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上,人情冷暖皆被人性两个字所概括。

  没有任何人能超脱出人性所涉及的范围,无论你眼下做的是善事还是恶事。

  我笑呵呵的催促barbara:走啦,别感叹了,一百个人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人了,接下来我该思考该如何让我们两个人能够很好地存活下去了。

  barbara却忽然甩开我的手,坚持的站在原地,深深地看着我,仿佛要将我的样子记得特别清楚一样,她冲我摇摇头:我不走了,希望你能带着我的梦想活下去。

  我愣住了:别闹,我们两个人都能活下去。

  barbara用枪口指着自己的太阳穴:不,不能,你别过来!你听我说。

  我停住脚步,不知所措的看着她,一切的一切都是在我计划好的,可是barbara的这个行为却让我始料未及,甚至有些不解。

  就在刚刚我还挺装逼的用人性两个字解释了世间万物,偏偏的在下一刻barbara却用行动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是有爱的,只有爱才能解释这个世界。

  我茫然的看着她,barbara笑了笑:我跟你之间我们只能活一个人,因为我的身份也是通灵者,正如你所想的那样,通灵者不是真正能通灵的那些人,它只是代表一个身份,而我正是那帮人里的,起初,我接触你是带有极强的目的性,可偏偏的,到了这个程度我发现自己真的下不了手去杀你,即便真的下手了,我也不可能去国外执行那些任务,对我来说太残忍了。就像你给我的那个故事一样,女人这辈子有了老公跟宝宝就是最幸福的,如果有下辈子你领我去看看你的妻子行吗,我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才能让你这么坚强的男人都会在露出最柔软的那一面,再见了,愿我们下辈子还能做半路夫妻。

  不要!!!

  barbara看着我微微一笑,随后毅然决然的扣动扳机

  我茫然的跪在地上,掩面痛哭。

  这一次,我真的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就在这时,教授跟常书j带着众人赶了过来,几乎是咆哮着对我吼道:张耀阳你他做了什么!!

  人都是有感情的,此时看着他们一个个都倒下了,我似乎也失去了胜利的喜悦,并且根本没有我想象中的快乐,反而更压抑了,就像是浑身抽干了力气一般。

  我极力的压抑自己的愤怒,双眼猩红的看着他们:你们才是这个世界的刽子手,把我们当成狗一样对待,这样的结局不正是你们想要的么,现在还跑来质问我,呵呵呵,有本事干死我,来啊。

  我猛地站了起来,吓得教授连连后退,身后的人唰的一下将枪口全部指向我。

  再次面对这些冰冷的枪口,忽然一股豪迈之情充斥我的内心。

  人固有一死,barbara一个女人都可以将这一切看得如此淡然,我又有什么好怕的。

  之前我总是担心我的妻子,我的孩子,所以我一直活在很恐慌当中,甚至把人最基本的爱都给丢掉了,那时候我总是在想如果我没能活着走出去,她们该怎么办!

  可是,barbara连家都没成,我享受过的她均没有享受过,她岂不是比我还可怜。

  换一种说法来说就是barbara给了我前所未有的勇气。

  教授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明显被我气的说不出来话,本来一系列的试验下来,后面还有更残酷更能考验本事的东西在给我们准备着,同时能满足他们的变态欲,可是一切的计划突然就让我打破了,这怎么能让他们不暴怒!

  哎,我倒觉得没什么不妥。常书j见我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他真害怕我一想不通也来个自杀,那样一来他们所有的投资以及准备都将功归一篑,他拉着教授走到一边,劝道:你先别生气,听我说,咱们到最后的目的就是想选一个合适的人,而张耀阳他却提前活了下来,顺便干掉了其它人,这名说什么?这本身就是能力的提现,真正到了战场,可就不是循规蹈矩的办事了,一切的意外跟突然来的让人猝不及防,对吗?我们之前找的那些人虽然都在我们的试验中生出,可有最后去了国外还能活下来的吗?没有,所以张耀阳这个人没准就将会是我们新的突破呢。

  顿了顿,常书j又说:再者,你看,如果给他逼急了,来个自杀,我们岂不是前功尽弃,这大量的资金我们先不说,再去找新的一批人将会是猴年马月?

  这兔崽子真的是气死我了,真想一枪崩了他。教授似乎松口。

  消消气

  片刻后,教授走到我面前:虽然你在这次的比赛中成为了唯一一个活下来的那个人,但你别高兴得太早,接下来去国外的任务你将会面临更残酷的任务,希望你能拿你的过人手段给那些人都整死才是真的本事!

  哈哈哈哈。我仰头大笑。

  你笑什么!

  舔了下嘴唇,我一脸戏谑的看着他们,随后学着barbara刚才的动作指着自己的头:老子不陪你们玩了。

  别冲动!常书j的反应与我刚才如出一辙。

  常书j,我也想明白了,barbara说的没错,我们在这里勾心斗角的活着,到了最后去了国外能不能活着都是个未知数,而且我们就算万分之一侥幸活下来,到最后还是逃不过一死,太折磨了,或许死对我们来说才是真正的解脱,老子不陪你们玩了,但你记住,你也是有儿子的人,你们坑死了张浩的儿子,坑死了沈梦瑶的儿子,有种一辈子别让他们知道,不然你儿子常威,必死无疑!说完,我咧着嘴再次张狂的笑了起来,面对死亡,我张耀阳,何惧!

  我说同意了么。就当我准备开枪自杀的时候,身后再次传来一道懒洋洋的声音,紧接着我爸他们一帮人全都出现!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