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姐姐……”沈清兰再喊一声,已然哽咽,抢上两步,握住她的手,“姐姐身体可好?”

  姚太太笑看她,真如长姐一般轻柔抚摸她的长发,“你看,这不好着呢。”

  沈清兰泪盈于目,久久未语。

  堂上坐着的皇后忽然轻叹一声,“你们俩倒是真情意。”

  姚太太挽着沈清兰的手面向皇后,施施然一礼,笑道,“母后,这就是儿臣一直与您提及的沈小姐,今日子渊陪同前来,想必不用儿臣说,您也已经知道了。”

  母后?儿臣?

  皇后?姚太太?

  沈清兰被这称呼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好在皇后及时开口,又一记惊雷炸下,生硬地将她拉回神来。

  “能让子渊牵着手带到我面前的,除了沈小姐还能有谁?哦,子渊都已经明说了,这是他妻。”皇后淡淡一笑,目光再次落在沈清兰脸上,“长得确实倾国倾城,把我的明玉比了下去。”

  沈清兰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了出来,一时间判断不出皇后此言究竟是善是恶,别不是因为卫长钧拒绝赐婚,被皇后记仇了吧?

  她忙拜倒,“民女不敢与明玉公主比,请皇后娘娘不要怪罪子渊。”

  皇后微怔,忽然朗声大笑,“子渊,你的妻胆量不小,居然敢为你求情。”

  卫长钧则笑着将沈清兰扶起,答,“臣妻胆不大,经不起吓唬。”

  “罢了罢了,缘分向来由天定,明玉与你无缘,我又何苦为难你们来做个恶人?”皇后又笑,“子渊,你知道开国郡侯离京前,曾进宫见皇上,是为何事?”

  “父亲未曾提及,不过臣猜想,应该是为边城防务。”

  皇后摇头,笑容愈暖,声音愈慈,“非也,老侯爷对皇上说,幺子已与沈家女定亲,虽然还没有下聘定吉期,但亲家翁即将抵京,操办起来也很快,恳请皇上尽快派遣将领接任,不要耽误了他赶回来参加婚礼。”

  卫长钧抿了抿嘴,行了个礼,“多谢皇后娘娘成全。”

  “你倒是谢得快。”皇后起身,缓步到两人面前,“放心吧,老侯爷年纪也大了,皇上怎么忍心让他久驻北塞?今日下午,闵老将军的二公子主动请缨北上,皇上已经应许,过了正月就出发。”

  卫长钧大喜,“皇上隆恩。”

  ……

  因为皇后娘娘在,沈清兰没有在姚宅久待,略说了几句,卫长钧就带离开了。

  “姚姐姐的生母原本是皇后娘娘入宫前的婢子,后来也跟着一起入宫,一次意外被皇上宠幸,怀上了姚姐姐,被封了个才人,却因忐忑愧疚,难产去世,姚姐姐当时也几乎性命难保,虽然最后活了下来,却因为窒息,生下来就心肺极弱,小小年纪就几次三番在鬼门关挣扎,皇后娘娘将她养在膝下,从大慈恩寺求签算命,得到的结果却说要送出宫去养,或可留一命,于是,皇后娘娘就把姚姐姐养在宁远侯府,名义为老夫人的义女,没想到,磕磕绊绊,还真的活了下来。”

  “想不到姚姐姐竟是公主……”

  “不错,姚姐姐小名菡萏,宫里人人称为菡萏公主,只是出宫后,为了安全,就隐匿了身份,知情者甚少。”

  “那,姚先生可知?”

  “起初不知,后来才知道的。”卫长钧回忆起往事,笑了起来,“姚姐姐一次上街买首饰,偶遇姚兄,两人一见钟情,但是姚姐姐身份特殊,宁远侯府无人敢做主,忙送信进宫,皇上和皇后自然也不许,可姚姐姐非他不嫁,甚至悄悄与之私奔了,当时可把宁远侯府上上下下吓坏了,老夫人带头进宫请罪,皇上震怒的同时,立即派人追查。”

  沈清兰听得入神,忙追问,“后来呢?”

  “后来,找到了,但也已成定局了,姚太太表态,愿放弃公主身份,以平民身份嫁人,此生不入京。”卫长钧轻轻一叹,“现在你也知道了,为什么姚姐姐病得那么重还不肯回来,姚兄也是那时候才知道,他娶的是个公主,好在两人一直恩爱不疑,这么多年过去,皇上和皇后早也不生气了。”

  沈清兰不胜唏嘘,是啊,还生什么气呢?能有一个人肯把她宠在手心里,娇惯得一直如同十八岁,还能活下来……便知足了吧。

  “子渊,皇上和皇后……真的不怪罪你抗旨?当初你……”

  卫长钧笑,“皇上和皇后当时确实是要降罪的,不过明玉公主求情了,等你将来见了明玉就知道了,她……哈哈,她若是个男儿身,恐怕也会和姚姐姐一样不辞而别,但不是为了儿女私情,是会跑去军营,要求入伍。”

  “……”沈清兰目瞪口呆。

  从姚宅出来,时辰已经不早,两人赶到马车旁时,薛扬和碧玉早已经等在那里,四人依旧坐车返回。

  林氏见女儿平安归来,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什么也没问,让她先回去休息,而是叫住了卫长钧。

  转眼就是第二天,沈家人早早的起来了,沈良和沈之逸却没有和往日一样急着去衙门,一家人坐在一起说话,沈清兰旁听,从沈良的话中才知道,当初在会州养伤的那个黄公子竟然是太子殿下,他为了抓住三皇子结党营私、意图篡位的证据,亲自潜行到会州,意外受伤。

  原来,三皇子早就在朝中培植势力,意图扳倒太子,逼宫让皇上退位,原会州别驾王大人就是三皇子党羽,三皇子还曾以巡查边境为由在会州住了一段时间,就住在别驾府上,后来被人告发,皇上震怒,三皇子仓促回京辩解,王大人也被削官为民,为了不打草惊蛇,稳住三皇子党羽,皇上只说他是告老还乡,王大人临走时,将三皇子的计划言和党羽人名录埋在西园子的腊梅树下……

  三皇子虽然被告发,但是没有确切的人证物证,他便抵死不认,于是,卫长钧、胡佐、穆华欣……等人就以各种名义先后赶到会州,最终找到证据,将三皇子及其党羽以谋逆罪处死。

  

章节目录

幽香闲闲露华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方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方唐并收藏幽香闲闲露华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