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断电话,厉庭深并没有马上将手机收起来,而是看着那只有五十四秒的通话记录,淡漠冷峻的脸上没有丝毫温度,狭长的眸子深处像是没有底的深渊。

一片渺茫。

不是没有感受到她刚刚呼之欲出的怒气,也不是没有察觉到她的隐忍和失落,最后那一声“哦”,他甚至能想象得到她趴在桌子上无奈妥协又委屈的样子。

眸子微微动了动,他最终将手机收起,转身推开了图书馆的门。

殷睿爵穿着黑色的毛坎肩吊儿郎当的坐在椅子上,四条腿的椅子被他用两条腿平衡在地面上,他整个人在椅子上晃晃悠悠保持平衡。

看到厉庭深冷着脸走进来,半个身子趴在桌子上,神情格外八卦。

“快到了没啊?”

厉庭深淡淡扫他一眼,“不是她。”

殷睿爵愣了一下,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两下,低声道:“是叶家那位小祖宗啊?”

厉庭深没说话。

殷睿爵也差不多知晓他几分性子,撇撇嘴,“那可有的你受了,居然被那个小祖宗看上。”

他重新靠在椅子上,摸着下巴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不过还真的没有想到,她居然喜欢你这样的。那祖宗向来傲气的很,感觉没人能入得了她的眼,对人不冷不热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相处……不过没好好接触过,也不知道她性子到底怎么样……”

“可是,她长的是真的漂亮,也不知道她如果当人女朋友会是什么样子?是不是那种会撒娇的人呢?”

厉庭深的眉心缓缓蹙了起来,手中的笔刚刚写了两个字,便顿在了哪里。

殷睿爵此刻似乎是在脑海构造什么画面,那副样子,让厉庭深心头莫名一阵烦乱。

“不打算学习就滚。”

殷睿爵收回思绪,“不是说让我帮忙补课?这还没过桥呢,你就要翻脸不认人啦?突然之间抽什么风?难不成是我刚刚说叶家小公主漂亮你不爱听了?”

厉庭深将手中的笔摔在一边,掀眸冷冰冰地看着他。

殷睿爵向来深谙识时务者为俊杰,连忙举起双手做妥协状。

“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吗?不过你突然生气……难道在你眼里叶清秋长得不漂亮?”

“殷睿爵。”

冷冰冰的口气充满了警告,殷睿爵连连点头,“行行行,不说了不说了,以后再也不当着你的面说叶家那位小祖宗了好吧!”

话虽这么说,殷睿爵盯着厉庭深,嘴巴蠕动了半天,又小心翼翼道:

“你是不是真的不喜欢叶清秋?”

厉庭深“啪”的一声将面前的书合上,殷睿爵连忙闭紧了嘴巴,直挺挺坐在那里。

挤眉弄眼给厉庭深示意他不再说话,拿着一本书打开立在了自己面前。

厉庭深抿紧了唇,眉眼沁着一团寒气。

然而他的视线却并没有在殷睿爵身上停留太长时间,而是倏然转移,越过殷睿爵的肩膀,直直望向斜对面。

一个看起来还显出几分稚嫩的男孩子视线没有来得及收回,直接被厉庭深带着冷意的凛利视线逮住,有一瞬间的慌乱和尴尬,之后便轻描淡写地朝着他点了点头。

厉庭深看着他微微蹙了蹙眉,脑海里似乎并没有有关那个男孩子的记忆,只是在收回视线的前一秒,目光又落到了他面前的书本上。

八年级下学期的课本。

眸子微微顿了顿,再次掀眸看向那男孩子,对方却没有再看他。

“那人是谁?”

他转眸落在殷睿爵脸上,话音落下,视线又朝着前面望去。

殷睿爵顺着他的视线转头。

“哦,他啊,许文轩,许家的太子爷,他太爷爷那辈是做建材生意发家的,建材生意一直挺稳,许氏建材,平城几大家都跟他们有长期合作关系。”

许文轩倒是不了解,但是许氏建材他倒是有所耳闻。

厉庭深眉心动了动,“几大家都包括谁?”

“薄家,殷家,叶家,尚家……很多!”

--

凉絮儿到图书馆的时候,殷睿爵手撑着脑袋在打盹儿,厉庭深倒是坐的端直,曲着手抵着侧下颌,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捏着书页的角,随时都要翻页的样子。

她走过去,看了厉庭深良久,才低声喊了一声“庭深哥。”

殷睿爵正打盹儿,头一点,差点栽在桌子上,迷迷糊糊听到一道软绵绵的女声,抬眼就看到凉絮儿站在面前。

厉庭深修长的手指微微岔开,无名指抵在书页的另一端,掀眸看她一眼,视线落在殷睿爵旁边的位置上。

章节目录

沈繁星薄景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楠楠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楠楠李并收藏沈繁星薄景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