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贺靖忱的悲伤与愤怒,霍靳西毫无所谓,闻言淡淡反问了一句:“说完了?”

贺靖忱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反应,愣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

下一刻,霍靳西伸出手来,在贺靖忱面前“砰”地一声关上了车门。

慕浅控制不住地乐出声来。

下一刻,贺靖忱再度大怒着要扒拉车门,霍靳西却已经锁了车门,不给他机会。

贺靖忱继续拍着车窗在外头大喊大叫,慕浅实在看得不忍心,终于收回自己的腿来,重新打开了车门。

贺靖忱第一时间扑进来,道:“你居然锁我门!我是为谁好啊!还不是为了你!要让记者拍到你这样的举动,你能被笑足半年——”

慕浅闻言,瞪了贺靖忱一眼,随后才看向霍靳西,“你进快进去吧,我在这里等你。顺便记得关怀关怀某些心理阴暗的单身狗,让他寂寞呢就去交女朋友,专注自身,不要有事没事瞎嫉妒别人。”

霍靳西这才看向贺靖忱,道:“我太太说的话,就是我想说的话。”

“靠!”贺靖忱扭头就走,“你们俩才心理阴暗!你们俩才不正常!你们俩神经病!”

霍靳西懒得理他,回过头来看向慕浅,“我去打个招呼就出来。”

慕浅点了点头,冲他做了个拜拜的手势,便又继续躺下来看视频了。

霍靳西这才带着齐远走进了酒店大堂。

诚如慕浅所言,这一年一度的桐城商界盛会冠盖云集,不仅商界,政界人士也有出席,十分盛大。

霍靳西和贺靖忱一同在签名墙上签了名,立刻就有一大波记者围上前来想要提问,霍靳西却一概不回应,在保镖的护送下径直入了会场。

会场中央,商会主席凌修文正在和人交谈,一眼看见霍靳西,立刻向他招了招手。

霍靳西一面与旁人打招呼,一面走向凌修文。

待走到近前,凌修文面前的人微微转过头来,微笑着看向他,“霍先生。”

不是叶瑾帆是谁?

霍靳西淡淡瞥过他,只是看向凌修文,“凌叔,抱歉我今天不能久留,先来跟你打个招呼,过会儿就走。”

“你这才来,就跟我说要走的话,急什么?”凌修文在桐城商界德高望重,对待霍靳西犹如子侄,他看看霍靳西,又看看叶瑾帆,道,“难得这次这么多商界青年才俊一起出席,我还想有机会好好给你们说道说道呢。”

叶瑾帆闻言,低笑道:“我也以为,今天可以有机会跟霍先生坐下来好好聊聊呢,看来还是没有机会?”

霍靳西并没有看他,仍旧对凌修文道:“凌叔,以后多的是机会。”

凌修文听了,伸出手来拍了拍霍靳西的肩,开口道:“我知道霍氏和陆氏之间多有竞争,你和瑾帆之间难免会因此有一些芥蒂,但始终我们都是桐城商界,偶有竞争是好事,对外,我们始终是共同体,一荣共荣,一损俱损,这个道理,靳西你应该很清楚才对。”

霍靳西淡淡一勾唇角,不置可否。

“别的不说,就说你们先前一起看中的欧洲新能源市场,就说明你们很有眼光嘛。”凌修文说,“我听说德国那边的本土龙头正在准备进行大并购,你们收购的那些小公司,转手就可以以高价卖出,毫不费力地赚上一大笔,这是一桩相当成功的买卖啊!”

霍靳西闻言,看了叶瑾帆一眼,随后才道:“凌叔消息倒是灵通,我也是刚刚才知道那边有并购意向。”

“这不是刚刚和瑾帆聊起来,正好说起这个。”凌修文说,“他原本无心跟你争抢,没想到大家偏偏看中了同样的市场。如果你们能够在欧洲联手,那绝对是所向披靡,对不对?”

“凌叔说笑了。”霍靳西说,“我手里不过有几家小公司,这次在欧洲大获全胜的人不是我。”

“霍先生又何必谦虚呢。”叶瑾帆笑着开口道,“您是不屑与我争罢了,要是您认真起来,我哪里是您的对手。以后,我还要向霍先生多多学习呢。”

霍靳西这才终于回了叶瑾帆一句:“来日方长,你又何必着急。”

叶瑾帆唇角笑意渐浓,“还是霍先生有远见,的确,来日方向。”

章节目录

慕浅霍靳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慕浅霍靳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