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蜜儿明白我的想法,吃力的撑起上半身,用膝盖配合双手,向其中一只鞋爬去。

我当然跟在贝蜜儿后面,因为我和她根本没分开,也同样的用着膝盖走路,贝蜜儿每向前爬一步,我的火炮就会被抽出她的花径一部份,然后我再向前跟进一步,火炮又直没入底……

所以每走一步路,贝蜜儿就会哼一声,像是在压抑她的重重快感。

由于我控制好的缝隙,两只鞋大概离我们原来的位置都是在我们前面不远处,我没丢太远,因为我也不想让贝蜜儿爬太远。

贝蜜儿的双腿张开着,双手手肘着地,吃力的慢慢爬着,而我紧贴在她身后,适时给她一**的舒畅。

我俩像狗一样的连在一起,并且缓缓的移动在客厅上,真是一幅十分浪到极点的画面。

贝蜜儿好不容易在我的指示下,找到第一只高跟鞋,但她这种姿势实在难以穿上鞋子,所以我叫她拿在手里。

她正伸手要拿的同时,我两手抓住她的腰,又快又狠的尽全力干着花径。

贝蜜儿的手慢慢缩回,口中的娇吟声也慢慢由小变大,由稀疏变频繁:“嗯……用力……再用力……”

干了有好一会儿,我才渐渐停下我的抽动,贝蜜儿已经半趴在地上。

我把她拉了起来,说:“这是你找到鞋子的奖赏,快!我们继续。”

贝蜜儿在原地歇了一会儿,才慢慢的捡起鞋子,转向向另一只鞋进发,另一只鞋可就更远了,足足有刚刚走的距离半倍之多。

当然,在途中我常停下来,给贝蜜儿一些“鼓励”,好让她有爬下去的原动力。

天下无难事,另一只鞋在不久后又重回贝蜜儿手中。

我把火炮抽离贝蜜儿的身体,帮她重新穿上那双黑色的高跟鞋。

然后坐在地板上,贝蜜儿爬上我的身体,于是我拥着她的娇躯不断亲吻着她,捏揉着她的丰满的酥胸,火炮对准花径,一口气顶入。

此时,我和贝蜜儿正热烈的拥吻着,所以我一展开激烈的腰部运动,只听见她的喉头传出吚吚呜呜的声音,我将嘴离开她的舌头,接着躺在地板地上,摸着她的酥胸,说道:“蜜儿,你自己来吧!”

贝蜜儿应了一声,坐在我的身上开始套弄起来。

我的双手不停揉挤着贝蜜儿那对坚挺的酥胸,并揉捻上面的小樱桃。

或许是贝蜜儿积压了太久的欲望,现在一有机会,很快的,就到了高朝边缘。

“啊……又要来了……干……干我……我要……”

我一听贝蜜儿要来了,马上抓紧她的大腿,向上顶进,臀部和地板不停来回撞击。

很快,一股滚烫的黏液浇淋在我刚再次顶进的火炮上。

我停下动作,贝蜜儿在我火炮上独自套弄一会儿,浑身无力的趴倒在我身上。

我轻轻的吻了贝蜜儿,双手柔柔的抚摸她光滑的背部,下身一动也不动,依然硬挺粗壮而且随时可以攻击的火炮,插在她那温暖潮湿柔嫩的花径里。

贝蜜儿柔软而且不重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上,温温热热的很舒服。

我一边体会着那对酥胸的弹性和饱满,一边梳弄贝蜜儿的头发。

贝蜜儿**的空缺已经被我填满了,她温驯的趴着,静静的没动,一言不发。

我也没说话,仍硬挺的火炮不时传来阵阵的酸痛,随后低头吻了吻贝蜜儿的头发,问道:“这样子做,你舒不舒服”贝蜜儿害羞似的回过了头,微微的点了点头说:“嗯,很舒服,没想到你还有那么多的花样,刚才差点被你气死了,不但给我那个废物男人戴绿帽,还要我给你怀孩子。”

“你刚才不是都答应了吗”我嘿嘿笑着,继续捏揉贝蜜儿的酥胸,她也侧着身子抚摸我的胸部,更以魅惑的眼神盯着我看。

一会儿,贝蜜儿推开我抚摸她酥胸的手,笑了一笑,纤长的手指绕着我胯下的火炮打转,然后不怀好意的笑着:“坏哥哥……又硬了喔!”

贝蜜儿不怀好意的浪笑着。

看到她这个媚态,我又知道要再次搞定她这个饿鬼了。

贝蜜儿将她的右大腿稍微往上抬起,将右手伸到自己的胯下,搓揉着我未完全进入她花径内的火炮,用指甲轻轻刮弄火炮的根部。

我被她上下夹攻弄的心痒难忍,下身用力一挺,整根火炮一下子就捅入她的花径。

“喔……你还真凶啊!”贝蜜儿先是倒吸一口凉气,然后用手指轻轻摸着我的脸,然后用舌头舔舐着我的耳垂。

贝蜜儿在胯下的手,在我的火炮完全没入她那浪洞后,更加的撩人心弦,那灵巧的手指,在我那早已被她浪液弄湿温润滑热的弹药库上游走,弄得我的好一阵酥痒。

而每当火炮受到刺激,我的下体都会本能的向上一挺,而这一挺一挺的,就便宜贝蜜儿了,她一边刺激着我,一边享受着被干的快感。

这女人可真聪明,而我那挺立的火炮,这时像是要用尽最后的气力,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还要更猛更硬更能持久。

我一把抓住贝蜜儿的肥嫩的白臀,留下红红的抓痕,也不管她的动作对我有什么妨碍,用力一顶,开始发起总攻。

贝蜜儿似乎始料未及,但她很快的就配合上我的动作。

我迅速翻过身,抓着贝蜜儿的双脚搭在我的肩上,双手接着用力夹紧她的双腿,为的是让她的花径能夹的更紧。

果然,如此一来,贝蜜儿的花径果然把火炮夹的好紧,比之先前每一次有着加倍的快感,但不止是我,她的快感也更强了。

“啊……用力啊……好舒服……”贝蜜儿的娇吟声听得我心头痒痒。

“妈的骚婆娘……我干死你……干……”我也不禁开口说道,毕竟现在需要狠狠的发泄才行。

“啊……就……插死我啊……插爆我的骚洞啊……我……我喜欢……啊……”贝蜜儿这如狼似虎的年纪,又得不到滋润,一得到我这凶猛的战斗力,娇吟声就像没断过一样。

“我要干爆你……干爆你……”我把贝蜜儿的腿夹的更紧,干的更使劲更用力。

“啊……好冤……家……蜜儿要来了啊……快啊……别停啊啊……”

这次居然那么快

那我一定得给她相当大的快感才行!

看着贝蜜儿的花径唇急速的翻进翻出,沾满浪液的粗壮火炮显得光滑结实,让我的斗志更加高昂。

“啊……好爽……蜜儿要死了……”贝蜜儿的眼神已经狂乱了。

花径里,又是一股花汁急速浇灌着火炮,不过丝毫没让火炮有发射的欲望,反而更加的茁壮。

贝蜜儿高朝后,两眼无神四肢乏力的躺在地板上,我把火炮拔了出来,她的花径口立刻流出浓稠的液体。

不过我并不想就这么放过她。

于是我把贝蜜儿翻了过去,让她呈趴下的姿势,然后微微抬起她的腰,再次由后面进攻。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