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屁股一前一后的地挺动着,火炮在花径里一进一出地攻击,阵阵快感地刺激下:

“哦……女儿……你下面的小嘴每次插着都那么紧……夹得干爹好爽……插死你……**……女儿你就是**……插死你……啊……”

我趴在她的玉背上,火炮在女儿的下面里面攻击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

听着我粗俗的话语和夸奖的声音,她心里更加刺激,两片大白屁股极力迎合着我火炮的插,觉得还不过瘾,她要看着我插着她的下面,伸出胳膊反手缠抱住我的脖子,嘴里唔哩哇啦的叫着:“干爹老公……我就是**……啊……干爹……我是**……只让你插的……**……嗯……插死我这个**吧……我是干爹的**……干爹老公……用力插……插死我这个**……插死我……”

我听着从她嘴里说出一连串的粗话,看着在自己身下媚眼迷离的女人,一种无法抑制的快感从心底流了出来,火炮在她的下面里面越插越快。

低头看着自己粗大的火炮在她的粉嫩嫩的两片花唇中间攻击着,把一股又一股流出来的浪水激的四散飞溅,看着她被自己插的整个花唇由于充血而变得通红,两片花唇紧紧地夹着青筋毕露的火炮,下面的小玉豆早已充血变硬,经过火炮反复揉磨,越来越涨,越来越硬。

田敏捷扭头看着呃的面孔,想到自己是被干爹的火炮插着,心中的刺激更加爽快,更是不断扭摆着自己的屁股,套动着我的火炮的,性感小嘴微张着,香尖在唇上撩舔着,嘴里不断的**着:

“啊……我完了……被你插死了……干爹……插死女儿这个**吧……插死我吧……啊……快……用力……哦……”

被她的花径紧紧夹着的火炮,我感觉到自己可能要射了,猛然把她的身子翻过来,紧紧按在车座上,抱起她的大腿,火炮猛地再次插入花心,坚硬粗壮的火炮快速插着她的柔软的花径。

这样的姿势火炮似乎有种刺穿她的下面的感觉,火炮在猛烈撞击花宫颈的同时也感受到无比的愉悦,快感闪电般地冲击我的全身。

“干爹老公……女儿要死了……女儿要被你干死了……爽死了……啊……要死了……来了……又来了……干死我……干死我这个**……干爹老公……快插……再快……来了……啊……”

她被我用力按压在车座上,火炮在她的下面里面发狠冲撞着,一时间她的雪白红润的肌肤绷紧,嘴里发出哭泣般的娇吟,浪水源源不断地沿着我的火炮从花径里面涌出,呼啦啦的树叶响声遮盖不住我们发情中的娇吟。

我感觉到火炮在她的花径内一阵阵的痉挛,火炮也明显得涨大许多,马上就要发射了!

我疯狂地抱紧田敏捷浑圆的臀部,胯部在一次提起后突然有力地沉下去,涨至极点的火炮强力刺穿收紧的阴壁,直达底部,顶在正在痉挛抽搐的花宫口上,火山爆发,浓浊的热泉急涌而出,全部喷射进颤栗收缩的花宫内。

她哪里受过这种刺激,只觉火炮在自己的下面里面疾速插,次次插到下面的最深处,那种酥麻的感觉实在难以忍受,不由嘴里连声惊叫:“……干爹……女儿好爽……快……来了……又来了……用力……爽死……了……死了……我要死了……啊……啊……”

随着田敏捷一声高叫,再次到绝顶高朝,瞬间樱唇大张呜呜娇吟,凤眼迷离,双手死死搂紧我的脖子,花径里面的肉壁一阵强烈的收缩,剧烈蠕动吸咬着我的火炮和火炮,大股的浪液再次涌出来,将我的火炮烫的暖洋洋的。

我狂风暴雨的攻击一阵,见端庄温柔她躺在自己胯下,被自己干的与平日完全截然不同的浪荡媚态,心里极度满足,我被她娇媚浪态所刺激,热血更加贲张火炮更加暴胀,用力往前一挺,整根火炮顺着浪水插入她那滋润的**,想不到田敏捷的花径就如那薄薄的樱桃小嘴般美妙。

“啊!”

她双眉紧蹙娇呼一声,两片花唇紧紧的包夹他的火炮,我的火炮再次完全的插入她的花径里,这直使我舒服透顶,我兴奋地说∶“女儿哦……你的下面真美……插起来真舒服……你感觉怎么样……干爹插得舒服吗”

“……干爹……快插……啊……好……好爽……爽死我了……”

她不禁浪荡的叫了起来,那火炮塞满花径的感觉真是好充实,爽地她媚眼微闭樱唇微张一副陶醉的模样!

我怜香惜玉的轻抽慢插着,入口两片花唇真像她粉脸上那两片樱唇那样性感,一夹一夹的夹着枪头在吸在吮,吸吮的快感传遍全身百脉,直爽得我心花怒放,她真是天生的尤物,我嘿嘿直笑着:“哇……真爽……女儿……想不到你外表娇媚浪荡……内心还是这么放荡……”

“坏干爹……你别说了……快……快点……人家下面好……好难受的……你快……快动呀……干我……用力干……人家就是浪荡……”

听着田敏捷的话后,我加快抽送火炮,让枪头猛搞花心,田敏捷被插得浑身酥麻,她双手抓紧坐垫,白嫩的粉臀不停的扭摆向上猛挺,挺得花径更加突出迎合着我的火炮攻击,被我的火炮插得舒服得樱桃小嘴急促地娇吟,胸前那对饱满白嫩的酥胸不断的颤抖着。

“受……干爹……亲丈夫……好爽……哎……唷……我快死……了……”

平日里端庄秀气的她,在春。情发动时就是如此的浪荡!

田敏捷浪荡的狂叫声以及那骚荡浪媚的神情,刺激我爆发原始的野性,欲火更盛火炮暴胀,紧抓牢她那浑圆雪白的小腿,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毫不留情地狠抽猛插。

枪头像雨点似的打在花心上,每当火炮一进一出,她鲜红的柔润岤肉也随着火炮的攻击而韵律地翻出翻进,浪水直流,顺着肥臀把坐垫湿了一大片:“啊……坏干爹……插的女儿好爽……插到女儿的花宫了……啊……干得女儿真爽……”

我边用力抽出插入,边旋转着臀部使得枪头在花径里频频研磨着嫩肉,田敏捷的花径被我的枪头转磨顶撞得酥麻酸痒的滋味俱有,火炮在那一张一合的花径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

干得她娇喘如牛媚眼如丝,阵阵高朝涌遍全身:“女儿……的……坏干爹……女儿……好……舒服……好老公插深一点……啊……爽死……了……”

那舒服透顶的快感使她抽搐着痉挛着,她的花径柔嫩紧密地一吸一吮着枪头,让我无限快感爽在心头!

我把她抱得紧紧,火炮跟铁棒一样大起大落的狠插猛抽次次入肉,插得她花心乱颤,一张一合舐吮着枪头。

只见她舒服得媚眼半闭粉脸嫣红香汗淋淋,双手双脚像八爪章鱼似的紧紧缠住我的腰身,拼命地按着我的臀部,自己却用劲的上挺,让花径紧紧凑着火炮,一丝空隙也不留。

她感觉我的火炮像根烧红的火棒,插入花心深处那种充实感是她毕生从未享受过的,比起孔泉公所给她的真要美上百倍千倍,她忘了羞耻,抛弃矜持地浪浪哼着:“用力……插……吧……坏干爹……女儿……好……好舒服……用力插吧……操死我好了……”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