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听到我这么说,贝蜜儿美目中终于露出开心的神色,不过却并没有像我想的那么加快速度,反而放弃现在的动作,转而用双手握住武器,快速得套弄着,同时要我站起身来。

我不明究里,但还是依言站了起来,而贝蜜儿却并没有随我一起站起,反而将娇躯伏得更低,然后努力将俏脸仰起,凑到正在被她自己快速套弄着的武器下面。

随着一声低吼,我的枪头一阵暴涨,积压一天的欲望喷薄而出,白浊的热泉一股紧接着一股的激射,尽量喷在贝蜜儿故意凑上的俏脸之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忍得太久,我这一次射得特别的多,一连数发,将贝蜜儿那张明媚的俏脸都给涂满,甚至连一双美目也给盖住,弄得她不得不眯起眼睛来。

而贝蜜儿不但没有怪我,反而一付很开心的样子,直到我彻底射完,才吐出香舌,将马眼处最后的余精舔了下去,然后就那么仰着脸蛋眯眼看着我,小时里发出满足的娇吟。

低头看着我这位人前的女王此时满脸粘满自己热泉的浪靡场景,我的心不由一阵恍惚。

现在自己的女人都被自己养刁胃口,不但在床上的持久能力越来越强,而且每次做时,都喜欢让自己射在她们香泉里,毕竟内来的快乐并不只是男人独有的。

这让我不由想起了那次无意间给儿媳的颜喷,不过现在似乎却再也找不回当初的感觉了。

当然,相比之下,我更喜欢现在和儿媳的关系,因为她身为自己儿媳的身份再加上她那个让自己根本无法忍耐的绝世一点香泉,永远都是自己最大的享受。

但是,对于以前的那个心跳,我还是会忍不住怀念,只可惜,这两种乐趣注定是无法兼得的。

此时的贝蜜儿自然不知道我竟然想出这么远,见我呆呆得看着自己的脸庞,还以为我是喜欢欣赏他脸上粘满我的热泉的样子呢,为了让我更满足。

她也一直没有动,就那么仰着俏脸任由去人欣赏,直到脸上的带着都化成水状,顺着她娇美的脸蛋流下去。

“坏老公,这下你满意了吧,弄得人家一点尊严都没有,以后还怎么管酒店的事呀”匆匆把头脸之上的热泉洗去,贝蜜儿对还在发呆的我撒娇道。

听到贝蜜儿的话,我的心头又是一震,急忙一把从后面将背对着贝蜜儿抱住,深情而又歉疚得说道:“好蜜儿,谢谢你!”

我之所以感到歉疚,是因为自己在和贝蜜儿欢好的时候想到了儿媳,当然,这种歉疚我几乎对每个女人都有,因为儿媳始终是我的最爱,不管和谁在一起,我都会忍不住想到她。

也有可能是我的第二春是被儿媳激发出来的原因,也有可能是儿媳长得像妻子的原因。

贝蜜儿当然也听出我的语气,不过此时的好却顾不上去想这了,因为她感觉到,我顶在她屁股上的武器,竟然又硬得像铁棒一般,这让她不禁一阵恍惚。

虽然相爱已久,但是对于我的能力,贝蜜儿却是不清楚的,当然,对于这个,她也是极为开心的,做为一个成熟的女人,贝蜜儿想的总是要比那些小女孩多一些,毕竟再美妙的爱情,如果少了爱的滋润,也不会很圆满。

就跟她现在和陈大海一样,过着有名无实的夫妻生活。

而我身体上的表现,却是打消贝蜜儿最后的一丝担忧,欲火早已高涨的她也不再矜持,伸手到后面,一把捉住我的武器,回过头来俏皮得笑道:“那你怎么谢我呀”

“这么谢!”我哈哈一笑,猛的将贝蜜儿性感的娇躯横抱起来,大步走进卧室。

充满将两人身上的水擦干后,我就火急火燎的将贝蜜儿轻轻放在房间里那张柔软的大床上,然后自己也压上去,由于在浴室已经有过足够的前戏,这一次我是直奔主题。

轻轻分开美人修长的**,握着自己的武器,将枪头顶在美人仿佛怎么擦也擦不干的香泉上,轻轻研磨着,嘴里说道:“蜜儿,我要来了!”

“嗯!”贝蜜儿用力得点了点头,脸上竟如待开苞的少女一般露出了紧张的神色,浑身的肌肉也有些崩紧了。

虽然贝蜜儿并不是初经此道,但是由于她的香泉实在是太紧,而且我的武器又太大,这就却有些难办了。

眼珠转了一转,我计上心来,用手指分开美人紧闭的**,将枪头抵在那迷人的小泉眼之上后,便把双手离开她的下面,转而握住她那对酥胸,然后用力一顶。

“哦……”

贝蜜儿被顶得**一声,随即却感觉到,我的武器并没有插进自己的香泉里,而是顺着自己的香泉缝重重得划过,不由有些不满得问道:“怎么了”

我故作苦恼的说道:“蜜儿,你的香泉太紧了,我插不进去啊。”

“那怎么办呀”面临着一生中最大的幸福,一向精明的贝蜜儿竟然犯起傻,竟然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坏笑着向她因为紧张而紧抓着床单的玉手示意了一下,说道:“你扶着它就应该没有问题。”

虽然该做的基本都已经做过,但贝蜜儿毕竟不是什么浪荡的女人,此时要她握着去的武器顶在自己香泉上,让她不由娇羞不已,忍不住嗔道:“你不是有手吗”

“我的手不是正在忙吗”

我坏笑着用手指捏了捏她已经变硬的小小樱桃,弄得身下的美人不由自主得颤抖了一下。

贝蜜儿哪里还能不明白我根本就是故意的,心中不由更羞,但是为了让我满意,她还是强忍着羞意伸手到胯下握住我的武器,轻轻顶在自己空虚难耐的香泉上,没好气的说道:“进来吧!”

却没有注意,自己的紧张已经随着这番嬉闹完全消失了。

见贝蜜儿已经真正的进入状态,我也不再迟疑,微微用力,将被她握在手里的武器向她的嫩香泉里插去。

直到此刻,我才真正知道贝蜜儿的香泉到底紧到什么程度,竟然比刚开的小女生更加的紧凑,努力半天,才堪堪插进去一个枪头,而贝蜜儿已经在自己的插弄下开始小声得娇吟起来。

虽然知道贝蜜儿可以承受自己的巨大,但是我仍是停了下来,柔声问道:“蜜儿,疼吗”

“不疼,里面好痒,好老公,你快点插进来吧!”贝蜜儿催促着。

见贝蜜儿真的没事,我也不再忍耐,我早就想体会一下被这么紧的香泉包夹的感觉,毕竟当初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于是我腰部一用力,武器“滋”的一声,尽根没入贝蜜儿那紧得不像话的香泉。

“啊……”

贝蜜儿那紧小的香泉再度被如此巨大的东西插入,还是忍不住长叫一声,只感觉自己香泉里涨得不行,还有着些许的痛楚,不过,这些和我的武器带给自己的巨大快感比起来,却是微不足道。

我停止了动作,紧紧抱住贝蜜儿,在她的俏脸上吻了一下,问道:“老婆,很疼吗”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