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彻底迷失自己,瞬间就扑在颜如玉的胸前,一口含住她的山峰,舔咬吮啮起来。

当然,我也没有厚此薄彼,右手盖住另一座山峰,轻柔的抚摸揉捏这。

我闭上眼睛,呼吸着动人的肉香,觉得自己好像回到自己的童年,回到那因病早逝的母亲的温暖怀抱。

我不厌其烦的在颜如玉双峰上舔着吮着,时不时的还把小樱桃含在嘴里轻吮,并用舌头沿着红晕画圈,我的动作十分的轻柔,因为我怕唐突了颜如玉。

在我的轻捻慢拢下,颜如玉胸前的两粒樱桃变得更加坚挺起来,同时她也有些难耐的轻哼起来:“嗯……哼……嗯……”

耳边听着颜如玉娇媚无比的娇哼,心中的欲火更加炽烈,我抬起头看了一下颜如玉,只见她娇靥酡红,双眸紧闭,鼻息咻咻,双手则难耐的抓着身下的草丛。

看到颜如玉的媚态横生的样儿,我再也无法忍耐,双手直攻她的腰带。

颜如玉也急不可耐的抬起臀部,让我顺利的将她的裙子脱下,至此她的身上只剩最后一道防线。

我低头审视着颜如玉最后的堡垒,只见一条白色的小内内紧紧的包裹着她的幽谷,一团黑色勾勒出的轮廓清晰可见,在其中央部位还有些许水渍的痕迹,阻止亲戚来的那个卫生巾已经不见踪影。

我屏住呼吸,伸手抓住小内内的两边,轻轻的向下褪去。

颜如玉配合的将胯部挺起,让我顺利的将小内内褪到大腿根部,我终于再次见到颜如玉无比动人的幽谷,诱人的粉红色香泉横亘其中,浓密毛发因为缺少修剪而稍显杂乱,有少许因为被渗出的玉液浸湿而伏贴在香泉的两边。

急切的将小内内沿着颜如玉修长的**拉出扔在一边,然后有些手忙脚乱的解除自己的武装,胯下的武器从裤裆里解放出来的时候已经呈现一柱擎天的态势,硬得有些发胀。

在我脱衣的同时,颜如玉的美眸张开一条小缝在偷偷张望,当粗壮的武器暴露在空气当中的时候,就听到她发出极其轻微的一声惊呼,虽然我们并不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但我的尺寸依旧还是有点吓人。

我轻轻的伏在颜如玉的身上,她睁开眼睛羞涩的看我一眼,又立刻闭上眼睛。

看到颜如玉的秘处已经足够湿润,我没有再迟疑,用手引导着坚硬如铁的武器抵住香泉,在两人下体接触的一刹那,我明显感觉到颜如玉身体一颤。

而颜如玉这时也正好抬起头来看着我,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俏脸居然微微一红,脑袋也跟着别过去,几乎不敢和我的目光对视。

尽管我知道颜如玉早已欲火焚身,但我并没有急着进攻,只是贪婪地爱抚着她雪白诱人的结实美臀,开始吻舐起颜如玉的大腿内侧,每当我灼热的唇舌舔过幽谷之时,颜如玉的娇躯必定轻颤不已,而我也乐此不疲,不断来回地左右开弓周而复始地吻舐着她的两腿内侧。

只是,我的舌头停留在幽谷上肆虐的时间一次比一次久,终于让下体早就湿漉漉的颜如玉,再也忍不住地喷出大量的浪水,她颤栗着雪臀和大腿,拼命把香泉压向我的老脸,同时浪荡地喘息道:

“哥……求求你……不要停……拜托……哥……请你舔深一点……就是这样……啊呀……好舒服……哥……你好会……舔……我的好老公……求求你……让我爽……让我升天……哥……我要你……求求你……快跟我……作吧……”

看着颜如玉胡乱摇摆的香臀,加上浪啼声,我浪欲更盛,大嘴一张,火辣辣地将她那粉红色的幽谷整个含进嘴

,当我猛吸着那潺潺不止的浪水时,颜如玉便如遭蚁咬一般,不但嘴里唏哩呼噜的不知在喊叫些什么,整个下半身也疯狂地旋转和颠簸起来。

片刻后,我就发现颜如玉已经溃堤,一泄如注的大量玉液,霎时溢满他的半张脸庞,而喷洒在我嘴里的浪水,散发着类似茶花的特殊体味,我知道这正是最佳时刻。

于是我开始贪婪地吸吮和吞咽着颜如玉不断奔流而出的浪水,并且卖力地用唇舌与牙齿,让颜如玉的高朝尽可能地持续下去,直到她双脚发软,从嘶叫的巅峰中倒下来,奄奄一息的趴伏在我身上为止。

我并未停止吸吮和舔舐,继续让颜如玉沉溺于被男人舔舐的快感中,而且我还要彻底征服颜如玉的娇躯,我翻身而起,变成男上女下的姿势以后,又迅即匍匐在颜如玉的两腿之间,当我把脑袋钻向颜如玉的下体时,颜如玉主动的高抬双腿。

而且用她的双手将自己雪白而修长的**反扳而开,露出一付急急于迎合男人插入的浪态,但我并不想现在就让她得到纾解,我凑近那依旧**的幽谷,先是近距离仔细地观赏片刻那窄小的香泉,再用双手扳开花瓣,让颜如玉的花瓣变成一朵半开的粉红色蔷薇。

那层层叠叠的鲜嫩肉瓣上水渍闪烁,更为那朵直径不足两寸的花径之花增加几许诱惑和妖艳;我由衷地赞美道:“如玉,每次我都发现你真的好美,美得让我爱不释手!”

一说完,我就用两根手指头去探索颜如玉的香泉,先是缓慢而温柔的去探测荫道的深浅,接着再施展三浅一深的攻击与开挖,然后是指头急速的旋转,直到把颜如玉的香泉逗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小黑孔之后。

我才凑上嘴巴,再度对着颜如玉的下体展开更激烈的吸吮和咬啮,弄得颜如玉又是气喘嘘嘘的哼哼唧唧不已,大张着高举的双腿,两手拼命把我的脑袋往下按向她的香泉,然后努力弓起身躯看着我在她胯下不断移动的脑袋。

也不知过多久,颜如玉忽然像是再也无法忍受的闷声叫道:“你……不要再……这样子……你……干脆……杀我……吧……你这样……我怎么……受得……你再这样……我会恨你……一辈子……痒死我了……”

我听着颜如玉如泣如诉的哀求,手指头依旧不急不徐的攻击着她的香泉,舌头也继续舔舐好一会儿之后,才看着颜如玉那又再度浪水泛滥的香泉,嘿嘿笑道:“要不要我再用嘴巴让你再高朝一次啊”

“不要!哥……如果你喜欢吃人家的骚洞……人家以后天天让你吃就是……但是……现在……请你……真的来吧!”

颜如玉带着哭音哀求着道:“我下面真的好难受啊,好痒好痒……”

听她这么一说,我立即将武器顶在幽谷上轻巧地磨擦起来,这一来颜如玉马上又被逗得春心荡漾浪水潺潺,她嘤咛一声,双手紧紧扳在我的肩膀上,一边耸腰扭臀一边哀求着我说:

“哥……求求你……插进来吧……不要再这样子……整我……请你……快点……干人家嘛……”

我把武器往洞口迅速一点后,马上便又退出来,这种欲擒故纵的手法,让急需武器纵。情耕耘的颜如玉,在乍得复失的极度落差下,急得差点哭出来,她双臂紧紧环抱在我的颈后,嘴唇磨擦着我的耳朵,止不住的娇吟: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