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801章 他陪她长大,她陪他成熟!(完)

  “长卿!”云老太太万没想到,连自己都被撵了,顿时气的浑身发抖,差点当场就要背过气去。

  她手指着云长卿,痛心疾首,“你好,你很好,不过是个丫头受了点委屈,你就连你亲生的娘和弟弟都不要了。好,我们走,走……”

  “娘,别啊。”云长风连忙过来抱住云老太太,一面对云长卿道,“大哥,你快说个软话,难道还真叫娘走不成?何况,这个时候,娘还能去哪儿?”

  “哼,我不要他的软话,他既然成心撵,咱们走。风儿,你去,将我的东西收拾出来,咱们娘儿一起走,哪怕露宿街头,也不求他。”云老太太仍旧撒着气儿。

  云长风急的吼,“大哥,你当真这么狠心,娘这么大岁数,身子又不好,外头天寒地冻的……”

  云长卿铁青的脸上似乎有些动容。

  云绾歌见状,忙道,“爹,您别气了,别让祖母和二叔走。外头冰天雪地的,他们会冻着的。就像绾儿去年,被人陷害打碎了祖母屋里的花瓶,被罚在雪地里跪了两个时辰。才两个时辰,绾儿那时冻的都要死了。祖母这么大年纪,要是受了冻,岂不更容易死掉?”

  “你,你……”这小祸害精,云老太太被她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云长卿深吸了一口气,“来人,将老太太和二老爷的东西收拾出来,将他们送至城外别庄。”

  “大哥。”

  “你?好,我们走。”

  云老太太气呼呼的拽着二儿子走了。

  杨氏连忙爬起来,也跟着跑了。

  只有云若雪慢悠悠的起身,随后,还朝云长卿微微鞠了一躬,“大伯,雪儿告退。”

  从头到尾,她没有为杨氏说一句话,这倒让云绾歌有些意外。

  不过,想着云若雪也是重生而来,大约也是看透了一些东西。

  无所谓了,对云若雪的仇,前世就已经报了,这世,只要她不来招惹自己,云绾歌是决计不会有那个闲心去管她的。

  云老太太动静闹的很大,恨不得一嗓子嚷的全城的人都知道云长卿的不孝。

  不过,她还是低估了云长卿。

  云长卿至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甚至,在她走时,都没有露面。

  虽说这种行为的确不孝,可是,若这次服软了,他如何对得起小女儿?

  当年,芷儿生她时难产,差点一尸两命,那般辛苦得来的闺女,他们是捧在了手心里。

  后来,芷儿不辞而别,他痛苦至极,要各地的去寻,没办法照顾年幼的云绾歌,这才托付给了家里。

  想着,这个家,一个是嫡亲的祖母,一个是嫡亲的叔叔婶婶,再不济,也不会短了她的吃喝,不叫她受委屈。

  熟料,他们根本没将他的宝贝当人看。

  他们这样的行为,又置他云长卿于何地?

  但凡他们有一点在乎他的话,也不至于如此苛待他的女儿。

  “爹,叫祖母和二叔他们回来吧?我知道爹心里很难过。”云绾歌倚在父亲怀里,懂事的劝着。

  一旁,云天骧恨铁不成钢的白了她一眼,“他们都那样对你了,还替他们求情呢?依我说,爹肯让他们去别庄,有个栖身之所,已经是格外开恩了。像这种忘恩负义的寡情之人,就该跟他们划清界限,断了关系,让他们流落街头去。”

  “那样,不好吧。”云绾歌弱弱的说着,虽然心里十分赞同哥哥的话。

  云长卿看着女儿清瘦的小脸,哄道,“绾儿不用操心这些琐事,爹自有主张。”

  从今后,他的女儿只需要快乐就好。

  “嗯。”云绾歌抱着父亲的脖子,在他满是胡渣的脸上,甜甜的亲了一口,“有爹真好。”

  云长卿心底的阴霾,顿时散的一干二净。

  因这些日子担心女儿而显得憔悴的脸,也有了些许笑容。

  云天骧顿时觉得心里酸溜溜的,有了妹妹,爹的变化有点大呢。

  话说,这几年跟在爹后头,他一次都没见爹这样温柔的发自内心的笑过。

  “爹。”看云长卿心情好了,云绾歌想到什么,又眼巴巴的说,“我在外头找你的这些日子,总是梦见娘。”

  “什么?”云长卿心头一紧,眸中竟是湿红一片,连声音都哽咽了起来,“绾儿是想娘了?都怪爹没用,找了几年,也没找到。”

  云天骧闻言,眼圈也红红的,心里发酸,他又何尝不想娘亲。

  娘走的时候,绾儿还小,不记事,可是,他懂了啊,他怎么也忘不了母亲在时,一家人在一起的温暖。

  可是,母亲离开,他跟爹的脸上都没了笑。

  “不是。”云绾歌小手抚向父亲的脸颊,认真道,“我梦见娘,她说,她在京都,还叫我跟爹还有哥哥去找她呢。”

  “京都?”云长卿讶异的盯着她。

  云绾歌懵懂的点头,“娘是这么告诉绾儿的。娘说,她想爹,想哥哥,想绾儿,可是,她回不来。所以,爹,咱们去找娘好不好?”

  她抱着云长卿的胳膊就开始撒着娇儿。

  云长卿胸膛起伏的厉害,也不知是激动还是怎么?他只不住的点头,“好,好,去京都,你娘在那儿,在京都,京都……”

  “爹。”云天骧觉得父亲这是魔怔了,“京都咱们去年才去过,何况,你还叫了田叔在那边打听着,若有消息,他也会通知咱们的。”

  虽说,云绾歌刚才一说,他心里也挺激动,可细一想,不过一个孩子的梦,哪里能当真?

  云长卿顿时被打击的失魂落魄。

  云绾歌暗自白了哥哥一眼,再抬头,眼泪汪汪的,“爹,娘就在京都,我要去找娘。过完年,你就带我去找娘。”

  “好好,过完年,爹就带你去找娘。”云长卿回答的声音有些哽。

  云绾歌满意了,照爹目前宠她的这个样子,还有对娘亲的极度思念,年后去京都,指定没问题。

  有爹和兄长在的日子,云绾歌过的很是自在安稳。

  云若雪那边没有动静,也从未在她跟前出现过,不过,云绾歌私下倒是打听得,云若雪小小年纪,倒是经营了不少的铺子,其中,还从幕后买了其父云长风低价出售的铺子,如今,经营的很是不错。

  甚至,她和赵仲轩之间,又有了来往。

  时间一晃,便到了年三十。

  一大早,云天风便风尘仆仆的从别庄那儿赶了来,对着哥哥云长卿就是一顿哭诉。

  说别庄的屋子冷,伙食差,母亲的病更重了。

  云长卿不为所动。

  云长风哭的眼泪鼻涕一大把,见哥哥没有一点反应,最终也是怕了,没辙了,这才当着他的面,写了封休书,命人送到庄,立刻就要送杨氏回杨家。

  云长卿这才稍稍有了些动容。

  女儿受了天大的委屈,可是,母亲和弟弟,他再怎么罚也断不了血脉亲情,可这口气若不出了,他对不住芷儿,对不起绾儿,也对不起自己。

  “若是母亲知道错了,可以回来。”

  最终,云长卿发了一句话。

  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是让云老太太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且要回来跟云绾歌认错,方能重拾母子之情。

  云长风回去,将长兄的决绝跟云老太太说了。

  云老太太倒在床上,一脸颓然。

  这个儿子她是知道的,向来心软,可真若是触犯了底线,那就是个混不吝。

  这些年,她过惯了富足闲适的生活,乍一来别庄,哪哪都不习惯。

  最终,和内心僵持了不到半个时辰。

  云老太太命人收拾了东西,跟着二儿子一起赶回了云宅。

  不过跟个丫头片子道个歉,说句软和话也不会死,反而,要在这别庄生活下去,她才真的会死。

  其实,她能再回云宅,就表示已经服软。

  当晚的年夜饭,除了杨氏,云若雪姐弟也在。

  大房二房也算齐全。

  云老太太主动给云绾歌夹了菜,说了不少和软的话,至少,表面上看,算得上是个慈爱的祖母了。

  饭后,云老太太给四个孙子孙女都发了压岁钱,其中,独数云绾歌的多。

  云长卿总算欣慰了不少。

  一个年,到底算是和和美美的过去了。

  正月,天气和爽,云绾歌跟着哥哥倒是出去玩了不少。

  不过,元宵节一过,云绾歌就又拽着父亲,耍赖般的要去京都。

  她算了算时日,从去年腊月开始,母亲若从南疆出发的话,下个月差不多就能到京都。

  而他们现在出发,正好能赶上。

  原本,漠城那边还有些事务要办,但是,经不住小女儿的软磨硬泡,云长卿还是决定随她去京都走一遭,就当是带她出去逛逛也好。

  对此,云天骧表示,父亲太过了,宠孩子不是这么宠的。

  但即便如此,他竟然也屁颠颠地跟着去了。

  一路上,云绾歌倒没有什么新奇,反正,从凉城都京都,这其中路过之地,前世,她都玩过了。

  偏是云天骧,像个第一次出门的大孩子,看见什么都兴奋,活泼的跟个猴儿似的。

  云绾歌心想,等到了京都,看到沈樱,不知她见到了这样少年的哥哥,会是个什么心情?

  这个时候,沈樱跟那端王还未订婚吧?

  前世,沈樱在爱情上遭受了不少的磨难,这一世,但愿哥哥能及早出现,免她生受情爱之苦。

  一路上,挺顺利。

  却不想,到了通县,距离京都也就两日的行程,天却下起了大雨。

  大雨滂沱,道路泥泞,根本走不了。

  云绾歌一家人被阻在了客栈里。

  正百无聊赖了,倒是无意中打听得不少京中轶事。

  譬如,年前,萧将军家的那个自小有才名的庶女萧若水,某日清晨,被人捆绑着直接送到了将军府门口,身上还带着封书信。

  这事闹的很大,萧将军差点告到了大理寺。

  不过,很快,竟查出,此事乃当朝晋王殿下所为。

  原来,萧家这名庶女,不知羞耻的几番死缠晋王殿下。

  晋王殿下终于被惹怒,便以此警告将军府,好好管教此女。

  萧将军一怒之下,便将萧若水关在府中禁了足,不过,也有传言,说是,萧若水被送到了某个乡下,也不得而知。

  大雨一连下了三日,第四日的清晨,阳光总算出了来。

  地面虽然还很泥泞,但是,走官道的应该还不成问题。

  客栈里的住客,也都纷纷结了账准备出行。

  云绾歌跟随父兄上了马车,坐在马车上,她百无聊赖的掀了帘子,却见到一队人马,乃是南疆装束。

  心,狠狠一跳。

  这时,马车刚要驶出。

  云绾歌大叫着,“爹,我要下车,我忘东西了。”

  马车停下,云绾歌跳下了车,却不小心崴了脚,哎呀一声叫出声来。

  那端,刚下了马车的妇人,听见声音,扭头看了来,不过,她戴着面纱,云绾歌也看不清她的脸。

  只是,凭着身形,云绾歌也认出了,那就是李芷,她的娘亲。

  后面,一匹骏马赶了来,一个紫衣少年翻身下了马。

  云绾歌一瞧那少年,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这不就是少年李寻么?

  乖乖,怪不得前世娘每每惋惜她和李寻的姻缘,这李寻少年的模样可一点不比轩辕烨差了,一样的矜贵,只是,李寻更矜傲一些,轩辕烨更温暖一些。

  “绾儿。”云长卿被她的惊呼声吓了一跳,连忙下了马车,扶住她。

  这一声绾儿,直让前方快进客栈的女人,猛地回过头来,一双眸子,隔着面纱,直直的望着那对父女。

  “爹,我没事。”云绾歌扶着父亲的胳膊,感觉到一层炙热的视线,也扭头望了去。

  云长卿揉揉她的头,轻呼一口气,“没事就好,忘了什么?爹帮你去取。”

  “行了,你们上车吧,我去。”云天骧觉得这父女俩都墨迹,还不如自己呢。

  他敏捷的跳下马车,就往那客栈里去。

  台阶上,女子看着云天骧,身子晃了一晃。

  两个侍女连忙扶住,“圣女。”

  紫衣少年李寻,亦是吃惊,“姑姑,你怎么了?”

  “我,没事。”女子摇头。

  却不想,这简单的三个字,惊的云长卿心口突突的跳起来。

  隔着面纱,他看不清那女人的脸,可是,这声音,他怎么可能忘记?

  “芷儿。”他失魂的唤了一声,突然,松开了女儿,就朝那端扑去,“芷儿,是你吗?芷儿,我是长卿。”

  几个侍卫模样的人,忙的拦下云长卿。

  李芷面色发白,心也跳的厉害。

  一脚踏入客栈门里的云天骧,又后退了出来,一双眼睛怔怔的看着李芷,“娘?”

  云绾歌似乎才回过神来,也扑过来,哭喊着,“娘,你是我的娘吗?娘,绾儿好想你。”

  “芷儿,是你,芷儿……”云长卿抱着小女儿,哭了。

  李芷心口发涨,猛一掀面纱,推开侍卫,朝云长卿父女奔过来。

  “是我,是我。”

  李芷扑进云长卿的怀里。

  众人都傻了眼。

  云绾歌挤在两人的边上。

  “绾儿,我的女儿。”李芷一手将她拉入爹娘的怀抱。

  门口,云天骧突然跳起来,朝这边扑来,一把从后抱了来,将云绾歌挤在中央。

  “爹娘,还有我,我……”

  一家四口重逢,真乃世间最美好的事。

  然而,接下来的三日,李芷和云长卿就一直待在客栈里,连饭菜都是送进去的。

  云天骧、云绾歌兄妹就像两个被抛弃的孩子,完全没了存在感。

  就连李寻,几次三番也是连连皱眉,在这客栈里闷的快发霉了。

  终于,第三天的晚上,云天骧没忍住,买了两壶酒,云绾歌亲自去请李寻。

  怎么着,他们也算表兄妹。

  李寻本瞧不上他们兄妹,可都是半大少年,哪里受的住烦闷,被云绾歌一撺掇,便半推半就的到了云天骧的房里,酒过三巡,三人话就多了起来。

  你说你的,我说我的,不过几杯酒的功夫,三人就熟络的跟自小一起长大似的。

  原本,云绾歌还想提醒他未来提防李玥璃,但是,细一想,此时离他未来受伤尚早,且这个时候说,他未必会信,关键,她也不好说。

  所以,只等日后多加提防。

  且他们混熟了,对李玥璃那边,只怕,李寻也会慢慢疏远。

  第四天早上,云长卿和李芷夫妇总算出了房门,一个意气风发,一个明艳动人。

  终于,一起启程上京都。

  来到京都,一家人都被安排在了京都驿馆。

  这日,皇上在御花园设宴,为南疆使臣接风,因为南疆的小世子也来了,便叫京都各贵家未出阁的千金,一齐参加。

  除了想与南疆结亲之外,也有为皇室几位成年的皇子寻上一门亲事,这其中便包括晋王轩辕烨。

  虽说,才是初春,天气还有些凉,可御花园里却是繁花似锦,花团锦簇,一派暖意融融。

  就连太后她老人家也难得的出来了,由皇后和宸妃、贵妃等一众妃嫔陪着,和李芷说着体己的话。

  说到兴处,太后就想为李寻保个媒。

  李芷自然是没有应允,毕竟,南疆世子不会娶北仓国女子为正妃,可若是侧妃的话,只怕人家又不乐意。

  于是婉拒。

  不过,李芷说自己有个儿子,正是说亲的年纪。

  她深知,北仓国的贵女们,自小受着礼数教导,做媳妇是真真不错的。

  却不知,御花园里。

  李寻因是世子,和皇上还有一些皇子们说话呢,他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场面,新奇的很,自是坐不住,于是,到处走走逛逛,却不想,一个花圃后,一个转身,撞到了一个少女。

  沈樱最不耐烦这种场面,与人闲话了几句,就想找个地儿亲近,不想,刚偷溜到花圃后,那端竟然跑来个冒失鬼,将她撞倒在地。

  “姑娘,你没事吧?”云天骧忙伸手扶她。

  她的手,真小,真软。

  沈樱不想,这厮竟然抓了她的手,当即又羞又恼,“你松开,你个登徒……”

  抬眼怒视,正对上一双带着歉意的桃花眼,当即怔了。

  云天骧看着她那张巴掌大的芙蓉面,更是惊的呆了。

  二人内心同时道,:这人怎么如此熟悉?像是哪里见过的。

  另一端,云绾歌倒是玩的乐不可支,前世,她身为皇后,这些贵女中,可是有不少她后来的闺中密友呢。

  说说笑笑的,大家很快就成了朋友。

  轩辕烨是被宸妃娘娘下了死令,才不得已过来的。

  原本,他都打算趁着现在天好,去凉城走一趟呢。

  谁料,南疆使者来了,真是来的不是时候。

  坐在那儿,他也是心不在焉的。

  可是,不远处的花丛间,一行少女,笑语嫣然,其中一个笑的格外好看。

  轩辕烨瞧的怔了,那女孩,乌发黑眸,肤白纯净,一双幼兽似的眸子笑的天真又放肆。

  轩辕烨不觉间,心头一震,竟忘记了还陪着皇上和异族使臣呢,就那么直愣愣的站了起来,朝那端走了去。

  云绾歌正和人说话,冷不防一道修长如玉的身影走来。

  众贵女们个个娇羞又欣喜,纷纷摆出自以为最美的姿态。

  唯有云绾歌在看到轩辕烨的刹那,笑的淡定又从容。

  她早就知道,今日之宴,定能看见他。

  只是,没想到,他倒自己找了来。

  “真的是你?”轩辕烨走近,一双眸子定定的望着她,面色看着平静,声音却透着难以抑制的激动。

  云绾歌仰着小脸,“仙子哥哥,我说话算话,我说过会来京都看你啊。”

  “嗯。”轩辕烨笑了,如梨花照水,动人心魄。

  姑娘们瞧傻了眼,一个个芳心涌动。

  云绾歌更是咬了咬唇,纠结啊,怎么就重生在了八岁的时候,要嫁他,还得等好几年呢,心塞。

  “走。”轩辕烨突然拉起了她的手。

  云绾歌一阵茫然,“去哪儿?”

  “去父皇那儿,让他指婚。”轩辕烨简单直接,拉着她就跑。

  如果之前,还觉得她小,觉得两人不可能。

  可就在刚才于人群中看到她的一瞬,他恍惚有种错觉,她是他爱了几世的女人,他要她。

  云绾歌笑了,跟着他的身后,笑的像个小傻子,却又那样幸福。

  她很感激,让她这个时候遇到了他。

  从今往后,他陪她长大,她陪他成熟,他们会一直幸福,一直幸福下去的!

  

章节目录

重生为后:冷帝宠入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紫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绾并收藏重生为后:冷帝宠入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