们……”

虽然贝蜜儿这么说了,但我一时还是不能原谅自己,情绪仍是很低落。

贝蜜儿见我这样,眼珠转了一下,忽然抱紧我,用力得扭动起来,让那对饱满的酥胸在我的胸膛上摩擦着,用骚浪的声音说道:“哥,你可是答应人家再弄人家的,现在又不管了吗人家的下面都快痒死了。”

我被她逗得心中一阵狂跳,本来已经软掉的武器如充气的皮球一样猛得挺起来,直直得顶在她坐在自己腰间的小屁股上。

贝蜜儿第一时间就发现我的变化,心中大喜,慢慢得把身体往下移去,想要再次把我的武器含进嘴里,我却拉住她,说道:“蜜儿,我还是想要你。”

“宏哥。”贝蜜儿还没有意识到我说的是什么,轻声道:“让我好好服侍你好不好我就想好好服侍你。”

我却摇头道:“蜜儿,我对你不仅仅是身体的喜欢,更是喜欢你的人,让我抱着睡好不好”

“宏哥。”贝蜜儿咬了咬嘴唇,道:“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说着,眼眶微微一红,眼泪看样子就像是随时要落下来一样。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