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要拒绝我吗”

我在贝蜜儿身后继续挑动着我的她,还因为刚才她阻止我的刺激而耿耿于怀,我现在只想剥夺贝蜜儿的尊严,让贝蜜儿成为我胯下的浪奴。

“不了……快……占有我……干我……”

贝蜜儿无耻地回应着。“啊……快……我……要到……啊!”

在贝蜜儿的嘶喊中,她终于到顶峰,同时我也达到顶点。

“我来了……我要射进去……”

我狂吼着,同时使尽一切的力气,疯狂地捅着贝蜜儿柔嫩的花径,再也不见温柔,剩下的只有兽行……

“死了……射吧……射进来……”

贝蜜儿疯狂地摇着头,卖命地向后耸动屁股,迎合着我的进攻,同时嘶哑地喊出埋藏在内心澎湃的欲望。

我的火炮又快速的进攻几下,然后紧紧地顶在贝蜜儿的花径中,屁股一耸一耸地,将亿万的炮弹射到贝蜜儿的花宫中,在滚烫的汁液的冲击下,她又一次高朝。

短暂间隔的两次高朝,让贝蜜儿的花汁疯狂迸射出来,两个人同时瘫软到床上。

我的火炮在贝蜜儿的花径里慢慢变软,好像恋恋不舍地慢慢地从花径中滑出。

大战后的贝蜜儿的花径像黑洞似的敞开着,像融化的糖人般瘫软在床上,从浪乱不堪的花径口中缓缓地流出股股混浊的白色的汁液,顺着杂乱的毛发流到床上。

我此时用尽仅有的气力,费力地抬起贝蜜儿粉红的屁股。

贝蜜儿用慵懒倦倦的声音娇媚地问道:“马哥,你想干什么呀……”

我坏坏地无耻地道:“呵呵……抬起你的屁股,让我的种子好在里面逗留的时间长些,好让你怀上我的种。”

“你……好坏……给我老公带绿帽子……还要我替你养野种……”

贝蜜儿痴痴地趴在床上说,但还是配合着我将屁股努力提高,好让正缓缓流出的汁液再倒流回体内。

我满意地躺在贝蜜儿边上,双手还不安分地摸着贝蜜儿的酥胸,逗弄着她的酥胸,花径里的花汁一直往外外流,看着这浪荡的一幕,我的情绪又高涨起来。

“来……宝贝……”

我跪在贝蜜儿的前面,托起贝蜜儿的娇颜。

“怎么了马哥。”贝蜜儿迷迷糊糊地看着我,一脸的疑惑不解。

“我的火炮湿了,帮我吸干。”

我丧心病狂的再一次提出无耻的要求。

“坏东西……”贝蜜儿娇羞的嗔道:“吸硬,还来干我,我不干……”

贝蜜儿娇羞的拒绝,可是最后又娇声地笑起来。

只见贝蜜儿费力地抬起头,伸出纤纤素手,扶着眼前晃动的水淋淋黑亮亮的大火炮,抖抖,然后伸长头,将我的枪头凑近自己红润的樱唇。

贝蜜儿小心翼翼地吐出舌头,用舌尖轻轻的舔一下我的枪头,马上又缩回小嘴里。

“嘶……”我激动得倒吸一口气。

贝蜜儿妩媚地抬起头,娇瞥我一眼,看到我期待鼓励的眼神,然后又害羞地低下头,再一次伸出嫩舌,这次舌尖直接舔在我的枪眼上,轻轻地用舌尖挑动几下。

“哦……”我更加激动,火炮在贝蜜儿的嘴里连连跳动。

“嘻嘻……”

贝蜜儿顽皮的又缩回舌尖,在我的枪头与贝蜜儿的樱唇间连起一条亮晶晶的线。

我看到贝蜜儿又在逗弄自己,急急地伸出手,压在贝蜜儿的头上,将她的脑袋大力地向自己的火炮上压迫,好让自己的火炮能深深的插入她的樱桃小口。

贝蜜儿感觉到我的急迫,不再逗弄我,握着我火炮的小手快速地套弄几下,然后张开口,将我的大火炮纳入自己口中。

我的前半部分的火炮消失在贝蜜儿的口中,立即将她的脸颊顶起,可以看到她灵活的舌头在口腔内卖力地搅动,让我的火炮一会在左颊上坟起,一会又在右颊上鼓动。

“哦……蜜儿……你真是个尤物……你老公这个笨东西……不知道享受你……”

我满足地伸直身子,享受着贝蜜儿的唇舌服务:“哦……对……用你的舌头……你的舌头好柔软……对……舔我的火炮……对……舔……枪头……要轻轻地……”

我在教导着身下这美艳的女人。

贝蜜儿在我的教导下慢慢地学习着,不时抬头娇媚的看着我。

我一边享受,一边教唆着她:“蜜儿……来……尽可能的都吃下去……”

贝蜜儿拚命的摇着头,可是我按住她的头不让她动,同时下身的火炮挺动,用力地往她的口中插。

她怕不小心咬到火炮,又感觉气闷,只好拚命地张大口,我的火炮慢慢地消失在贝蜜儿的口中,深深地插到她的喉中。

我下身的毛发已经碰到贝蜜儿的嘴巴,现在看来就好像贝蜜儿长胡子。

沾满浪水和汁液的毛发在贝蜜儿的半张脸上蹭着,让她通红的脸颊都涂满浪液,泛着浪荡的光彩。

巨大的弹药库挂在贝蜜儿的下巴前,随着我的晃动,不时的击打着她的小脸。

我看到贝蜜儿很不适应深喉的服务,慢慢地将火炮从她的口中退出。

当我的火炮退出贝蜜儿的樱唇的同时,她就剧烈的咳嗽起来,眼里流出泪水:“你……咳……插到我喉咙里……咳……刚才我差点要咬你……多危险啊……”

贝蜜儿边埋怨边心疼地对我说。

“对不起……来……我看看……”

我惴惴不安地说,同时想抬起贝蜜儿的脸,看她是否受伤。

贝蜜儿脸红地说:“呸……现在心疼人家……刚才你可没那么好心……”

“那么……刚才好舒服……不来……”我语无伦次地说,虽然我放得开,但又怕错失了贝蜜儿这么一个尤物。

“想得美……”

贝蜜儿抬头娇嗔地看我一眼,同时又将我硬挺的火炮握在手里。

“你们男人不出来容易受内伤的……嘻嘻……”

这个时候亏她还能笑出来!我看出贝蜜儿的意图,惊喜万分,挺动着火炮又送向她的嘴边。

贝蜜儿看到来到嘴边的火炮,轻启檀口,毫不犹豫地又将我的火炮纳入口中。像舔棒冰一样开始舔动起来,同时伸出一只手套动我的火炮,又伸出一只手揉戳着自己的玉豆。

贝蜜儿慢慢地舔着我的枪头,用舌头在上面划着圈,不时将我流出的浪液卷入自己的口中,随着口水一起吃到肚子里。同时舌头又慢慢的向我的火炮滑动,舔得火炮上口水横流,她还不嫌羞耻的舔到我的弹药库,将弹药库整个纳入口中,娇笑着逗弄。

我现在简直爽翻,叉着大腿,坐在床上,双手后撑,极尽享受:

“对……吸……用舌头舔……对……再往下……”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