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休息几天就会好了,你呢”我笑着说道。

和小楠说了几句话后,我离开她的房间,再次向贝蜜儿的病房走去。

来到病房门口,我也没敲门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呀……”一声惊呼从贝蜜儿的小嘴里发出。

我连忙抬头看去,引入眼帘的是两条白花花的**,丰满浑圆,性感无比,最重要的是,这两条腿的主人是贝蜜儿。

原来她在换裤子,先前她的裤子上被她弄湿了,她让我出去看看她助理,估计是不想让我看到她在换裤子。

不过我们都那么亲密接触了,这似乎也算不了什么,我的眼睛慢慢向上移,来到两条白花花的**之间。

我还想再看,贝蜜儿却一下子回过神来:“呀。”

她惊呼一声,一把扯过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宏哥,你……你怎么来了我……我不是让你去看小楠的吗”她眼睛瞪得大大,一时之间还没从刚刚的那种震撼之中清醒过来,我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没有说话。

贝蜜儿羞愤欲死,她脸颊通红,微微有些火气的地吼道:“宏哥!”

我身体一震,回过神来:“啊蜜儿,什……什么事”

“你……你怎么没敲门就进来了”贝蜜儿红着脸嗔道。

我苦笑:“蜜儿,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不知道你……”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主要是我现在的脑海里还在闪烁刚刚看到的场景,那副场景,真的太美了,比田敏捷她们的还要美。

那种感觉,真的是无与伦比

“好了,你……你先出去!记得以后进我的房间要敲门,要不然我……我会生气的。”贝蜜儿红着脸,语气微微有些颤抖,我激动,我心跳加速,她何尝不是如此呢

“哦!知道了。”来到门外,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我靠在墙上,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的裤裆处,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慢慢的由小变大,慢慢的把裤子支起一个帐篷。

刚才的一幕真的真的太了,如果,如果能够亲一下那个地方的话,真是死了也甘心啊。

“宏哥,你进来吧!”不知过了多久,病房里传出贝蜜儿的娇呼声。

我深吸一口气,用手把自己的家伙捋了一下,让它看起来不那么明显,再整理一下自己面部表情,我这才推门走了进去。

此时贝蜜儿已经穿好。衣服,保守的衣服把她的身体遮的严严实实的,连手臂都没有露出来。

可能是因为裤子的时候非常的吃力,所以贝蜜儿的额头香汗涔涔,散发出淡淡的幽香。

我装作没看到她羞红的脸颊,我温柔一笑,从床头扯了一张纸巾,温柔的给她擦汗。

贝蜜儿微微一愣眼中霎时泛起一层水雾,美眸之中深情隐现,脸蛋上的绯红奇迹般的慢慢消失。

“以后这种事要么就找护士帮你吧!你的脚没好,你自己穿衣服的话会很痛的。”我说话的语气完全像是在和一个需要我照顾和宠溺的女子。

贝蜜儿乖巧的点头:“嗯……我但知道了。”

看得出来,她很享受这种被宠溺的感觉,这会让她觉得很幸福。

擦干她脸上的汗水之后,我的手并没有离开她的脸蛋,我反而用大手轻轻的去抚摸她光滑的脸颊,坏笑着道:“蜜儿,你脸上的好滑啊!”

贝蜜儿俏脸微红,却没有阻止我的抚摸,她把脸颊凑上去轻轻的和我的大手摩擦:“你这个坏蛋,老是吃连我的豆腐。”

我呵呵一笑,大手顺势离开贝蜜儿的脸颊,轻轻的理了理她湿漉漉的鬓角:“蜜儿,我可没有吃你的豆腐哦!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的皮肤比别人都要好得多。”

“哦!宏哥,你怎么知道别的女人的皮肤有多好呢”贝蜜儿突然狡黠的微笑道。

我老脸一僵,讪讪笑道:“呃,这个,经常听她们说的啊,你也知道我们学校里还是有女老师的。”

“是这样啊!宏哥就是了不起,连人的皮肤好坏也能看出来。”贝蜜儿神秘的笑道

“……只要仔细一些就可以了。”我额头见汗,我说这些是干什么呢

“是吗”贝蜜儿笑笑,也不知道她是信还是不信。

“在我心里,你才是我最值得关注的。”我嘿嘿笑着道,同时坐在床上,轻轻帮她按摩脚。

听到我如此说,贝蜜儿白了我一眼:“我怎么有些不相信呢,你们学校女老师那么多,难道就没有你中意的”

“我更中意的是你。”我笑着道:“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讨厌。”不满的用小脚踢了我一下,她这突然一出脚让我一个没反应过来,昂扬的小弟弟直接被贝蜜儿给踢了个正着。

“啊!好痛……”我顿时委顿在地,夸张的大喊大叫起来,样子看上去要多痛苦就有多痛苦。

贝蜜儿自然也知道自己踢到什么地方,她还来不及脸红呢,我便蹲在地上大声的惨叫起来,她直接吓得脸色一下子白了。

如果我那里被她踢出个好歹来,那她往后可就没有机会用了。

“宏哥,你怎样啊!踢到哪儿了”贝蜜儿惊慌失措的从床上滑下地来,声音惊恐的问道

我面色痛苦,双手紧紧的捂住兄弟,没命的惨呼,一边惨呼,一边倒吸凉气:“就是这了……好痛!嘶……”

贝蜜儿这次真的被吓坏了,她顾不得多想,连忙把我扶起坐到床上说:“宏哥,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快让我看看,让我看看踢坏了没有,你别担心我马上去叫一声来给你看看。”

说着,她就要起身,我却连忙一把拉住她:“蜜儿,不要,不要麻烦医生了,再说,我的位置也不方便,而且这里是骨科医院,又不是别的医院。”

“可是,可是……”贝蜜儿有些慌神了,所谓关心则乱,现在她一心想的都是自己踢到我那里了,如果我出事,她就真的委屈死。

我自然是装出来的,姑且不说我那里的强度,单单是贝蜜儿出脚的力度就能让人一眼看出有假。

贝蜜儿对我基本上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恨不得日夜一起守护,她哪会忍心下重脚啊

“那怎么办啊怎么办啊”贝蜜儿惊慌失措,眼中都泛起泪花,俏脸一片煞白,如果不是因为脚受伤,估计她都要跳起来了,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