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

  安王周晏站在城墙上,看着城门外的一片狼藉,尸骸满堆,血流成河。

  “大哥还真是料事如神啊。”

  周晏下令开城门打扫战场,在他心里,原本就认江鸿远当大哥,后来江鸿远成了太子,他差点儿没高兴死。

  别的兄弟他一个都不认,在他这里就只有江鸿远一个哥哥。

  城外死的人马两拨都是来攻打京城的,他事先按照江鸿远的吩咐在京城外布下包围圈儿。

  并且刻意调动城防,隔开这两拨人,让这两拨人从不同的方向往京城来。

  然后又派人故意挑起这两帮人打起来,(双方的斥候团队都被江鸿远的人利用易容术潜伏了进去,他们给出错误的讯息,让双方都以为对方是朝廷的兵马。

  至于说为啥着装不一样,简单啊,朝廷故弄玄虚。

  等他们打得差不多了,周晏的人就围了过来,将残兵败将们包了饺子。

  如今两方人马都死得差不多了,吕孟战死,任元洲被活捉。

  毕云龙那头的人也抓了几个头头。

  而京城守卫这头也抓了不少奸细出来,这些人都被捆绑好了以后,便有人来向安王禀报。

  安王闻言便亲自押送这些人进天牢。

  就等着江鸿远回来了。

  也不知道猎场那边儿到底这么样了。

  安王朝着猎场的方向看去,心里有几分担忧。

  大哥肯定会没事儿的,大哥是最厉害的! 年轻的王子不断地跟自己做心理建设。

  猎场。

  江鸿远和众臣在永安帝的塌前,江鸿远一脸悲痛,踏上的永安帝昏迷着,先是褚老神医给出了结论,其他的随行太医也都纷纷给出跟褚老神医一致的结论。

  文绉绉地说了一长串。

  就是皇上没救了。

  也许会醒来,但即便是那样可能会在床上瘫一辈子。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妖道害了皇帝。

  皇帝成了这般模样,大臣们就看向了江鸿远,有人提出国不可一日无君,请太子继位。

  江鸿远摇头拒绝,说他会先接手政务,但是具体的还要成王安王以及八皇子一起商量一番才行。

  毕竟他爹还活着,努努力说不准儿还能救过来。

  众臣纷纷赞叹江鸿远的人品过硬,这天晚上发生了这么多事,无非就是成王想杀爹上位,然后秦王杀了成王之后也想上位。

  结果到了江鸿远这里,他却说要兄弟几个商量商量。

  仁义啊。

  这一晚上注定是个不眠之夜,江鸿远将永安帝的治疗交给褚老神医和另外两名太医,又让人将妖道控制了押回京城。

  妖道是成王的人,证据要找足不是。

  至于说那些个攻击猎场的山匪们……已经被江鸿远这头安排的人全部都清剿完毕,猎场……是他跟永安帝商量之后布置的陷阱。

  这个陷阱让成王等人一个个的跳了进去,无一生还。

  成绩卓绝,光是这四海三山的山匪都被灭掉了,这便是惠及百姓的一件大事。

  …… “哥……你怎么这么傻?”

  鸿博给杜修竹处理好伤,林晚秋得了信儿就赶忙过去看。

  杜修竹盯着她的脖子瞧:“你的脖子……”虽然他猜出来胖官员就是林晚秋,但是……还是害怕啊。

  当时那种恐惧差点儿没把他给撕裂了。

  天塌了也不过如此。

  “假的,做样子的。”

  林晚秋笑了笑,“秦王劫持的是我的侍女。”

  易容术对她来说简单得很,脸嘛,化妆术了解下。

  至于说肚子,闲鱼上硅胶随便买,闲鱼作坊上定做跟她肚子一模一样的硅胶不过分分钟的事情…… “还疼吗?”

  她看着他的手,眼眶红了,眼泪掉了下来。

  杜修竹好想抬手去帮她拭泪,但到底还是忍住了,他冲着她温柔地笑:“不疼,一点儿都不疼。

  这点儿伤对我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你明明知道他不会同意拿我的替身来换你,你怎么这么笨。”

  林晚秋嘟囔着,她知道,她心里都知道,哪怕有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杜修竹都会这么做。

  他不会放弃任何一丝救她的希望。

  他怎么能这么傻,明明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回应他的。

  “是啊,是哥哥笨,所以你别哭了,我真的不疼,真的。”

  杜修竹轻言细语地哄着林晚秋,林晚秋的眼泪掉地更勤了。

  “倒是你,怀着身子呢,跑上来凑什么热闹。

  下次可不能这样了,我以后都不会再管你了!”

  杜修竹收敛了笑容唬着脸道,“猎场有太子,有你哥我呢,有我们在没有任何宵小能成功的。”

  “嗯,以后我不会以身犯险了。”

  林晚秋应下,她舍不得身边的人因为她再受任何伤害。

  心疼死了。

  “你能记住就好了!好了,我累了想休息了。”

  虽有万般不舍,但是杜修竹还是狠心下了逐客令。

  晚秋。

  直到今日我才明白,跟你最配的是江鸿远! 而我……不及江鸿远太多了。

  我的人生本来是灰暗一片,你一步步地走进这片灰暗,撕裂了黑色的天幕,让光透了进来。

  天幕上透进来的越来越多的光亮,指引着我,从地狱深处一步步地爬了上来…… 今生能遇见你,便是我最大最大的幸运。

  如何还敢奢求呢?

  …… “鸿博。”

  林晚秋从杜修竹的营帐中走了出来,就见到守在帐外的鸿博。

  少年身形单薄,脸色苍白,漆黑的眼底浸着浓烈的不安。

  林晚秋张开双臂,走上前去轻轻拥着他,把脑袋靠到他的肩膀上:“我们鸿博都比我高了,以后能让嫂子依靠了。”

  她笑着说,没有提秦王,仿佛秦王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真的是可笑,要是秦王心里真的认鸿博和鸿宁这两个儿子的话,就不会在失败之后点破他们的身份。

  他显然是想用鸿博和鸿宁来帮别人挡视线。

  这个别人是谁……怕是他真正想保留的嫡出血脉。

  鸿博闻言眼眶瞬间就红了,他哽咽道:“嗯,我让嫂子依靠一辈子!”

  他怕,他在知道自己的身份之后真的很害怕,怕嫂子不要他了。

  鸿博回抱住林晚秋,默默地哭,谁都不知道他当时有多恐惧。

  至于说以前的恩怨,什么江鸿远欠他的,什么周炆欠他爹的,在他心里……这都关他什么事儿?

  你说你是爹,可是却从未管过他,等到出现的时候,并没有关心他这些年跟鸿宁过得好不好,而是要他去害像娘一样的嫂子,让他去害一直以来帮他遮风挡雨的大哥。

  他江鸿博不是傻瓜。

  他恨不得亲手杀死秦王,恨不得将秦王弄到他的手术台上,用他做一个又一个的实验,或者把他做成药人,做成蛊人也可以。

  什么血脉亲情,对鸿博来说都是个屁! 他唯独怕的,便是失去嫂子和大哥的爱。

  还好。

  还好没有。

  还好这些他都还拥有着,一点儿都没改变。

  “你也累了一宿,先去睡吧,等休息好了咱们就下山。”

  林晚秋一直轻轻拍着鸿博的后背,等他哭够了这才温柔地对他说道。

  “嗯,嫂子你也要好好休息。”

  松开林晚秋之后,鸿博抬手抹了抹眼泪,“好好休息对孩子好。”

  鸿博又道。

  江鸿远从远处走了过来,他举着拳头砸了砸鸿博的肩膀,别的没说啥,鸿博叫了一声大哥,江鸿远道:“回去后鸿宁交给你了,我这头事儿多。”

  一句话,道尽了信任。

  鸿博心里满满的。

  “好,大哥放心吧。”

  鸿博走后,江鸿远握着林晚秋的手,有点凉:“怎么不多穿点?”

  说完他就脱下自己的外衫披在林晚秋的身上。

  “远哥,我们去看日出吧,听说猎场的日出很好看。”

  林晚秋望着男人,露出笑容。

  “好!”

  江鸿远答应下来,他牵着林晚秋往观日亭慢慢走去。

  秦月峥不远不近地跟着两人,提前进入太监大总管的身份。

  两人慢慢走着,林晚秋问起皇帝的事情:“皇帝怎么就忽然吐血了?”

  “吐血是褚老神医的手笔。”

  江鸿远道。

  “一点儿小手段,他吐血的时候神志清醒,那道士跪在他面前把所有的事情都招认了,然后他气急攻心晕了过去。

  不过他有救,等我接手了政务之后,会安排他慢慢醒过来,等他下了传位的诏书之后,我就安排他慢慢地好起来。”

  “可是娘怎么办?”

  林晚秋问。

  江鸿远道:“到时候以养病为由,让他先在温泉庄子住几年,这头我们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好了,政务扔给杜修竹这个摄政王,到时候让娘假死出宫,然后用新身份跟着我们在宫外游山玩水悠闲度日,重新开始新的人生。

  到时候咱们还可以帮娘相看相看……” 林晚秋笑了,这些安排都是她跟江鸿远曾经讨论过的可能,这些江鸿远都放在心上,并且一直在考虑。

  “娘值得一个好男人珍惜她一辈子。”

  林晚秋道。

  两人到了观日亭,相互依偎着站在那里。

  太阳越过墨色的远山,金色的光辉瞬间将天地间从灰暗中拉扯了出来。

  暖暖的光辉撒在两人身上,相拥着的两个人转头对望,彼此的眼中只有彼此,世间再美好的风景对于他们来说……都是陪衬。

  “真美!”

  秦月峥低喃。

  也不知是在说人,还是在说景。

  或者,人才是他眼中全部的景色。

  你快乐,便是我快乐,我的爱人…… (全文完)手机用户看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请浏览,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章节目录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火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柴并收藏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