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夜幽刚刚回到凤栖宫,刚刚坐在椅子上,听到秦思思的话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一脸紧张惊愕地盯着她。

  秦思思没想到夜幽的反应这么大,也不由得跟着紧张起来,小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我好像怀孕了。”

  这六个字清晰地传入夜幽耳中,他终于确定了某件事情的真实性,快步走到秦思思面前,握住她的双手,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遍,关切地问道:“能确定吗?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是不是想呕吐?”

  抛出一连串问题之后,不等秦思思回答,夜幽又开口说道:“我这就去木隐家族的人过来。”

  往门口走了几步,又自言自语地说道:“还是把竹露家族的人一起请过来,人多力量大。”

  说完,他已经推开门交代门口的侍卫去请人了,秦思思一句话也没来的说。

  等夜幽返回来,秦思思安慰他说道:“你不用那么紧张的,我还没什么感觉,就是想睡觉。”

  “那就去睡。”夜幽毫不犹豫地回道,第一反应就是把秦思思抱起来放到床上,手臂伸出后又觉得不妥,生怕秦思思腹中那个小小的生命承受不了剧烈的动作,便又把手臂缩了回去,拉着秦思思的手走到了床边,小心翼翼地扶着她在床上躺下。

  秦思思看着夜幽僵硬的动作,不觉有些好笑,轻声说道:“我真的没事,你这么一弄,我好像是个受了重伤的人。”

  夜幽却不这么认为:“怎么可能没事?你现在是两个人的身体了,必须要万分小心才行,以后暂时不许修炼魔法了,就呆在房间里好好休息,想吃什么想要什么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夜幽隆重的待遇让秦思思有些无奈,不过心里却是甜甜的。

  木隐家族和竹露家族驻扎在凤歌王城的特派使很快就来到了凤栖宫,晓梦族长和青浔族长需要留在家族属地统领整个家族,特派使是家族中地位较高、实力较强的长老,虽然比族长的实力要差一点,不过治愈术也都是相同精通的。

  两位特派使依次为秦思思检查了身体,都能肯定她的确是怀孕了,已经快两个月了,目前状况一切良好。

  夜幽这才放心了一点,他本想让两位特派使干脆在王宫里住下,专心服侍秦思思,但是两位特派使都是男人,似乎不太方便,而且他们平时也有不少公务需要处理。

  夜幽思虑过后,赏给了两位特派使各自一瓶丹药,让人把他们送出了王宫。

  然后他派人前往木隐家族和竹露家族,请他们的族长派一位治愈术高明的女子住到王宫里来,照顾秦思思的饮食起居,待到秦思思顺利生产,两位医女自然会得到很多的赏赐。

  青浔收到夜幽的信息之后,微微地笑了一下,给夜幽写了一封信道贺,安排好一位符合条件的女子,又准备了一些礼物,与夜幽派来的侍卫一起返回了凤歌王城。

  晓梦在得知秦思思怀孕之后,高兴得合不拢嘴,脆声说道:“太好了,有人跟我作伴了。”

  晓梦为父母守孝三年后,正式与云诚成亲,去年刚生了一个虎头虎脑的儿子,现在还不到一岁,正是熬人的时候。

  不过,晓梦还是排除一切困难,带着云诚和儿子一起来到凤歌王城向秦思思到道喜,当然也没有忘记安排好医女和携带礼物。

  秦思思和晓梦有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上次还是在晓梦儿子的满月宴席上,两人相见甚欢,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晓梦十分慷慨地把自己的孕期经验和育儿经验仔细地讲给秦思思听,秦思思本来不紧张,听了之后才知道原来要面对这么多事,居然有点忐忑了。

  晓梦的儿子到底是太闹腾了,晓梦也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会打扰秦思思休息,所以只住了几天就告辞了,把医女留了下来,嘱咐她照顾好圣后。

  两位医女就在凤栖宫的偏殿里居住下来,贴身照顾身怀六甲的秦思思。

  晚上,夜幽将秦思思揽在怀里,激动的心情让两人都没有睡意,夜色迷蒙,夜幽忍不住转过头来亲吻秦思思的脸颊。

  秦思思红着脸小声说道:“医女说,三个月内不能同床。”

  夜幽轻声回道:“我知道,我只抱着你。”

  她腹中怀的是他的骨肉,是他生命的延续,为此忍耐一时的**又算得了什么?

  但是,怀孕期间,秦思思第一次对夜幽感到了不满,不是因为他做得不好,而是因为他做得太好了。

  他把她看得无比重要,生怕她不小心磕到碰到,不许她修炼魔法,不许她练习锻造术,不许她离开凤栖宫太远。

  秦思思又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顿时觉得无聊透顶,便在夜幽不在的时候偷偷练习锻造术。

  不过夜幽很快就发现了,马上制止了她,还收走了她的锻造炉九华神鼎。

  秦思思马上就要锻造成功的武器就这样失败了,她心里委屈极了,忍耐了许久的情绪终于爆发出来,冲夜幽大喊道:“这也不许那也不许,那你到底让我做什么?每天躺在床上不动吗?你又没时间陪我。”

  看着秦思思泫然欲泣的模样,夜幽愣了一下,隐隐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有点担心过度了,慌忙向她道歉,轻声安抚,保证不会再这么莽撞。

  秦思思对夜幽喊了之后心里也立刻觉得后悔了,夜幽一道歉便马上柔软下来,主动上前抱住了他。

  夜幽揽着秦思思的肩膀,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最后,两人达成了共识,秦思思可以练习锻造术,但是每天只能锻造一件物品。

  夜幽干脆把需要在九华殿处理的公务都搬来了凤栖宫,担心在房间内办公会影响秦思思休息,就在院子里摆了张桌子,在外面做事。

  这样既能处理公务,也能陪伴在秦思思身边。

  如果秦思思觉得无聊,可以出来用磐隐琴为他弹一首曲子,提提精神,即使不说话,也是一种心灵的交流。

  八个月后,时间到了,秦思思在房间内疼得撕心裂肺,夜幽在外面焦灼得坐立难安。

  当微弱的婴儿啼哭声传来的时候,夜幽呆在了原地,表情怔怔的,好像那个声音一直传进了他的心里,成为了他生命的一部分。

  医女在房间里打开了门,呼唤夜幽进去。

  夜幽走进房间,小佩把刚出生的婴孩递到夜幽手上,兴高采烈地说道:“恭喜圣王,是一位小王子。”

  夜幽身体僵硬地站在那里,两只手臂拖着那软软的一团,一动也不敢动,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个闭着眼睛呼呼大睡的婴孩,心里溢满了温情和感动。

  医女看得好笑,从夜幽手里接过了孩子,躬身说道:“让我来吧,圣后与小王子一切安好。”

  夜幽点点头,转身冲到了床边,满脸关切地看着床上的秦思思。

  她一定特别疼特别累,脸色苍白得像纸一样,额头的汗珠、眼角的泪珠都还挂在那里,嘴唇没有一点血色。

  夜幽心疼地握住了秦思思的手,轻声唤着她的名字。

  秦思思睁开眼睛,对夜幽挤了出一丝笑容。

  夜幽眼眶发热,低头在她额头轻吻了一下,低声说道:“谢谢你。”

  秦思思微微摇了摇头,有气无力地说道:“是个男孩,你给他取个名字吧!”

  两人曾经说好,如果是男孩,就由夜幽来取名字;如果是个女孩,就由秦思思取名字。

  夜幽柔声回道:“好,交给我,你好好休息。”

  几天后,夜幽为新出生的小王子取好了名字。

  除了久羲的姓氏以外,名字的第一个字在族谱中是有规定的,排在“夜”字之后,是一个“宁”字。

  夜幽和秦思思都很喜欢这个字,象征着天下太平,和顺安宁。

  夜幽最后选定的是“睿”字,代表了对这个孩子寄予的希望。

  如果不出意外,宁睿将会成为下一任圣王。

  五年后,秦思思生下了第二个孩子,这次是一个女孩。

  她的想法比较简单,因为小公主在天亮时出生,旭日东升,阳光普照,所以她选取了“曦”字。

  宁睿。宁曦。

  两个小宝贝都继承了父母优秀的魔法天赋,七八岁的时候就激活了魔法之源,开始修习魔法,成为了**圣境新的希望。

章节目录

路边捡到一只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夜如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如诗并收藏路边捡到一只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