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是在我的办公室里,也没人经过,但大宝贝却十分享受这种刺激一样,心也怦怦的直跳起来。

终于,在我的目光之下,大宝贝给刺激得几乎都要娇吟出声来以后,在我的怀里扭动一下身体,轻声的对我道:“爸,你干什么呀,还不快放开我。”

她这一扭动身体,就等于是将自己的酥胸在我的胸膛之上摩擦一下,那种温软而弹性的感觉,让我瞬间感觉到一种如同触电一样的美感,几乎在心里娇吟出声来,但是她的话已经说出来了,我自然不好再将大宝贝给搂在怀里了。

轻轻的松开大宝贝香软的身体,我笑着道:“玥玥,不好意思了,我真的不知道是你。”

大宝贝咬着嘴唇,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露出着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看着我:“爸,怎么了,不知道是我,知道了是我,你会怎么样呀。”

此刻的大宝贝,因为俏脸上的表情,使得她看起来如同邻家少妇一样的可爱,看着大宝贝这妩媚的样子,我的心头一热,色胆攻心之下,我也顾不得后果了,而是轻声的道:“如果知道是你,我就撞得再重一点,最好是撞得你受伤爬不起来。”

大宝贝本来是一句开玩笑的话,但估计却没有想到引得我说出这样的话来,听到我这样一说,大宝贝的俏脸不由的微微一变。

没等她问什么意思,我就先笑着道:“因为只有那样,我才可以抱着你呀,而且还可以搂着你好长时间,能这样的挡搂着你,就算是少活几年,我也心甘情愿。”

说到这里,我的目光之中,又露出几分灼热,大宝贝没有想到从我的嘴里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心里的怦然一跳,一方面,我们之间的身份原因。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之间又突破了那层关系,毕竟和我在一起时的那种无拘无束的感觉,让大宝贝对我的好感自然不少,而且,那种身份之间的禁忌,更是刺激大宝贝的心里又不由的有几分得意,几种复杂的感觉夹杂在一起,她反而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看到自己说出了那样的话来以后,大宝贝的俏脸之上变得阴睛不定起来,我也知道,自己的话似乎说得有些过火了,于是,我哈哈一笑:“对了,大宝贝,你这是来做什么呀。”

听到我这样一问,大宝贝才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俏脸不由的微微一红,在娇嗔的白了我一眼以后,大宝贝道:“爸,你管我干什么来了干什么呀,赶紧吃饭去,我自然有事过来了。”

也许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变质,不再像是之前那样,所以大宝贝一边说着,一边从我的身边挤过去,走进办公室里。

看到大宝贝突然间娇嗔,我不由的摇了摇头,正准备迈出办公室,没想到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

听到这关门声,我的心里不由一动,同时也冒出几分做坏的念头,原本迈出去的脚也收回来,又重新回到办公室里。

我的办公室里面除了一间小小的卫生间,就再没有其他的房间,所以刚才的关门声,自然就是大宝贝进卫生间以后关门时发出来的声音。

想到大宝贝刚刚急匆匆的样子,现在又听到关门的声音,我隐隐的猜到大宝贝这么急匆匆的是干什么来了,我又怎么能放过这么一个大好的时机呢。

于是我蹑手蹑脚,慢慢的走到卫生间的门口,一靠近,我就听到从卫生间的门里传来一阵悉悉的声音,听到这声音,我更加证实自己的猜想,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偷听到大宝贝上厕所的声音,我不由的暗暗咽了一口口水。

卫生间的门虽然关着的,但是却因为里面有一个绝色的美妇人正在那里宽衣解带着,所以对我来说,那个地方实在是充满诱惑。

我忍不住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后,然后慢慢走到外面,看了看办公室门口及走廊,在看到现在因为是吃饭时间,一个人影也见不着以后,我终于忍不住的将头贴在门上。

办公室的卫生间的门是那种磨沙玻璃的,虽然不通透,但是却也能模模糊糊的看得到里面的情景,我运足目力,倒是可以透过玻璃,隐约的看到一个人影,正在那里双手向上的撩着什么,而那悉悉的声音,又随着里面的人的举动,而变得明显起来。

看着里面的大宝贝的举动,我就知道大宝贝是在干什么,想到竟然在这个地方看到大宝贝宽衣解带的样子,虽然看得不是很真切,但是那种刺激的感觉,却让我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变得抬起头来。

从磨沙玻璃看过去,虽然大宝贝的举动十分的模糊,但是我却将自己想像中的和那模糊的动作结合在一起,又加上自己听到的那种悉悉的声音,一副美人如厕图,就在我的脑海里清楚的展现出来。

我仿佛看到,大宝贝正咬着嘴唇,俏脸正微微涨红着,两条结实而修长的**,也因为内急而夹得紧紧的,一双手正来到自己套裙的下摆之上,急切的向上撩动着,而随着她的撩动,本来是短到她的膝盖的套裙,就慢慢给撩起来。

大宝贝**上的肌肤,就一寸一寸的展现在外面,越往上,大腿就露得越多,而随着黑色套裙给撩到大腿的根部,一团黑色的东西就露了出来,那正是紧紧的包裹着女性身体最重要也是最隐密的部位的贴身三角衣物的轮廓。

做好这一切以后,大宝贝又急切的抓住三角贴身衣物的裤腰,向下一拉。

顿时,一片无限的风光,就暴露在空气之中,虽然看不真切,但是想到这绝美而撩人的一幕,我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也变得更加的坚硬起来。

解除身上的束缚后,大宝贝长长的舒一口气,跟着急切的蹲下来。

随着大宝贝的动作,一阵哗哗的水声,就从她的两腿之间喷射出来,虽然知道那东西是大宝贝的排泄物,并不能喝,但是此刻的我,却不知怎么的,突然间却有一种口干舌躁的感觉,仿佛此刻从大宝贝的身体深处喷射出来的不是那种液体,而是琼浆玉液一样。

那水声,一开始如同春雨绵绵,几乎细不可闻,但是马上的,却又如同金玉坠地一样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清脆悦耳,再加上液体冲过身体的压迫而发出来的嘶嘶的声音,听在耳朵里,要多诱人就有多诱人。

片刻之后,声音又渐渐的小下来,如同大雨过后初睛,却还带着淆淆的雨滴一样的。

听到声音小了,我知道大宝贝快要结束,自己也到要离开的时候。

但是我却又因为十分的想要看看大宝贝在如厕以后穿衣服的样子,我咬了咬牙,觉得凭着自己的速度,应该可以在大宝贝出门的那一瞬间,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门口,所以我一狠心之下,终于留下来。

卫生间里的大宝贝又将刚刚脱衣服的举动反过来演示一遍,我在外面看着,呼吸也变得有些粗重起来,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也涨得有些发疼。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