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丫头,就一张伶牙俐齿的小嘴厉害,自己嘴馋就嘴馋,还说什么最佳状态。”贝蜜儿笑着给她又倒了一杯,“慢点喝,你酒量又不大,小心喝醉了。”

“喝醉就喝醉呗。”赵静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笑着说:“喝醉了,我就不去上课了,反正这里有床有枕头的,在妈咪床上躺着肯定很舒服。”

“你这孩子,老师还在这里呢。”贝蜜儿剜了她一眼,然后歉意的跟我道:“马老师,真是不好意思,这孩子从小让我惯坏了。”

我笑着道:“没事的,适当的放松一下还是可以的,没必要把神经都绷紧,那样会吃不消的。”

“马老师,听你说话,我才发现原来你并不像拉琴时那么高冷,对了,味道怎么样你试试这个。”贝蜜儿一边说着,一边往我碗里夹菜。

见贝蜜儿这个大美人给自己夹菜,我不由得有点受宠若惊,忙道:“贝女士,我自己来就好了,您吃。”

虽然说,来而不往非礼也,但我不敢往贝蜜儿的碗里夹菜,那简直就是有点不敬了,因为我们的关系还没好到那种程度。

“马老师,请!”贝蜜儿微笑着点点头,倒也没有关心我并没有往她碗里夹菜的事情。

我正吃着,忽然感觉桌下赵静的玉足轻踢了我一下,我下意识的抬眼看去,正好看到赵静露出俏皮的笑容,然后她站起来,也给我夹了一筷子的菜,笑着道:“老师,你请。”

“好,你们也吃。”我真是被这对母女弄得有些浑身不自在了,若是再随意点就好了,这么客气的招待,让我都有些尴尬起来,只想着早点结束这饭局。

“对了!马老师,什么时候也带妻子一起过来做客吧,随时都可以来。”贝蜜儿显然并不知道我的那些事情,开口就说着,不过她也是好心,我倒也没有责怪的借口。

“妻子……十几年前就离家出走了,一直没有回来,也不知道现在在哪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到贝蜜儿和她老公的婚纱照,我居然有点难过,忍不住给自己灌了一口酒。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提起你的伤心事了。”贝蜜儿微微有点愧疚,见我一副难过的样子,急忙充满歉意的道:“希望马老师不要见怪,我以前只是听说过你的琴艺,没了解到这事,真是对不起了。”

“没事的,都过去了。”这件事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我倒也看得很开,神色很快就恢复正常。

“哦,那家里还好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跟我说,别见外。”贝蜜儿关心的说道:“你收静儿做徒弟,那是她的造化,也是我这个做妈妈的幸运,只要是力所能及的地方,都可以找我帮忙。”

“谢谢你的好意,家里倒是没什么事情,”我笑着道:“而且我习惯了平淡的生活,闲时拉拉二胡,跑跑步,和朋友小聚一下,这小日子还过得去,其实我可能是生性淡薄,更喜欢的是山水之间行走。”

“是么”贝蜜儿眼睛顿时一亮:“我以前最喜欢的也是游山玩水,只是上了静儿之后,就忙着这酒店的事情,每次看到别人出去游玩,我都特别羡慕,好想自己也能亲自去一趟。”

说着,她又急急拿出手机来,略微有些期待的问道:“马老师,我们能互加一下微信吗我特别想和你这样的艺术家做朋友。”

我笑着道:“什么艺术家,就是玩得熟练一点而已,和你们相比,我们这些就像是混吃等死的人。”

贝蜜儿噗嗤一笑:“马老师,你说话真的好幽默,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我们刚加了微信,赵静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拿起来一看,然后歉意的跟我们道:“是我姐妹打来的,我先接一下。”

“接吧,估计是找你什么事情。”贝蜜儿微微一笑。

“什么好的,那我现在过去。”赵静挂断电话后,跟我和贝蜜儿俩人说道:“我姐妹在外面被车蹭到到了,要去医院,我得赶紧过去。妈老师,你们慢慢吃,我先过去一趟。”

“好。”我点点头,随口嘱咐道:“你喝了酒,就不要开车了,先过去吧。”

“老师,你也少喝点酒,多吃点菜。”赵静说着,又冲我挥挥手,笑着道:“老师,我先走了,让我妈咪陪陪你。”

“好。”我点头答应。

说着,赵静就背着包从包厢里出去。

此时,偌大的雅间里,就剩下我和贝蜜儿一男一女带着,一时气氛有点暖昧。

“马老师,咱们接着吃。刚才光顾着聊天了。”贝蜜儿笑着继续招呼我,然后玉手轻拿着筷子,往我的碗里夹了几块红烧里脊肉:“老师,试试这个。”

“贝女士,我自己来就可以了。”我望着碗里满满的菜,心里倒是几分感动,当即就笑着道:“要是不嫌弃,就叫我马宏或者马哥就行,一口一个马老师,我压力很大。”

“那我叫你马哥吧。”贝蜜儿轻笑着道,樱桃小嘴又抿了一口红酒:“马哥,说真的,我一直以为你很高冷或者很孤傲,但今天我真的差点跌破眼镜,你的随和真是我平生所见。”

几杯红酒入肚,贝蜜儿原本白皙性感成熟的玉脸,泛起丝丝绯红,水汪汪的美眸雾气朦胧,看起来诱人极了。

两人本来坐的就很近,我可以闻到贝蜜儿身上那成熟。女人特有的幽香,以及那樱桃小嘴中,吐出的香气混杂着一丝酒气。

深深吸了一口香气,我心不由得有点荡漾起来,莫名其妙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贝蜜儿边小口动作优雅端庄淑女的一边吃着菜,一边接着道:“马老师,你还是叫我蜜儿就好,叫我贝女士我也有点不习惯。”

“呃……”我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来回答贝蜜儿的话,没想到她会要我这么称呼她,说真的,我还是没反应过来,毕竟在我看来,蜜儿这两个字有点亲密。

“怎么难道不能叫我蜜儿啊”贝蜜儿冲我微微一笑,当真是风情万种,媚态万千,成熟。女人的风韵尽显,特别是那白里透红的玉脸和鲜红的樱桃小纯,看起来是如此的诱人,娇艳欲滴。

我不由得心神为之一荡,心里暗道,贝蜜儿这女人当真风华绝代,魅力四射,实乃极品女人,她老公真是好福气啊,能娶上这么漂亮的女人。

我摇摇头,把这些想法赶出去,然后笑着道:“我年级比你大,就叫你小贝吧。”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