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颜如玉扣得周身阵阵的趐麻,阵阵的颤抖,全身不断的扭动,两腿也张得开开的,不停在微抖与扭动。

颜如玉的花径被我玩弄得流出一阵又一阵的浪水,玩得花径骚痒起来,周身也随着骚痒,骚痒得她忍不住的轻声娇吟着∶“坏哥哥,你……你这样会玩……人家好难受……”

我被颜如玉浪荡的娇叫声,激起周身神经的振奋,不停的猛吻着,不断的去猛扣着花心,去猛磨着小花蕾。

于是我改趴在颜如玉身上,用嘴猛吸着颜如玉那对酥胸,用舌尖猛吮颜如玉那对小蓓蕾。

然后提起我的火炮,用火炮顶住颜如玉的花径小花蕾,上下去磨着,左右的去擦着。

颜如玉哪里受得了我这样的玩弄,一时被玩弄得浪水连连,流得屁股底下湿湿的一大片。

她周身猛然的颤抖着,全身猛烈的摇动着,她的屁股也急急地挺得高高的,不断的左右摇动,去配合我火炮的顶磨。

颜如玉这时已满面通红媚态毕露全身骚痒与趐麻不住的**着∶“坏哥哥……人家要被玩死了……痒死人了……哎人家……好痒……”

”我见颜如玉那副可怜样,本想好好的去插她,但我觉得还不够火候,于是更加卖力的用火炮去磨擦着颜如玉的花径小花蕾,要磨得她直叫哥哥的,才要好好的插她。

“人家……真的……痒死了……你真坏……坏死了……不要再磨了……快……快插我吧……求……求求你……我痒死了……”

颜如玉的求饶**声,并未得到我的同情,反而更加用力的在磨擦她的花径小花蕾,使她骚痒死了。颜如玉这时已是忍无可忍,主动的把我急急的翻过身来,自己跨上了我的火炮上面。

然后迫不及待的抓起我的火炮,一手扒开了己的花径洞囗,将我的火炮,对准自己的花径口,慢慢地的坐下去。

我那根铁棒似的火炮,已是一分一分地被颜如玉的花径吞了进去,到最後只见整根火炮已被尽数吞入。

颜如玉坐在我整根火炮上,一种从未有过的涨满感觉,及被火炮顶住整个花心,那种趐麻酸骚痒的畅感,爽快得她的人都像是打了激素一样的直叫。

她畅快地用力的上下套动着火炮,猛力的左右旋转。

激烈的套动得周身微微流着汗渍,微微的皱着眉头,媚眼微闭,樱桃小嘴微张,并不时伸出香舌舐着被欲火焚烧得乾燥的嘴唇。

那满脸含春舒畅愉快的浪态,令人看了心动。

很快,她自己就套动得爽歪歪的**着∶“我的哥……妹妹……爱死你了……哥哥……妹妹……快忍不住了……”

一连串的**后,花汁一阵又一阵,又强又猛的袭击在我的火炮上,她花径里的两片花瓣,也有力的一张一合地在我的火炮吸着吻着。

给我插了一阵以后,颜如玉浪性大发,一把将我推倒在了沙发上以后,立刻伏起身来,把小嘴对着我胸前的小肉粒,用力的去吮吸着,用力的去舔着,把我吮吸得起了一阵又一阵的趐麻畅感。

而且她的手也没停着,不停在火炮大力套动着,可说是上下双管其下。

我从未享受到这种滋味,现在尝到被颜如玉吮吸小蓓蕾及套动火炮,这种趐麻畅快的滋味,让她的火炮变得越发的坚硬了起来。

说真的,我活了四十来岁,还是第一次享受到这种服务,我躺着让颜如玉去挑逗我,可我的一双手也没闲着,忙着在抚摸她那对双峰。

弄了一会儿后,颜如玉的汗水就密密麻麻的出现,玉手也套得酸麻,舌尖也舐得发麻,她见到我的火炮澎涨起来,马上反趴在我的身上,用小嘴含起我的火炮,慢慢地套动起来。

由于她是反趴在我的身上,所以随着她的两腿张开,整个花径全部都呈现在我的跟前,而且颜如玉的花径,正好对着我的嘴巴。

我清清楚楚的看到颜如玉的花径,在那一片漆黑的芳草中,有一条红通通的花径,花径之中有一个小洞洞,上方有一粒小花蕾,微微泛红着。

我忍不住的用嘴去吻花径。我用嘴去吮吸颜如玉花径上的那粒小花蕾,颜如玉就像触电般的抖了一下,她这一抖把我抖起兴趣来。

我知道这个小花蕾,就是颜如玉最敏感的地方。

于是我用嘴去吮吸它,用舌尖去舐着它,用牙齿去轻轻的咬它。

本来就在骚痒的颜如玉,现在被我在她的花径小花蕾上吮吸着,直把她引发得趐痒难忍,花径的浪水又在不停的滴着,把我满嘴滴满着黏黏的浪水。

她也干脆使出全部的招数,拼命的用香舌去舐着火炮的枪眼,用牙齿去轻轻的咬着火炮。

那种麻麻的舒畅感让我整个人的灵魂都颤抖起来,更何况我自己压在在舔舐着颜如玉的花径,这样的双层享受快感,及又刺激又新鲜的感觉,已经把我的火炮激奋得愤愤的直立起来。

颜如玉见我火炮更大了,满心欢喜,眉开眼笑,更加勤奋的去舐着咬着火炮。

我被颜如玉舔得欲火高涨,快感极了,心中那把欲火再也忍不住,干脆就把她拉过来,压在自己的身下,火炮对准着花径,就猛力的插了进去,开始用力的炮轰起来,根根尽底的插着,以泄心中的欲火。

“好丈夫……亲哥哥……我爱你……插吧……用力插吧……插死……妹妹吧……”

颜如玉真正享受到被我攻击的滋味,因为我勇猛有利,火炮又粗又长又刚强。

难怪颜如玉会被我插得舒畅地**着,并且不停地猛挺高屁股,猛摇着屁股去配合我的炮轰。

“插死人了……插死……妹妹了……好哥哥……亲哥哥……爽死妹妹了……好舒服……舒服透顶了……”

此时的颜如玉,可说是浪荡到了极点。

她娇口中不但浪荡的叫着,整个粉脸及娇躯流满着汗水,而且头部不停的摇晃,把一头秀发晃得蓬松零乱。

娇躯不断地颤抖,全身不停的在扭动,屁股也在猛挺猛摇,小腿在半空中乱颤,双手紧紧力抓住床褥,粉脸通红就跟喝了酒一样,还咬牙切齿地像是很痛苦的喊叫着。

她此时的形态,让人家看到了,还以为她是在毒瘾发作一样。

我看到颜如玉这种像是受不炮轰的浪态,有一种征服女人的快感。我更加用力的去炮轰,想把她彻底的征服。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