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见她这双的结实而均称的**,充满弹性和张力,更为难得的是,尽管她就这样站着洗手,两条**就并在一起。

从我这个位置看过去,根本看不到两腿之间一丝一毫的空隙,那样子,就像是分向她的两腿之间插一张纸片都不可能。

光是这个背影就让我整个人遐想连篇,恨不得就这样冲进去把我的罪恶之根塞进去。

她洗好手后,就笑嘻嘻的道:“爸,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来帮你吧。”

我偷偷咽了咽口水,努力收回视线,艰难的开口道:“不用……你上了一天的班,估计都累坏了,歇一下,马上就好了。”

“可是……”

她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传来门铃的声音,显然是有人在外面按门铃。

“爸,我去看下是谁来,一会儿再来帮你。”

“好,你去看看吧。”我点点头说道。

看着儿媳从厨房里出去,我不由松了口气,要是她再待下去的话,我还真是有些不知道要不要发起进攻了。

没一会儿,我就听到客厅里传来的说话声,一道是儿媳的,一道听起来有些熟悉,但是我好像又没什么印象。

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来了,不过我现在正忙着炒菜,也没什么时间过去看。

正当这时,儿媳又回到厨房门口,跟我说道:“爸,我同事过来做客呢。”

“那正好,一起吃饭吧。”听到是儿媳的同事,我心里突然有些不爽起来,要不是这什么同学来做客,说不定待会儿我们还会发生点什么呢。

我顺手把菜递给儿媳:“来,大宝贝,先上菜吧。”

儿媳接过去后,深深嗅了一口,然后由衷的谈叹道:“嗯……好香,爸,你越来越不像是一个音乐老师,反倒像是厨师了。”

“不是厨师怎么行,万一你想吃点什么呢。”我笑着道:“先去招呼你同事,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嗯。”

儿媳应了一声,端着饭菜就从出去。

我也跟着把剩下的都端出来,这才发现原来来的是一个女人,大概是个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少妇,瓜子脸,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波光流动之间,偶有精光流露,显然是一个精明干练的女人,颧骨微微有些高,使得她看起来还带着一丝野性。

精致的五官,配合着她一头乌黑的长发,使得这个少妇看起来倒也不算差。

天鹅一样的脖子下面,是高耸着的胸脯,那一对硕大的山峰,仿佛要将正紧紧的包裹着胸脯的衬衫给撑破一样的,看起来呼之欲出,那种夸张的幅度,显示着她胸部的饱满和弹性,看起来十分的养眼。

下身则是一条带着弹性的灰色长裤,因为弹力的作用,使得她胯部的布料紧紧的绷在她的身上,如此一来,倒显得屁股更大了。

显然也是和儿媳差不多一个级别的三围。

“爸,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医院的同事,孙玉。”儿媳笑吟吟的介绍道:“孙玉,这是我爸。”

孙玉当即就跟着微微笑道:“伯父你好,冒昧前来打扰,还望赎罪。”

也不知道这少妇是装的还是天生就喜欢掉书袋子,我笑着道:“孙玉,来这里就当成是自己的家,正好这会儿也是饭点了,就一起吃个饭。”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孙玉还是礼貌性的笑着道:“一直听说伯父你厨艺很棒,今天终于有机会可以尝尝了。”

我哈哈一笑:“这都是小苏瞎说的,好不好吃,待会儿你试试就知道了。”

孙玉倒也没有推辞,洗好手后,就坐下来,拿着筷子吃了一口后,眼睛不亮,竖起大拇指,道:“伯父,今天我才算是明白玥玥说你的厨艺很棒不是吹牛的,我怀疑今晚我估计都要长胖了。”

“好吃就多吃点。”我笑着道:“平日里你们也难得来做客。”

尽管我心里对孙玉上门做客有些不爽,但明面上的功夫还是不能少了。

虽然孙玉第一次上门做客,不过她待人的功夫还是挺不错的,一边和儿媳闲聊,一边和我聊几句,倒也没有显得很冷落我的,而且我还感觉这个女人似乎有些不简单。

至少,她的家教比我见过某些女的还要好,就算是来做客,也让主人家的心情很舒服。

我们一边吃着一边聊着,这顿饭吃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等我收拾好东西后,儿媳就跟我说道:“爸,我要和孙玉出去逛下街,你要不要吃点什么我待会儿买回来给你。”

果然是没什么好事,要不是这个孙玉来的话,说不定现在我们又准备出去跑步的事情了。

虽然我心里有些不爽,不过还是摇摇头,道:“我暂时也没什么需要买的,你们去逛吧,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就好了。”

“嗯,那我们出去了。”

两个女人收拾好后,就出去了。

我看着除了我之外就没有人的屋子,心里不由苦笑一声,也不知道孙玉是不是故意的,要不是她这么搅局的话,估计真会发展点别的事情。

现在看来,我只能先做点别的了。

我现在除了跑步之外,好像就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可以做,王瑞虽然之前说跟我学习笛子来的,但自从我给她上了一课之后,到现在也没见到人过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又在跟老孙上床。

虽然我下午才发泄过一通,但现在却又按捺不住那颗燥热的心。

尤其是那种偷看的感觉,更是让人有种莫名其妙的爽感,简直比看电影还要刺激。

我记得以前在一本书上看到过这么一段话,其实,偷。窥的本能是与生俱来的,从心理学角度讲,偷。窥来源于人类天生的好奇心,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有偷。窥心理。

但作为理性的人,我们一般都受到社会公德与良心的制约,把窥私欲控制在适当的尺度之下。

只是欲望越是被禁闭,人便越是压抑,同样,窥。视被禁闭的越多,偷窥的欲望便越大。

我蹑手捏脚的溜过去,小心翼翼跟做贼一般朝里面看去。

登时差点惊爆我的眼球,只见房间里那柔软的大床上,躺着一丝不挂紧搂一团的两个人,赫然就是老孙和王瑞!

这对狗男女果然又在干这种勾搭,也不知道老孙的那个干儿子知不知道。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