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不知道她这是许久都没有得到滋润的原因,还是别的,但是这浪言浪语叫得人真心痒痒,要不是这个野外战场不合适,我还真想就这样死在她的肚皮上。

这是一个和儿媳有着截然不同的感觉的女人,但她也是最会撩拨人的,一言一语,就很精准的瘙到你的痒点。

简直就像是一杯陈年的佳酿,让人欲罢不能。

等待这场战斗平息下来,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幸好这个时候没什么人来这里走动,要不然光是田敏捷的**声,我怀疑方圆十米的人都能听得到。

收拾妥当后,我突然有种很深的自责,如果不是我把持不住的话,说不定也就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

我暗中打量了田敏捷一眼,发现她的俏脸上还带着红潮,而且似乎皮肤也变得滋润了些,显然是因为得到我的开发。

“老师,我们回去吧。”田敏捷绝口不提刚才我们发生的事情,我也很自然地装着不知道的样子。

毕竟,当时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万一哪什么的话,那可就真的不妙。

不可否认,现在我突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这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紧张感,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就是感觉紧张。

我深吸两口气,努力把情绪平缓下来,然后笑着道:“行,那我们就回去吧。”

“老师,你刚才在想些什么呢”田敏捷忽而笑着问道:“我看到你好像很紧张的样子。”

我心里暗道,这能不紧张吗

饶是我活了这四十年来,这还是第一次在野外打仗,不过那种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刺激。

“我紧张吗”我哈哈一笑,然后道:“我这不是怕刚才没有喂饱你吗。”

“讨厌。”田敏捷娇羞的白了我一眼,接着道:“你那坏坏的东西那么长,差点都顶穿人家了,要是再待一会儿,人家怕就要被你搞得走不了了。”

也不知道她是天生的大胆,还是生性就有些放荡,言语之间居然还带着挑逗的意思。

我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反正刚才都已经做了,难道还能装着没有做过的样子

“我这人就是长得不行,你就是个小狐狸精,差点把我都给榨干了,我得要多多补补身子才行,要不然都没办法满足你了。”我哈哈笑着,然后干脆趴在她的耳边轻声道:“下次我要酌情考虑要不要跟你出来了。”

“为什么这样说”田敏捷愣了下,双眸里的神情也有些闪烁。

我接着笑道:“你太漂亮了,我怕我把持不住。”

“讨厌!”田敏捷嗔怪的在我的胳膊上轻轻拧了一把,道:“还不都是你害的,害得人家一想到你就湿了。”

我听得一股邪火又从脚底板窜出来,要不是我们现在已经穿上衣服走在路上,估计我现在又得把她压在身下疯狂的进攻了。

她就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中医,能精准的知道我的痒点,随便一句话,就撩得人心里痒痒的。

“我也是一想到你就硬了。”我低声坏坏一笑:“要不你来摸摸看。”

“人家又不是没摸过,刚才还吃过呢。”田敏捷娇媚的白了我一眼:“我们先回去吧,反正来日方长呢,什么事,我们日后再说。”

“好,那我们到时候日后再说。”我心里简直就跟大夏天喝冰啤酒一样爽。

田敏捷不但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年纪也不大,但这骚话就跟天生自带的一样,随便一个成语,都让她说的骚气十足,再加上她那个表情,简直就像是小电影里,脱光了等男人上的**。

我们沿着小路慢慢走过去,可能是因为怕会有熟人看到,所以田敏捷在半路就和我分开,我也没问她要做什么。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不见,我心里简直爽翻天,当即就哼着小曲去菜市场买了菜。

回到屋里后,又接着在厨房里面忙活起来,只想着今晚给儿媳好好的做个饭。

这段时间,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年轻了二十岁一样,这大概就是古人说的孤阴不长独阳不生,一阴一阳之谓道,这主要是强调阴阳互根,两者之间要互依互根,不能单独存在。

之前我一个人的时候,就多少次自己用手解决的,现在倒好,有这么两个娇滴滴的大美女。

特别是在家里和儿媳暗中相互撩拨,简直棒极了。

我一边做饭,一边想着儿媳那娇羞的模样和她时不时蹦出来的句子,不知不觉的居然有些走神。

我一边遐想连篇,一边做着饭。

忙活好一会儿后,我抬眼看了下厨房墙上的闹钟,居然不知不觉的就到了六点半。

儿媳这会儿估计也差不多要回来了吧。

我正想着,客厅里就传来了走动的声音,紧接着,儿媳就出现在厨房门口,小脑袋探进来,笑嘻嘻的问道:“爸,今天回来这么早”

“今下午没什么事情,就回来早一点,我给你做了你最喜欢的椒盐虾。”我眼睛朝她看过去。

才发现她居然穿着一身合体的连衣短裙,尽管是包裹住她的身体,却包裹不住她的万种风情,使得她玲珑而充满青春热力的身体,在我的面前尽情的展现出来,给人带来一种清新而又撩人的感觉。

白色的连衣裙,又给她增加几分青春的气息,而恰到好处的透明,却又使得那连衣裙穿到她身上以后,在显示出她的青春热力的同时,又增加几分性感撩人。

儿媳无疑是很会打扮的,一条合体的白色连衣裙,就将她的特点和风情都展现出来,虽然我已经不止是一次见到她,但还是不禁眼前一亮。

儿媳的一对丰满而充满弹性的玉女峰,将正紧紧地包裹着她胸脯的布料给撑得鼓鼓囊囊的,在她的胸前划出着优美的孤形,让我差点就挪不来眼睛。

我感觉到,虽然在连衣裙的包裹之下,却有一股柔软而弹性的感觉扑面而来,让我不由的生出几分想要去将这一对玉女峰抓在手里好好的感受一下,那股让自己心动的青春气息来。

“哇。”

儿媳眼睛一亮:“椒盐虾啊,好久没吃到了呢,爸你的手艺最好,我最喜欢吃你做的椒盐虾了。”

半透明的连衣裙因为给她的玉女峰高高撑了起来,所以我隐约可以看得到正紧紧的包裹着她丰满而坚挺的玉女峰的胸罩的轮廓,虽然看不清楚颜色和样式,但是这种朦朦胧胧的感觉才是最诱人的,我不由的暗暗的咽了咽口水。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