窄小的包厢里就此回响着贝蜜儿的**,她双手大张,在头上不停挥舞。

“宏哥哥……我好爱你……快用力……好哥哥……”听到这话,我心头猛然一震。



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有着一股甜蜜的感觉,而且这感觉还真的很奇妙。

管它的,干吧。

用力干眼前的女人吧。

把所有的疑问和不满都发出来吧!

很舒服,在不断的冲刺中不过奇怪的是,我一点也不想发射,或许是我现在还没到巅峰吧。

“快……干进去……干……进去……用力啊……干……”

“小宝贝,别催,哥哥会干死你的!”我咬紧牙,做着最后的冲刺。

整张床被我们摇晃的不停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随着摇摆,贝蜜儿也即将到达颠峰:“上天了……啊……爽……爽死了……”

我等不及了,把头埋了下去,舔着贝蜜儿的胸前的小蓓蕾。

“要去……去了……快……干我啊……”

随着贝蜜儿的**声,她花径那滑腻的内壁急遽收缩,像是在吸吮我的火炮,花汁持续不断的有力喷,我仍使劲猛干,直到让她达到完美的高朝。

云雨过后,贝蜜儿心满意足的如同小猫一样的,躺在我的怀里,我的手一边在她如同玉藕一样的手臂上轻轻的抚摸着,一边道:“蜜儿,我真是做梦也没想到会和你这样。”

贝蜜儿微微一愣,抬起头来,睁大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坏蛋,还不都是你这家伙勾。引人家的,而且还那么粗暴,不但让陈大海戴帽子,还准备让我给你生孩子,马哥你真的好坏……”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我哈哈一笑。

贝蜜儿嗔怪的哼了一声,然后道:“好啦,我好饿啊,我们去吃饭好不好”

“好,都听你的。”

于是贝蜜儿收拾好房间有,又让服务员把菜送过来。

虽然我们刚才就已经做了,但是看到贝蜜儿羞答答的样子,心里的火气又起来。

心里的火花也隐隐的冒了起来,烧得我浑身燥热,就想要和眼前的女人,再次抛弃世人的伦理道德,进行一场疯狂地欢爱。

“马哥,你刚才那么猛,宝贝不会都坏了吧”得到滋润后的贝蜜儿俏脸上更加红润,而且双眸里似乎还带着浓浓的柔情。

我放下手里的杯子,坐在沙发上把腿放开,嘿嘿笑着:“那蜜儿你帮我检查检查,要是坏了,以后就不能喂饱你了。”

“那我可要认真检查下了。”

说着,贝蜜儿真的伸手过来,因为穿的是短裤,也不需要太费事就解开了带子。

随着手上的动作,顿时那粗如儿臂的法宝,一下子就从裤子里弹了出来。

贝蜜儿娇媚的看了我一眼,小手就握住火炮,缓缓揉搓起来。

这下爽得我差点叫了出来,我忍不住伸手过去握着贝蜜儿的手,顿时感受到那温热而柔软的手心,紧紧地捏住自己的火炮,但我也能感受到她的手在颤抖的频率。

仔细想一想,她可是好多年未碰到过真正男儿的那话儿了,于是便暗暗的点了点头,心想今天还真是个让人感到刺激的日子。

贝蜜儿不忘自己的本分,像是要真的认真检查一下,双手慢慢的在我那敏感地带抚弄着。

小手冰冰的柔软无比,握住火炮的感觉,使我浑身犹如电击,舒服极了。

我浑身发热,心里异常激动,起来坐在沙发边一把搂住贝蜜儿,坏笑着道:“蜜儿,让我再来好爱好爱你!”

我一手搂着贝蜜儿,一手在她丰满的胸上抚摸着,同时吻着她的面庞和嘴唇,她闭上眼睛,心头在怦怦跳动,等待着我的粗暴。

知道她已经接受我,我心里开心极了,把她放倒在沙发上,伏在她身上两手隔着睡袍在她丰满的酥胸上摸着,又轻轻地捏弄她那大如葡萄的小樱桃。

仅仅是几下,贝蜜儿的小樱桃便挺立起来,硬硬的,我隔着胸衣摩擦,都能充分的感觉到她的娇嫩和弹性。

我一边捏弄小樱桃,大嘴一边吻着她的面庞,下滑到那性感的嘴唇,再到晶莹剔透的耳朵,到那修长雪白的脖子,再渐渐往下,吻上她的胸脯和山峰。

饶是我们前不久才刚做过,但我刚一亲吻和爱抚,身体不由的抖动起来,心头也完全忘记和我的身份,只想着彻底融入这疯狂的快感中,彻底的疯狂一回,做一回真正的女人。

激情在继续,在我亲吻到她的山峰时,另一只手已经分工合作,伸到她的桃源胜地,去探索她那美妙的娇躯,去点燃她的激情,将两人彻底焚烧……

毕竟是早就动了情,那里早就湿润了,隔着睡袍抚摸,才发觉那里已经湿了一片,顺带着也把我的手给打湿了。

在我的摸弄之下,贝蜜儿抑制不住连连娇吟起来。

我看时机成熟,掀起她的衣服下摆,顿时那美丽的三角裤就露出来。

窄窄小小的紧绷在贝蜜儿腿根,洁白上缀有小花点,蕾丝边真是性感极了,衬托的那雪白的腿,也增加不少的诱惑力。

我拉下贝蜜儿的小内内,使那里的桃源崭露头角,诱惑迷人,那朱红色的色彩,鲜红色的肉壁,使我性如发狂,浑身血液都燃烧起来。

这一次没有什么前戏,因为我想要占据这美丽的身体,让娇艳的女人,在自己的身下,婉转承欢,只有占据完毕,才能慢慢享受,享受着她的温情,和那让人欲醉的温暖和包容。

宽阔的沙发上,贝蜜儿娇躯横陈,星眸半闭,俏脸如花,闪耀着让人心醉的美丽,我粗壮的身躯,压在她的身边,大手掀起她的大腿,让她摆出一个更诱人的形状……

当我进入她的身体的时候,天地间似乎都静了,空调的嗡嗡声,也似乎要消失了,她翻了一个白眼,喉咙嗷嗷作响,似乎是承受不住那火炮的火炮。

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尽管前不久才刚做过,但那些贱人还如同小女孩那般的紧密,我慢慢的享受着撑开内壁的快感,开始了一前一后的活塞动作。

这一场战斗持续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被我那么长时间的剧烈炮轰,贝蜜儿在疯狂的浪潮里起起伏伏大约六次,每一次都要眩晕过去。

那炙热的精华,击打在体内的花心时,她白眼一翻,几乎承受不住那炙热的能量,细嫩的小手,在我的肩膀上划出五道血痕,虽然没有抓破,但却显示出了她的疯狂。

当她幽幽醒转的时候,我紧紧盯着她,将那稍微软化了的火炮抽离。

看着她那迷人妩媚的样子,恨不得再来一次。

贝蜜儿的目光由痴滞渐渐醒转起来,我道她是太累了,伸手过去轻抚她的双峰,两人紧紧的靠在一起,良久,她才道:“马哥,虽然我结了婚,但是却忍不住想和你……”

我急忙捂住她的嘴巴,在她的耳边轻轻舔舐,才几下,她的身躯便剧烈的抖动起来,连呼吸都粗了,然后才问道:“蜜儿,你快乐吗”

“快乐,马哥,我这么三十多了,还是第一次那么快乐。”贝蜜儿狠狠点头:“就算是嫁给陈大海,我都没这么快乐过。”

“快乐就好,蜜儿,我也很爱你,从见你的第一眼起,就感觉到了你的失落和寂寞。”我款款而谈,将内心的感觉表达出来,又让贝蜜儿一阵激动。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