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按照齐妙先前说的,直接拐去雪糕4s店。

  说来惭愧,她对车一点研究都没有,之所以选择这个,完全是因为以前爱吃雪糕的时候,吃四个圈。

  进到店内,经店员介绍,齐妙爽快的全款要了扣3。

  刷卡的时候,给她介绍车的店员都懵了。

  毕竟这么爽快的买主,还是很少见的。

  不是说没有,是少见。

  不跟他们要东西,只是试驾一下便决定。

  说了日子提车,那店员站在门口,久久都没有回去。

  老天,今儿可以买彩票了啊!

  齐妙开车直接去了城外南山寺。

  既然安然推荐,她去那边小住几日,也不是不可以。

  但不知道为什么,越驱车往那边走,心里就越不安。

  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变道,回了自己的小窝。

  宅,各种宅,关掉手机的宅。

  整整七天,除了睡觉就是发呆,偶尔饿了再做些东西,填饱肚子。

  因为有心事,因为没心情。

  所以基本上做一顿,能吃两整天。

  有时候忘了,就不吃。等再拿出来的时候,已经变质了。

  七天内,她唯一的想法就是……回到东陵。

  可是,毫无头绪。

  她心里清楚不该这个样子,可偏偏……

  控制不住。

  她想要出去,想要接触人,在这么下去肯定会抑郁。

  可是,每当要换衣服的时候,又把自己摔回床上,一动不动。

  她跟外界失联了。

  没有亲戚,没有朋友,诊所那边也没心情过去。

  就这样吧。

  就这么呆着,混一天是一天吧。

  “叮咚——叮咚——叮咚——”

  急迫的门铃声传来,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家的门铃,除了偶尔的外面,根本没有人按。

  即便网购的东西,也是送到诊所,不会来这边。

  齐妙慢吞吞的穿鞋,站起身的时候眼前一黑,瞬间又跌回了床上。

  宣软的床垫,让她上下颠了颠。

  突然想起七家屯的火炕,若是刚才墩坐在火炕上,估计得疼吧。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声依旧响个不停。

  齐妙等晕眩感稍退,再次起身出了卧室。

  卧室的窗帘、客厅的窗帘都没拉开。

  屋子里光线很暗,有些神秘的感觉。

  齐妙来到门口,靠着是门框,轻声询问:

  “谁?”

  “开门!”

  两个字不多,齐妙听出是男人的声音,具体是谁没听清。

  大白天的,肯定不会有事儿,拧开反锁,把门打开——

  没等她反应过来呢,就那么懵懵的被压靠着门板,唇被吻住了。

  这……

  什么情况?

  齐妙想要挣扎,奈何对方所有工作做得很足。

  直到——

  脑袋缺氧,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妙儿——”

  刘文彧接住她下滑的身子,将人拦腰抱起。

  看着脚上的鞋,叹口气脱掉,换上她的可爱小拖鞋。

  真的好小,脚后跟还在外面。

  把人抱回卧室,轻柔的放在床上,仔细打量。

  原本还有些肉的小脸儿,如今已经瘦削成了尖下巴。

  短短七天,她到底离经历了什么?

  魔鬼减肥不成?

  把客厅的窗帘拉开,阳光打进屋,瞅着不算大的房子,嘴角上扬。

  原来,她就是生活在这里。

  怪不得刚刚卧室瞅着那么眼熟,完全是跟……

  “唔——”

  卧室内的声音,让刘文彧警铃大震。

  快步冲到床边坐下,大手轻柔的摸着她的脸,说:

  “妙儿,妙儿……”

  意识不清的齐妙,听到熟悉的称呼,本能的应着——

  “文……彧,我……终于找到你了。”

  想要睁开眼睛,奈何真的没有力气,索性闭着眼睛,继续呢喃:

  “我好慌,我居然回去了。没有爹娘,没有哥哥,更没有你。文彧,你不知道,有一个跟你长得好像得,也叫文彧。”

  “只不过他姓‘刘’,一点都不如你。嘴巴坏,棺材脸,不如你疼我。文彧,你抱抱我,抱抱我。”

  边说边张着双手,紧闭的眼睛,落了泪。

  刘文彧见状心疼不已,弯腰抱住她,说:

  “对,他不好,他不如我,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

  “不要。”齐妙倔强的拒绝。

  “乖,看看我。”

  “不要!”齐妙搂紧他的脖子,心有余悸的说,“文彧,我知道这是梦,我不想醒了,真的不想醒了。”

  “没有你的日子我过不下去,就让我一直活在梦里,好吗?求你了,求你了……”

  怀里爱了那么久的女人……竟然因为他的赌气,让她承受这么多。

  是啊,她怎么可能会跟他说她的来历。

  当他带着记忆重生的时候,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会有这么发达的地方,太奇妙了。

  轻柔的吻着她的额头,她的眉,她的眼睛,她的泪,她的脸颊,她的唇……

  爱,是他们一辈子的事儿……

  当齐妙鼓足勇气睁开眼时,她又一次成了文彧的女人。

  看着眼前帅气的刘医生,不对,是她的独孤寒。

  深吸口气,窝在他的怀里,单手搂着他的脖子,问:

  “文彧,真的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太难以让人相信了。

  一切来得太突然,突然到她自己都不敢去信。

  刘文彧紧搂着她,在她眉心处亲了一下,道:

  “这次,信了吗?”

  信,确信了。

  只有她的文彧,才会吻这里。

  翻身趴在他的怀里,紧紧搂着他,说:

  “我想你,发疯了一样想你。你走后那几年,我根本吃不下、睡不安、过不好。你怎么就忍心扔了我,怎么就忍心扔了我呢!”

  “是是是,我不好,我不好。”刘文彧心疼的搂紧她。

  别说她不信,就是他自己在看到姐姐把人送医院的时候,他也不信。

  当她醒来看到自己说的第一句话时,他才信。

  他们素未谋面,能唤出他的名字,自然就是他的妙儿。

  虽然只有五天,可这五天他备受煎熬。

  不敢睡,时刻都在办公室严阵以待。

  五天两次病危,魂都要吓掉了。

  好在,一切有惊无险,她没事儿了。

  因为生气她的隐瞒,所以故意不相认。

  没想到她更狠,一条朋友圈,关闭手机,直接消失了七天。

  就在她消失的那一刻,他什么都不想管了,只要能找到,一切都过去,他们好好地……过日子。

  “文彧,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有心就能找到。”刘文彧淡淡的说着。

  躺在床上,满足的搂着她。

  失而复得的心情,让他什么都不想顾虑。在她眉心处浅啄一口,道:

  “妙儿,我们结婚吧。”

  “……”

  齐妙没有说话,深吸口气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开口问:

  “你……真的决定了吗?”

  刘文彧蹙眉,瞅着纠结的小女人,突然心慌的说:

  “你不愿意?”

  “我……”齐妙说不出来。

  她总觉得太玄幻了。

  明明是她穿越,如今他又回来。

  这到底是什么东东,为什么不按常理出牌?

  刘文彧烦躁了,从零散的衣服里掏出烟,没等点上呢就被她拿走——

  “不许抽。你要是想跟我结婚,就不能抽烟。”

  刘文彧无语的把玩着打火机,瞅着她固执的样子,说:

  “你讲讲道理,我说跟你结婚,你没答应我。现在又说想跟你结婚就不抽烟。只要你答应我,这烟我立马扔了。”

  呃……

  齐妙挠挠后脑勺,顿时也觉得自己不可理喻。

  起身跨坐在他的身上,侧耳倾听熟悉的心跳,说:

  “文彧,你觉得这一切是真的吗?我怎么就……就没真实感呢!”

  “傻瓜,真是个傻瓜。”男人搂紧她,把桌上的糖塞进她的嘴里,道,“凡事较真儿做什么?过日子,难得糊涂。”

  “谁能把怎么来、怎么没,说清楚?你只要记得,我爱你,要你,必须跟你在一起,就够了。”

  简单的一席话,顿时让齐妙茅塞顿开!

  激动地坐直身子,随后又因为头晕趴在他的怀里,说:

  “好,领证!”

  霸气的样子,颇有在军营做军医的感觉。

  刘文彧好笑的拍拍她,等人翻身之后下床,一边穿衣服一边说:

  “领证之前,为夫得先把你喂好。”

  齐妙看着他健硕的身材,甜蜜的上扬嘴角。

  这七天过得很黑,很丧。

  但是现在……她幸福!

  ……

  下午,当齐妙从政务大厅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两个红本本。

  看着身旁的高富帅老公,齐妙笑眯了眼睛。

  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空间,他们都会生生世世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老婆,我们回家吧。”

  “回哪个家?”

  “当然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了。”

  “哈哈……你这是被我伺养了吗?”

  “是啊是啊,我从医院辞职了,以后就跟你在诊所混,好不好?”

  “那你得好好表现,若是表现不好,我可是会把你扫地出门的。”

  “放心,为夫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走喽,回家!”

  

章节目录

农家娇妻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恋小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恋小爱并收藏农家娇妻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