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是急着要和田敏捷共赴巫山云雨,但我的动作仍是那么温柔轻缓,全没半分急色模样,手指头虽只是在她的蜜处入口处轻柔地描画着。

一点一点地搓弄摩挲着她柔软娇柔的两瓣充血的唇瓣,勾送之间那种异样的刺激,比平常还要有冲击性,冷冰冰地勾得她的身子直颤,舒服到差点儿就要哼叫出来。

我狠狠地咽下嘴里的口水,双手齐出的在田敏捷的香臀上揉了一会儿,感觉她很享受地颤抖几下。我立刻凑上前去,开始亲吻着这动人而又成熟的幽谷,一边舔着蜜唇瓣,一边寻找敏感的小玉豆。

一阵挑逗将这湿润的幽谷舔得没半点遗漏,被我的手段弄的一阵舒畅,田敏捷背脊处不住娇颤,扭过身来,咬着嘴唇道:“干爹……嗯……”

可能太刺激了,导致她的腿根都瑟瑟地发起抖来,她清晰的感觉到那粗糙的舌头在自己的下身肆虐,甚至还挑开花瓣钻进小蜜处里,源源不断的快感让她都险些晕厥。

我紧紧地抱住她那雪白修长的大腿,把头深深埋进腿间最美妙的地带。

现在我已不只用手指了,连舌头都出动了,在她潮滑软嫩的岤口处来回轻舐,还不时将舌头送入她的蜜处当中,轻挑慢捻着,虽是刺激无比,却嫌不够深入,花径那空虚感酥的让田敏捷差点无法自制。

“干爹……不行了……”一阵啃咬舔吸让田敏捷舒服得语无伦次,当粗糙的舌头插进小洞里时,她更是激动得连腰都弓起来,嘴里的呼吸一下就乱了节奏。

我只手剥开田敏捷紧翘的臀瓣,好让舌头能更亲蜜地怜爱着滑潺潺的蜜处,动作虽然不大,声音也没有那么明显,但光只是舌尖搅动的声音,便如此甜蜜如此美妙,好像能直接冲进心底似的。

在我的挑逗下,田敏捷只觉体内轰然一声,理智已经涓滴不剩,纯粹的欲火已完全占领了她:“干爹干我……用你的家伙我,我受不了了……”

听着她带着哀求的轻声嘶喊,我这才舔了舔嘴边的花汁,慢慢地站起来,扶着粗大的火炮凑到她的身后雪白翘臀中间的地方,火炮顺着臀沟慢慢的滑倒下面,凑近了美妙的地方。

一只手扶住他的翘美圆臀,将她向前推去,完全没有抗拒,驯服地任我推送,她正渴望着,主动寻找着那可以满足她蜜处空虚的家伙。

我的家伙滑过那艳丽饱满的花瓣,枪头熟练的分开草丛和荫唇唇瓣,慢慢的挤进了那个勾人魂魄的花径里面。

感觉到我的火炮慢慢地插入自己的花径,田敏捷敏感的身体承受不住般的扭动着,她是多么想被去的家伙一插到底,结结实实地享受瞬间被粗大的家伙占有的快感。

虽然孔泉还在里面洗澡,但现在已经是欲火攻心,对欢爱的渴望早超越了一切,她还是慢条斯理地吞吃进去,不时停下扭腰旋臀一番,好让花径里每处嫩肉都能亲身体验那火烫的美感。

我紧紧地抱住田敏捷的美臀,享受完她摇摆臀部带来的刺激后,然后挺着腰往前插去,将火炮一寸一寸地插进这美丽的身体内,一连串轻微的摩擦声中,只见我的家伙已经完全没入她的花径里。

后入的姿势又深又刺激,深得让我几乎可以感觉到她花宫的颤动。

当我的家伙彻底淹没在自己的体内时候,田敏捷浑身瑟瑟地颤抖着,咬着牙看似有几分难受,但那空虚被填满的感觉还是让她舒服得说不出话来,张着小嘴只剩下喘息。

好不容易把我的家伙吞吃到底,她就忍不住满足地闷哼一声,娇躯被那无比的满足感刺激得反弓起来,将酥胸完全向前挺去,那美丽绽放的小蓓蕾随着她娇躯前挺的动作不住上下娇颤着!

我的家伙被田敏捷这紧紧收缩的蜜处夹得十分舒服,再看她动情之余还一脸紧张地凝视着浴室门口,看着正在洗澡的哭泣,在外面干着他老婆感觉更是刺激异常。

“太……太棒了……太舒服……”田敏捷的纤腰已弓到了极限,左右旋动这自己的肥臀蜜处套弄着去的家伙,还不时回头望向那正充实着她身体的男人,将一声声满足曼妙滛荡骚情的娇吟送到我的耳边。

她的花径依旧紧致如初,包裹着自己的家伙紧张地收缩着,舒服得让人无法言语,我感受了一会儿再也按捺不住,双手在她雪白的臀上拍了几下,一边听着“啪啪”的响声,一边挺起腰,抱着她的细腰九浅一深地进攻起这迷人的身体。

“慢……慢点……我有点受不得……”田敏捷咬着牙哼了几声,眼里全是媚意,哼哼时还摇着臀部迎合几下。

我双手往下钻进她的衣服里,抓住饱满的酥胸揉捏起来,下身的家伙毫不客气地在蜜处里面前后挺动着,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雪白动人的美臀,发出啪啪的声响。

“别……别太用力……你……”田敏捷情不自禁地娇吟着,胸前和下身的敏感点同时传来让人脑子发昏的快感,上下的夹击顿时让她有些招架不在,花汁一个劲地分泌出来,有些越至都流到她雪白的腿根上了,但更多的是伴随着我的撞击,而落在雪白的臀肉上。

田敏捷为了享受花心被干被吸时的销魂滋味,竟咬着牙再不上下套动,而改以纤腰画圆的方式,让脆嫩的花心紧紧贴住火炮的顶端,不住旋转摩挲,切身承受那刮弄。

蜜处处也紧紧缩起,犹如生了千百张小嘴般,不住啜吸着我的家伙,口中那娇媚的娇吟声,更是一声接着一声响起,愈来愈是娇软媚荡,令听着的人骨子都酥了:“啊……美好舒服……”

尽管孔泉还在浴室里洗澡,但却不知道他的妻子正被他老师在干,而且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两具**持续地扭动着,我一直保持缓慢而又深入的进攻,抱着她的双臀,想着在里面洗澡的孔泉,我感觉从未有过的刺激。

田敏捷的感觉也是十分的刺激,一边紧张地注视着在洗澡的老公,一边迎合我有些粗鲁的进攻撞击,没一会儿就在娇吟声中浑身一紧,感觉到花心处一阵阵难以想像的酥酸麻痒传上身来,**剧颤,不住抽搐着。

突然被火炮轻轻一捅,花径里头的水似决堤般猛烈喷泄出来,浑身上下更似泄洪般汗水猛流,爽的整个人好像都晕沉沉的,舒服到如登仙境,咬牙一声低吟:“唔……”

我被田敏捷高朝的蜜处花径一夹,弄得差点就射了,感受着花径强烈的收缩着,闭着眼停了一会儿,惬意地享受着她高朝时的紧缩和喷出的花汁。

双手不停地玩弄着这对爱不释手的酥胸:“宝贝,干爹干得你舒服吗”

说着,我把田敏捷的衣服拉到脖子上,一边亲吻着她光滑如玉的后背,一边轻轻抽动。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