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491章 491:万里江山不如你

  夏七七垂下头,默默的逗弄他怀中的小柠檬。

  墨执知她在想什么,只是故意避而不谈,笑道,“怎么了?难道真生气了?小柠檬啊小柠檬,快看,你母后吃你的醋了,那可不行了,以后啊,你还是找你的夫君疼爱你吧,父皇要好好疼爱母后才行。”

  夏七七噗嗤笑出声来,“我才没那么小气。”

  她低低的开口,“墨执,我知道你为难,我觉得儿女双全挺好的,待小柠檬大了,咱们再生个皇子吧。”

  整个北辰的重担都压在他一人身上,她不想再给他增加压力。

  那些陈旧保守的大臣们闹腾起来没完没了,她想想都觉得头疼,更别说墨执要每日应对了。

  墨执笑着捏起小柠檬的小手,“朕要皇子做什么,只要是你生的,都是最珍贵的。难道我们小柠檬不可爱吗?快看,母后嫌弃你了。”

  听他一直故意避而不谈,夏七七有些急了,“墨执!”

  他明明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这么久了,这个话题还是第一次被提起来说。

  墨执这才抬起头来,漫不经心道,“朕只有一个孩子就够了。”

  那日生产时的事情,他虽然没再提起,可不代表他忘记了。

  那般的凶险血腥,差一点,他就要永远失去她了。

  这让他无数个夜,都大汗淋漓的惊醒,后怕不已。

  那般痛苦,他再不想经历。

  所以,他早就下定决心,这辈子,都只有一个孩子,无论男女。

  就算没有皇子,就算女子无法即位,就算满朝文武皆不答应。

  “朕不想再经历一次。”

  “孩子固然重要,但一切都没有你重要。”

  “从此以后,你我孩子,就够了。七七,谢谢你给我一个完整的家。”

  他孤军奋战的以前已经过去,以后他有软肋有后盾,人生圆满。

  “墨执……”夏七七伸手环抱住他。

  她知道只仅仅不肯纳妃,他就已经顶了许多压力。

  皇宫里迂腐的老臣们苦苦相逼,要求开枝散叶,甚至还说她是妖女转世,会和那位短发皇后一样,害得墨执如同先皇墨燃,郁郁寡欢而死。

  墨执将这些倾数挡下,从未和她提起过半句。

  他给足了所有安全感。

  夏七七的心柔软的一塌糊涂。

  她不想说矫情的话,但她最最庆幸的,就是能够在这个世界遇到墨执。

  “咚咚”

  寝殿门被轻轻叩响,大太监的声音小心翼翼传进来,“启禀皇上,皇后娘娘,殿外有客……”

  有客这两个字让夏七七微微一愣,墨执却刷得一下站起身来,“宣进来。”

  一个熟悉的身影缓缓步进,夏七七却瞬间热泪盈眶。

  直到那人走近,才颤声道,“三哥。”

  夏七七已经记不得有多久未见到三王爷了,如今再见,竟恍若隔世。

  三王爷温润一笑,一如当年,“七弟,七弟妹,如此大喜之事,应当早些知会的。”

  他身后,花易繁不知何时冒出来,“就是说嘛,要不是我游历至此听说了,难道还打算一直瞒着我们不成?真是不厚道啊。”

  夏七七却眼含泪光,怔怔的看着他,“三哥……你忆起来了?”

  三王爷轻轻点头,“我已经痊愈了,七弟妹,莫要再愧疚。”

  他的目光依旧柔和,说出的话依旧暖心。

  即使远在花间阁,记忆一点一点重回的时候,他第一个想的就是,尽快回到北辰。

  因为他知道,有人因为他的伤心怀愧疚。

  夏七七心头酸酸的,三哥到这个时候,想的还是别人,“痊愈就好。”

  三王爷伸出手,“这就是小公主?来,让叔叔抱抱。”

  墨执未言声,却径直递至他怀里。

  三王爷轻轻触碰她,却立刻被小家伙抓住了手指,软软糯糯的,满是奶香味。

  三王爷怕自己粗砾的指腹磨到她,连忙想抽回手,没想到,小家伙竟冲他甜甜一笑。

  那笑带着足以融化一切的温度,瞬间令三王爷呆怔在原地。

  这一瞬间,前尘往事,所有一切,尽然放下,此生再无遗憾。

  三王爷嗓音微颤,“好,好!”

  依依不舍的将小家伙递回去,三王爷低声道,“多谢皇上照顾母妃。”

  他大步走出寝殿,墨执到底没忍住,“三哥!”

  三王爷却挥挥手,消失在视线中。

  花易繁看着他的背影,摇摇头叹息,“百无一用是深情。”

  他压低声音,“本来这话不该我来说,有那么点不合适。不过我这性格,也实在憋不住。”

  “这一年,三王爷为了解毒,陪我到处寻药,什么都肯试。他想快点恢复,因为不想再从你眼中看到愧疚。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阴差阳错的,也算是圆满了。”

  “只是我想着,我不说,他估计这辈子都不会跟你提起吧。有那么几次,药效太冲,差点要了性命……受过的折磨,哎,不提了,我不能做这个坏人……”

  花易繁说着摇摇头,也紧随着三王爷而去,“小三小三,等等我啊!”

  夏七七喉头哽咽,花易繁的每字每句,都说在了她心底。

  她何德何能,竟能让三哥如此相待。

  “墨执……”

  墨执轻轻点点头,“朕懂。”

  这世间固然多是欲望相争,为人利己,但也总有人,心中一谭明镜。

  夏七七低下头,这才发现刚刚还闹腾的小家伙,竟然已经睡熟了。

  她轻轻将墨柠檬放在软软的床榻上,才无奈开口,“小九,你打算偷听到什么时候?”

  “七嫂,原来你早就反现我了啊。”

  九王爷挠挠脑袋钻出来,“不过我可说清楚,我那不是偷听,只不过是恰巧路过,顺便一听而已……”

  这解释未免也太牵强了些。

  夏七七冷哼一声,斜睥他,“没点规矩,就该让你七哥好好收拾收拾。”

  “哎,可别可别。”九王爷连忙摆手投降,“下次再不敢了。”

  他伸着脑袋往里看,笑嘻嘻的,“咱们的长公主睡着了?”

  墨执无奈的敲敲他的脑袋,“有话快说。”

  墨霖嘿嘿一笑,“还是七哥了解我。”

  夏七七没好气,“从进门开始就一直顾左右言他,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为难?”

  墨霖垂下脑袋,“那什么……我想请辞……”

  墨执一愣,“你说什么?”

  他是九王爷,皇家血脉,何来这么一说?这不是胡闹吗?

  墨霖连忙道,“七哥你先听我说。我这次是有重要的事情,我想去……游历一下北辰山歌,长长见识,品品民间疾苦。我觉得,我不能再这么浑浑噩噩下去了,我要干出一番所为来,才对得起七哥七嫂对我的厚望!”

  这番激情慷慨的演讲,成功的让夏七七笑出声来,“好了你,哪来这么些个理由,老实交代,到底怎么了?”

  九王爷的侧妃重病去世的消息,夏七七是知道的,但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不清楚。

  只知道这阵子墨霖极其反常,将都城闹得天翻地覆的。

  虽说他一直都是混世魔王蚕的存在,但这么不讲道理任性妄为还是头一次。

  “到底还是瞒不过七嫂啊。”墨霖干脆不再隐瞒,“还不是您非要扔个妹妹,闹腾出来的。”

  夏七七哭笑不得,“你说的是素素?这怎么又成我的错了?你欺负人家了?”

  她那也是好心,别以为她没看出来,墨霖根本就是没安好心,要不怎么会处心积虑的将别人硬留在王府里?

  她不过是推波助澜了一下,他不感激就算了,怎么还埋怨起她了?

  墨霖闷闷的,“哪有……是那丫头胆大包天,放火烧了王府不说,还畏罪潜逃了。我这次请辞,就是想去把她给抓回来。”

  墨霖越说越咬牙切齿,“不然,还不知道怎么无法无天呢!”

  那小丫头,没有一点功夫,就敢这么嚣张,也就是他脾气好,若是换个人,她还不知道怎么死的呢。

  死在别人手里可不行,他一定要把她抓回来,好好出口恶气!

  这话说的,骗得过别人,可骗不了夏七七。

  分明是动心了嘛!

  夏七七忍不住大笑起来,让墨霖有些窘迫,“七嫂,你……”

  “行行行,我不笑了。这假啊,你七哥肯定会准的。”

  墨执笑着摇摇头,“你俩都这么说了,朕还能说什么。小九,注意安全,莫要胡闹。找到了人,就早些回来。”

  夏七七笑归笑,其实心中也欣慰不已。

  好在,她并没有看错。

  素素是个不错的姑娘,墨霖也对她有心,这结果再好不过。

  就让海姝娅,成为回忆吧。

  如今,一切已经尘埃落定,所有的事情都有了着落,所有的人也都有了归宿。

  五年后。

  “长公主殿下!”

  “长公主殿下,您在哪?”

  一群丫鬟焦急的寻找,急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偌大的皇宫里,只有一位皇后娘娘,所以三宫六院的,就都荒废了,周围荒凉无比,看起来挺瘆人的。

  丫鬟们声音中都带着哽咽,“长公主殿下,您出快来吧,呜呜,若是找不到,奴婢可怎么办啊。”

  “呜呜,这么大的罪,奴婢可担待不起。”

  “是啊,恐怕还会株连九族呢。可怜我才三岁的弟弟啊,我答应带他买的梨花酥还未买回去。呜呜,我不想死。”

  几个丫鬟抱头痛哭,悲惨的一幕令人心生不忍。

  几分钟后,那哭声还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藏在暗处的小人儿彻底无奈了,只得主动走出来。

  肉乎乎的小脸气呼呼的,“你们每次都这样!作弊作弊!”

  “呀,长公主殿下,找到您啦!”

  原本正抱头痛哭的几个小丫鬟,眼中哪有一丁点眼泪,笑眯眯的看着她,顿时让墨柠檬明白过来,她又一次上当了!

  “谁让长公主殿下您最最善良呢。”所以才让这个方法屡试不爽。

  墨柠檬哼哼一声,肉肉的小嘴巴嘟起来,“不跟你们玩了。”

  她气呼呼的转身就跑,几个丫鬟也急了,连忙追上去,“长公主殿下,您慢点,别摔了!”

  刚准备踏步,却觉得周围有些异样。

  悉悉率率的声音,在秋天显得有些刺耳。

  紧接着——

  “啊啊啊啊!!”

  尖叫声刺破云霄,一条手腕粗的菜花蛇正舞动着妖娆的身姿,吐着猩红的芯子,充满热情的迎了上去……

  已经跑远的墨柠檬得意一笑,手中的树叶吹出一声悦耳的曲调。

  寝殿里,夏七七无奈的放下书,“小柠檬,今天私塾先生说你又没去上课,去哪里贪玩了?”

  墨柠檬连忙迈着小短腿跑过去,满脸的讨好,“母后,那些东西太无聊了嘛,柠檬不想学。”

  软软糯糯带着撒娇的小奶音,再加上这肉肉的小脸,当真让人心中一软。

  不过夏七七早就已经习惯了她这套,“少来,你自己答应的父王,现在既然说话不算话,就该受到惩罚。”

  墨柠檬吐吐舌头,小声道,“父王这几天可顾不得管我。”

  “你说什么?”

  墨柠檬连忙摇摇头,听得脚步声,连忙转身扑进来人怀里,软萌萌的声音,“十一皇叔!”

  来人当即将她抱了个满怀,宠溺的捏捏她的小鼻子,“小柠檬,又做错什么事惹得母后不开心了?”

  墨柠檬将脑袋往他怀里一扎,甜甜笑,“十一皇叔最好了。”

  来人正是十一王爷墨涧。

  经过五年的时间洗礼,他已褪去青涩,有了少年的英姿勃发,眉宇间和墨执颇有几分相似。

  他一笑,“好好好。放心吧,有皇叔在,母后定然不敢责罚于你。”

  夏七七放下手中的书,无奈,“你们啊,早晚会把她给惯坏的。”

  墨涧亲亲墨柠檬的头顶,“就这么一个宝贝,不惯她惯谁。去玩吧,可别再惹母后不开心了。”

  夏七七微微一笑,“小十一,今个儿怎么有时间来看我。”

  墨涧笑容里依旧是那年的模样,“七嫂,我也是实在太忙了,这不,好不容易才抽出来点时间嘛。你就别怪我啦。”

  “这是好事,说明你实力够。这北辰你七哥一个人撑实在太累了,有你分担,也算是能让他喘口气。”

  墨涧一时之间有些哑言,“七嫂……”

  想了想,他还是没把那句话说出来,而且突然问道,“七嫂,你会怪我吗?”

  夏七七有些不明白,“嗯?”

  “没什么,”墨涧摇摇头,举目望向偌大的皇宫,宫墙高耸,一望无际,“七嫂,你喜欢这里吗?”

  夏七七也随着他看过去。

  她本是自由奔放的人,却做了五六年笼中之鸟。

  “这是他的家。”

  所以,她愿意一直陪着他待在这里。

  “那如果可以,七嫂你愿意离开吗?”

  夏七七转头,“小十一,你今天怎么啦,说这些奇奇怪怪的话。”

  墨涧摇摇头,“没什么七嫂。就是突然觉得,小柠檬长大了,你有些老了。”

  夏七七哭笑不得,“好啊你小十一,居然敢说我老了,不知道女人最在意的就是容貌吗?也不怕我伤心?”

  墨涧连忙解释,“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在我心里,七嫂就是长辈一样的存在。”

  夏七七失笑,这解释,还不如不解释呢,听起来她像是成了老婆婆一样。

  亦或者,是光明是希望。

  没有人知道,他小小年纪,因为崭露锋芒遭受过什么。

  后来,他装作愚钝,受前太子指使,为了活着,有多痛苦。

  好在遇到了七嫂,给了他夹缝中的希望。

  没有人知道,他这些年,一直仰望着她,如今,他终于长大。

  羽翼尚未丰满,但也能给她一丝庇佑。

  墨涧挠挠头,“不说了。七嫂,我走了。”

  夏七七没当回事,“嗯嗯,有空多来看看柠檬,她啊,最是喜欢你,每次都闹着想去找你玩呢。”

  墨涧轻轻的应一声,踏出了寝殿。

  这日和往常没什么不同,夏七七也没觉察到异样。

  只是待墨执回来时,却神神秘秘,“走吧。”

  夏七七一愣,“走?去哪?”

  “微服私访啊。”

  夏七七更迷糊了,“啊?”

  于是,上一秒还在皇宫中的她,下一秒就已经坐上了马车,晃晃荡荡的出了都城。

  夏七七还未清醒过来,“怎么突然微服私访?”

  墨柠檬正兴奋的趴在车窗往外看。

  即使窗外夜色弥漫,什么都看不清楚,她也依旧兴致勃勃。

  听到夏七七这话,连忙接道,“哎呀,母后,哦不对,是娘亲。娘亲,你好笨笨哦,咱们要离开皇宫啦!”

  “离开皇宫?”

  夏七七愣愣的对上墨执带笑的眸子,“你……”

  墨执说的轻松,笑的温暖。

  “我已辞了皇位,交由十一弟接手。从此以后,陪你天高海阔,踏遍天下。”

  夏七七喉咙一颤。

  那是天下人可望而不可即的皇位啊,他竟如此轻易就拱手相让了?

  墨执微微一笑,“万里江山,不如一个你。”

  墨柠檬蹦过来,肉乎乎的小手,左边搂一个,右边搂一个,“娘亲,爹爹,我们要出发喽!”

  “哎,等等,等等!”

  马车外突然传来咋咋呼呼的声音。

  墨霖驾马狂奔,一路未敢停歇,才总算是追了上来。

  “我说七哥七嫂,你们可太不仗义了,怎么可以一言不发就偷偷溜走了?若不是我今日恰好有要事入宫,恐怕就要错过了!”

  墨执笑着摇摇头,“怕你知晓了,也闹着要走,那北辰不得乱了套。”

  墨霖哼哼一声,“我可舍不得离开都城去跟你受苦。”

  坐于他马后的女子盈盈一笑,自马背上一跃而下,朗声道,“今日一别,不知何时还能再见,只愿皇上皇后娘娘还有长公主殿下,一路顺风!”

  墨柠檬连忙伸出脑袋,笑的甜甜的,“素素婶婶,你赶紧给柠檬生个小弟弟,我们铁定回来看你们。虽说我九皇叔怂包了些,不过嘛,大好时光不能荒废,你呀,就原谅他吧!”

  墨霖气急,“你这小不点,你九皇叔哪里怂包了?”

  墨柠檬吐吐舌头,连忙缩回马车里。

  墨执笑着摇摇头,“小九,回去吧,别送了。”

  马车踏尘而去,墨霖颇多感慨。

  两人一跃上马,寻来路折返。

  墨霖有些踌躇,“那什么,小柠檬说的有道理,大好时光不能浪费,要不……”

  夜风轻拂,吹起他身后女子脸上的面纱,脸颊上赫然一片触目惊心的伤痕,使原本绝美的容貌多了几丝狰狞。

  月光下,她微微一笑。

  此刻岁月正好,不负此生。

  ***

  “嘶……好痛啊……”

  墨柠檬吹吹自己腿上的伤口,疼的小脸都皱在了一起。

  她眼眶中含着眼泪,可怜巴巴的抽抽鼻子。

  呜呜,早知道就听娘亲的话,不溜出来玩了。

  谁能想到,这里居然有捕捉野兽的陷阱呢,害得她被捕兽夹伤了腿不说,还掉进来了。

  这下子想出去可太难了,荒郊野岭的,又没个人影,爹爹找得到她吗?

  若是惹得娘亲伤心着急,爹爹肯定会发怒,狠狠揍她一顿的。

  想到这些,墨柠檬顾不上腿上的伤,连忙勉强站起身来,“有人吗?有人救我出去吗?”

  喊了半天,只有空荡荡的回音,连个鬼影都没看到。

  墨柠檬泄气了,蜷缩成一小团,靠在树枝旁,慢慢的睡着了。

  “嘭——”

  一颗小石头砸在了脸上,墨柠檬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然后惊喜的跳起来,“爹爹,娘亲,你们来救我啦!”

  头顶处,一个小小的人影,身形不够高大,怎么看也不像爹爹。

  墨柠檬有些怕了,“那个,你是谁呀?我不是坏人,你……你救我出去好不好?”

  来人似乎观察她已久,没有出声,径直跳了下来。

  墨柠檬吓了一大跳,“你这样不行,我们俩都会被困在这里的。”

  她话音刚落,来人已经将她往肩膀上一抗,动作麻利的攀着树枝跃上顶端。

  动作轻快行云流水,简直像是野人一样。

  他将墨柠檬丢下,转身就要走。

  墨柠檬连忙叫住他,“喂,等等!”

  她这才看清楚,这人和她年龄差不多大,却穿着奇奇怪怪的东西,像是兽皮一样,勉强遮盖。

  映着月光,那张脏兮兮的小脸露了出来,竟眉眼如画,清澈俊逸。

  只是,眼中却带着深深的防备。

  墨柠檬满脸好奇,“你……住在这里吗?”

  男孩不说话,转身就走。

  墨柠檬连忙一路单脚蹦着追上去,“你不要怕,我不是坏人。”

  “我迷路了,只能跟着你了。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你住在哪里呀?我就住在山脚下,来很久了,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呀。”

  “也对,这里人烟稀少,也只住了我们一家人,没有见到也正常啦。”

  “不过,那捕兽夹和陷阱是怎么回事啊,是你设置的吗?”

  “这捕兽夹伤了我的脚,害得我都走不了路啦,你可不能丢下我不管,最起码要安全把我送出去吧,不然我爹爹娘亲肯定会着急担心的。”

  “……”

  她正喋喋不休,男孩突然停下了脚步。

  墨柠檬猝不及防,差点一头撞在他身上。

  连忙勉强站稳,却见他眼神凌厉,整个人弓起身子,发出低低的嘶吼声。

  那副防备和戒然的样子,像极了野兽。

  “怎么了……”

  她的话音刚落,寂静的树林里响起同样的低吼声,浓重的腥臭味扑鼻而来。

  一只花斑豹子耐着优雅的步伐出现,眼神泛着幽幽的绿光,可见已经饥饿了许久。

  男孩警惕性绷到最紧,对着花斑豹子龇牙,那模样,和野兽根本就一模一样。

  紧接着,不给对方机会,男孩率先出击,双手如同利爪一样,狠狠的抓上豹子的后背。

  花斑豹子立马毛发竖起,嘶吼着扭转,瞬间将他甩了下来。

  一人一豹,以最原始的方式打在了一起。

  墨柠檬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她从来没见过一个人这样。

  不,他不算是人,言行举止,分明和野兽一模一样。

  可他到底年幼力薄,就算身手再敏捷,也敌不过身形硕大的豹子。

  一个躲闪不及,利爪顿时从他脸上掠过,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墨柠檬心中一突,连忙大叫,“停下!都停下!”

  可无人听她的话。

  墨柠檬连忙取出一片树叶,放至唇边,轻轻吹了起来。

  那声音温柔舒缓,带着别样的魔力,瞬间安抚了暴躁的情绪。

  原本眼冒绿光的花斑豹子缓缓停了下来,像是被顺了毛的猫咪,慢慢安静了下来,继而,缓缓消失在森林中。

  墨柠檬这才放下树叶,单脚蹦过去,焦急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男孩喘着粗气,眼中犹带着杀气满满。

  墨柠檬却被他脸上的伤痕吸引,伸出手轻轻触碰,“疼吗?”

  男孩猛然一怔,对她龇牙嘶吼。

  墨柠檬却一点不怕,肉肉的小手轻轻的抚上他的头顶,声音轻柔,“吓坏了吧,没关系了,已经不危险了。”

  男孩愣了,眼中的防备和戒然尽数褪下。

  他沙哑出声,“你……是谁?”

  墨柠檬甜甜一笑,“我啊,是来拯救你的!”

  『全文完』

  

章节目录

兽妃当道:冷王盛宠无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妮小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妮小跳并收藏兽妃当道:冷王盛宠无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